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许丽丽:改革开放四十年里一位民革党员的自我成长

发布时间:2018-06-29 来源:天津民革官微

  直到现在,新认识的朋友还会问起我是怎样走上音乐道路的。这里面确实有很多故事,如果不是因为改革开放,我的人生一定不是现在这样。我是1964年出生的,从小喜欢唱京剧,唱样板戏。1978年我14岁,改革开放让我接触到流行歌曲,一扇大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1982年高中毕业后,我分配到河北区北宁公园畅观楼做服务员。第二年夏天,天津歌舞剧院到北宁公园办消夏晚会,舞台就在畅观楼里面。有一次,剧院的报幕员病了,他们找到饭店经理,问能不能帮忙找个人临时报幕?经理说:“我们这有个小姑娘长得挺漂亮,也爱唱歌,要不让她试试?”经理就把我叫去跟他们排练,我跟牛豹合唱了一首《请跟我来》,大家都觉得不错,便邀请我演出。从那以后的演出就多了一个噱头:邀请饭店一名职工唱歌。我性格就是这样,不怵头,上台就敢唱。

许丽丽

  在消夏晚会结束后,歌舞剧院也组建了演出队,借调我去外地走穴演出,半年多的时间,我们去了湖北、湖南、河南许多大城市、小县城。正是因为改革开放,激活了文化演出市场,那段时间,全国的文艺团体都在走穴,无论到哪儿,都能看到各种流行歌曲的演出,显现出一种生机勃勃的状态,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大陆流行音乐的萌芽期。

  1986年,央视举办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我报名参加业余组通俗唱法比赛。那年春晚张德兰演唱了《春光美》,我特喜欢,所以就决定唱这个歌,结果顺利进入了决赛。

  记得我们是坐火车去的北京。天津电视台当时的文艺部主任王金博老师带队,那也是我第一次去北京。下了火车,中央电视台有汽车接站。到了车上,司机师傅放磁带《春光美》,我一听,这不是我唱的吗?可是我也不敢说话。来接站的人问我们,谁是唱《春光美》的?王老师告诉他是我,他说:“唱得真不错。”

  我们住在武警招待所,全国的歌手一起开会,散会后,央视的邹友开、孙善耕两位老师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你来了要守纪律,不能随便出去,看你这孩子穿着打扮也挺规矩的,别跟那些花哨的歌手学,好好唱自己的歌。这次比赛后中央电视台要特约演员,我们看你的表现。”

  几年之后,我跟郁钧剑一起演出,他说:“许丽丽我告诉你,你们预赛的时候,全国的磁带都放在一个大库里,我们这些评委每天就负责听带子,根本不知道哪个城市的,拿过来就听,有一天突然就听到《春光美》,大家觉得好听,就要看看是哪儿的,又把照片找出来看。都说这个不错,这人必须得来。”

  1986年4月17日晚上的决赛直播,出现了戏剧性场面,我与湖北选手赵刚,在得分并列第一的情况下,只好加赛一曲,等于是说,那天晚上我唱了两遍《春光美》,终以9.38分获得央视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业余组通俗唱法第一名。若没有改革开放,流行音乐不可能登上央视这样的大雅之堂,面向全国直播,我也就不会是现在的我。

  现在回头看,我那阵儿唱得确实差得很远。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老天真是厚待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儿,到北京参加那么大的比赛,这些老师跟我非亲非故,都对我那么关照,我真的从心里感谢人家。

  那一年我刚刚22岁,荣誉接踵而来。中央电视台的特约演员,我是第一个;战友文工团、海政文工团都想调我过去。后来我才知道,比赛结果一宣布,天津儿艺的冯书记立即就给咱们的老市长李瑞环打电话,说天津的人才不能外流。所以我们从北京回来那天,市里的领导,文化局、电视台的领导,全去火车站迎接,下火车后,我被眼前这热烈的场面震撼了。

  市里在干部俱乐部开庆贺会,老市长李瑞环亲自参加,他在会上提出:“把群众性的歌咏活动普及开来,同样是四化建设的需要;要把天津市的文艺活动搞得更加活跃,让全市人民工作得紧张愉快,生活得丰富多彩。”他当时就拍板:人才不能外流,要进天津歌舞剧院,要保护好人才。市里奖励了我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一台18寸彩电。那时候大家对房子并没有什么感觉,倒是觉得大彩电真是太好了。

