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晚明朝廷如此“踢皮球”

发布时间:2018-06-22  来源:团结报文史e家

  “踢皮球”是封建社会黠官狡吏的拿手好戏,也是官僚政治的不治之症。

  历代封建朝廷玩弄文字游戏、搞公文旅行可说是屡见不鲜。明末崇祯十五年十月,清皇太极派兵大举侵明。清军突破长城,深入京师以南,一日之内攻陷城池二十六处。明思宗朱由检的部队正在中原地区围剿李自成、张献忠所领导的农民起义军队,一时抽调不回来。朱由检除了下令紧闭九门外,束手无策。这时,兵部给事中曾应遴建议造船三千,集兵六万,从山东渡海攻击辽东清军老巢,迫使清军回救本土而自动退兵。朱由检饥不择食,马上批交工部造船。谁知工部见球便踢,马上复奏道:“按《会典》旧例,因兵事兴工,同兵部分理,臣部只认造船一千五百。”工部一脚“劲射”,便踢出了海船一千五百艘,旗开得胜。朱由检转批给兵部,兵部也不甘示弱,果断“起脚”,奏道:“库藏如洗,外解阻绝,巧妇安能为无米之炊?臣查凤阳等府欠臣部选马银八十余万,催其陆续先解以应。”而催解之事乃是户部之责,朱由检又转批户部办理。谁知户部觑见“球”来,立即跃起,用头去“顶”,回奏道:“现今山东路梗,刻刻有庚癸之虞,自救不暇,请旨定夺!”竟然把球“顶”回给朱由检。

  两月后,清兵早已从畿南直趋曹濮,连下山东八十余城。朱由检接到户部的回奏,急了,说:“其事究归工部!”把“球”又扔给了工部。工部“守门员”着实沉着冷静,依然起脚“远射”,奏道:“今九门昼闭,工部裹足,油钉板木无从置买,匠作舵手无从雇觅……臣部适差造船主事朱正色前往淮安船厂……则物料现备,匠人聚拥,商贾凑集,可以计日成功。”朱由检应允,于是“球”不偏不倚,正向朱正色飞去。

  那知朱正色毫无惧色,他看准角度,迎“球”一脚,那“球”顿时腾空而起,直飞东南沿海,他上本奏道:“臣所督造者由闸运粮腹里之船,非乘风破浪航海之船也……今欲为此,必须资材于闽广,营造于海涯,应专责彼处两抚,计日完工,即从海上驾往而北可也。”朱由检听了,认为着实在理,于是又批转两广总督和福建巡抚协同办理。公文开始长途旅行,一直拖到了崇祯十六年仲春,公文总算到达闽广;而清军却已开始驱押着被俘的人民三十六万口,牲畜五十五万头,金银珠宝不计其数,车辆、骆驼络绎三百余里,从山东起程,北经芦沟桥,浩浩荡荡胜利班师回到东北去了。于是粤督闽抚一天愁化作了满面喜,又将“球”轻轻一踢,踢回京师来了。两臣在复奏本中,先极口称赞航海攻心计策神妙无比,而结论是:“臣等拮据料理,极欲起工建造;但今北兵已回,海宇澄清,造船之说,不必议可也。”至死尚不肯承认自己是亡国之君的朱由检批道:“是。”于是,这场历时八个月,换场六处,“球”儿飞腾燕北海南的“足球大联赛”才告收场。但遗憾的是,这场“联赛”结束后还不到一年,吴三桂便勾引清兵入关,大明江山从此完蛋。

[责任编辑:赵丽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