  就这样,虽然我获得了央视大赛的一等奖,一夜之间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歌星,但我还是放弃了去北京的机会,留在了天津,关系调到天津歌舞剧院,职称是国家二级演员,中国音协会员,天津青联委员。后来我又在天津音像公司出版了《牛虎豹》的第一盘、第二盘合辑磁带,卖了100多万盒,影响力越来越大。

  那两年,我得了很多全国性的奖项,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选“全国听众喜爱的歌唱演员”,一种唱法选五名,有我。全国新潮歌星大赛金奖、全国音都杯大赛金奖也都是我的。我也经常参加大型演出,各省的春晚都上过,遗憾的是,没上过央视春晚。

  1990年,流行音乐市场开始被港台歌手占据,当时也因为原创作品有差距,大陆歌手渐渐边缘化。我从北京到海南,在那里唱歌,过了两年飘荡的生活。在海南,我认识了一个在北京做演艺公司的朋友,他劝我回北京:“凭你的名气和实力,可以做全国的巡回演唱会。”

  后来我们组了一个演出班底,为希望工程义演,两三年的时间,我们去了山西、湖南的许多地方,演了七八十场。除了乐队的基本演出费,大部分收入都捐给了希望工程。其实我就是想证明自己还能唱。可也是在那段时间,因为我得了胃病,一天打七针,人瘦得不行,演出也只能终止。很少有人知道我那段经历。

  1994年,我回北京做了家文化公司,到1998年,我34岁的时候,终于落叶归根,回到天津。我做过环保生意、广告生意,又在海贝音乐培训学校做艺术总监,负责儿童学员的培训、考级。

  2004年,央视“艺术人生”邀请我参加“五一”特别节目——《歌声跨越20年》。那是我获得歌手大奖赛冠军后第一次重回中央电视台。我和苏红上的同一期,朱军让我俩现场比赛,我唱了一首《甜蜜蜜》,观众打分,我的分数又高过了苏红。说实话,现在我唱得比以前更好,但是我知道,我站在舞台上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张扬,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别人需要帮助时就帮帮别人,保持乐观的生活态度,这就足够了。

  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的生活从贫穷到富有,日子从拮据到游刃有余,正是因为经济水平提高了,我们对文化也有了更大的需求,但是我们究竟要追求什么样的文化?我觉得,就应该是中国传统文化,我们应该去寻找中华民族的根。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阐明:“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这些年,我淡出音乐圈,开始学习画画、书法、鼓曲,有了新的艺术追求。有人问我,你唱歌已经很出名了,一直唱歌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干别的?我觉得,从1986年到现在,自己在唱歌这条路上走了三十多年,随着阅历的增长,对各种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兴趣爱好、研究领域自然也开始调整和改变。

  我从小学京剧唱样板戏,一直从骨子里热爱京剧,后来有缘结识了北京京剧院的王鹤文、李鸣燕夫妇,开始跟随两位老师学习京剧,圆了小时候的梦。因为喜欢著名梅花大鼓艺术家籍薇老师的大气和对艺术的执著追求,我开始跟籍薇老师学大鼓。籍薇老师也是梅花大鼓的非遗传承人,手把手教我唱京韵大鼓《丑末寅初》,唱梅花大鼓《二泉映月》,现在我又开始自学骆玉笙骆老的《剑阁闻铃》。

  我是民革党员,现任河北区文化艺术支部的主委,经常与叶大海、高学年、陈学周、孙放、王静等知名书画家一起参加社会活动、公益活动。每次看到别人挥毫泼墨,唱歌派不上用场,都觉得有点遗憾。看得时间长了,我发现中国画艺术性很高,不但形象美,造型的笔法也很美,在叶大海、孟宪义等老师的指导下,我开始学画兰花、竹子。我不敢奢望成为画家,只是觉得,如果能在另一个领域体验到过去未曾体验的东西,也是一件非常荣幸的、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作为一名民革党员、河北区政协委员,一直在关注传统文化,我觉得传统文化也应该创新,保持传统的同时要跟上时代,得到年轻人的认可。希望通过我们这些人的努力,把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遗产传承下去。别把发扬传统文化当成一句空话,而是要付出自己的辛苦,踏踏实实学东西,才会符合真正属于中国人的价值观。

  改革开放四十年,可以说完完全全改变了我的命运和思想。这恰恰是因为,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

  对我个人来说,这四十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二十年,让我从一名普通的饭店服务员,成长为一位艺术家;后二十年,让我返璞归真,开始走上追寻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漫漫长路。感谢改革开放,让幸运的我能够一直在大时代中实现自我价值。

[ 责任编辑:赵丽娇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