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邓小平未了的心愿:到香港走一走

发布时间:2018-07-03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邓小平青年时期曾五次途经香港,他生前曾多次表示,在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要到香港走一走看一看。

  邓小平

  邓小平青年时期与香港曾经有过几次短暂的接触,1920年至1931年,他曾五次途经香港,作为职业革命家每次都因执行任务,躲避敌人的迫害而倍道兼行,行色匆匆,可香港作为殖民地的屈辱史,却已深植于他的心中。一洗百年屈辱史,恢复行使中国对香港的主权,一直是中国人的梦。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富有传奇色彩的邓小平在成为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后,于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正式把香港回归列入共和国的议事日程。同时,他多次表示,在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后,要到香港走一走看一看。

  “ 邓小平对香港记者说:如果1997年身体还行,一定去香港看看 ”

  1979年3月29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香港总督麦理浩。

  1979年3月29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香港第二十五任,也是任期最长的总督麦理浩。随着1997年的临近,麦理浩的来访主要是传达了英国政府希望与中国政府接触,以了解中国政府对确定1997年后香港地位态度的信息。邓小平明确地告诉麦理浩,1997年中国将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他说:“我们历来认为,香港主权属于中国的一部分,但香港又有它的特殊地位。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问题本身不能讨论。”主权问题不容讨论就是此时提出的。

  他还向香港同胞传递了这样的信息,香港回归后,“香港还可以搞他的资本主义,我们搞我们的社会主义。就是到1997年香港政治地位改变了,也不影响他们的投资利益。”邓小平会见麦理浩的谈话,标志着中国政府已把解决香港问题提上了议事日程。

  1982年9月,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

  1982年9月22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中英两国政府就香港回归问题,开始了实质性的谈判。邓小平告诉撒切尔夫人,中国在一九九七年是一定要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关于主权问题,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回旋余地。坦率地讲,主权问题不是个可以讨论的问题。”邓小平还就在一九九七年之前如何保持香港的繁荣,与撒切尔夫人进行商讨,并承诺“香港仍将实行资本主义,现行的许多适合的制度要坚持。”香港同胞对此既有企盼又有疑惑,即将一洗百年殖民地的屈辱,当然是扬眉吐气,但回归后,香港的政治、经济乃至生活方式又将会是怎样,心中毕竟没有底。

  1984年10月3日,邓小平会见由二百人组成的港澳同胞国庆观礼团,针对他们的疑虑,他高兴地说:“这次回来观礼,各行各业各界人士都有,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人都来了。这说明大家都赞成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赞成中英两国所达成的协议的内容。这就是说,我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大前提,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爱祖国,爱香港,在今后13年和13年以后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正是在这次会见中,他充满期待地说:“就我个人来说,我愿意活到1997年,亲眼见到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表达出去香港走一走看一看的美好的愿望。

  历时两年之久的中英谈判,经过双方激烈较量和共同努力后,终于达成了协议。1984年9月26日,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先由两国代表团团长周南和伊文思草签,12月19日,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正式签署联合声明。邓小平出席签字仪式并会见了撒切尔夫人,他说:“我们两国的领导人就香港问题达成协议,为各自的国家和人民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针对人们对联合声明签字后的怀疑,邓小平说:

  “人们担心中国在签署这个协议后,是否能始终如一地执行,我们不仅要告诉阁下和在座的英国朋友,也要告诉全世界的人:中国是信守自己的诺言的。我们讲‘五十年’,不是随随便便的 ,感情冲动而讲的,是考虑到中国的现实和发展的需要。”会见结束后,邓小平十分高兴,再次对香港记者说:“如果一九九七年身体还行,一定去香港看看。”

  “ 最大的愿望:活到1997年收回香港,我还想去那里看看 ”

  1987年9月11日上午,邓小平在会见冡本三郎率领的日本第八次访华团时,告诉日本朋友:“这些年,我尽量少做事情。没有其他理由,只想多活几年。我只追求两个目标,一个是在本世纪末中国实现小康社会;另一个就是我要活到一九九七年七月,到香港做一次旅行。那时我以退休后的身份去,只能说是旅行。”次年9月5日,邓小平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在谈到自己的愿望时,再提香港回归后去走一走看一看,他说:“我的最大愿望是活到一九九七年,因为那时将收回香港,我还想去那里看看。我也想去台湾看看,不过看来一九九七年以前解决这个问题不容易。”

  1989年2月2日,被邓小平称之为“富有创造性的杰作”《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草案)公布于世。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有序而正常地进行,可四个月后北京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波,使英国政府一改往日谈判的合作态度,对中英联合声明的有效性产生怀疑,甚至利用港人的“信心牌”和“民意牌”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1990年1月18日上午,邓小平会见来京的李嘉诚,他先和李嘉诚谈论稳定对中国的重要性,然后话锋一转,谈到香港问题,他说:“动乱平息后,英国参加对中国的制裁,在香港问题上也放出触角,试探中国,要从政治上入手,搞‘政治民主化’来保持英国在香港的影响,争取在香港得到更多的利益,使得它在一九九七年以后仍然管理香港,保持部分宗主国的权利。英国放出这样的空气,要价要得很高,起码比过去高了。这种讹诈的方式和主张,是难不倒中国人的。”

  邓小平十分满意香港同胞对香港明天充满信心,他又一次向李嘉诚表达要去香港走一走看一看的愿望。现将他们的对话摘录如下:

  “李嘉诚对邓小平说:‘您身体还非常好。’ 邓小平说:‘毕竟八十五了,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嘉诚说:‘我敢投保险,您能超过这个。’ 邓小平说:‘一年比一年困难了。’ 李嘉诚说:‘希望您能够到香港来看一看。’ 邓小平说:‘我活到一九九七年,就是要等到中国收回香港以后,到香港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

  1990年,邓小平会见李嘉诚。(视频截图)

  “ 邓小平久久伫立在深圳皇冈口岸,深情地凝望着深圳河对岸的香港 ”

  “到香港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这是在香港回归过程中邓小平多次讲的话,更是他晚年的一个最大的愿望。1990年7月11日,他在会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时说:“我的目标是活到一九九七年。我想到自己的国土香港去走走,哪怕一个小时,证明‘一国两制’可以行得通。”他一生有个习惯就是爱看地图,走到哪里都把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带在身边。香港回归的过程中,他特意备了一本香港地图,时常翻看,直至他去世,这本香港地图仍然珍藏在他的办公室。

  1992年1月19日中午,邓小平来到深圳皇岗口岸,深情地眺望对岸的香港。

  1992年1月19日上午,已是八十八岁高龄的邓小平在广东省委和深圳市委负责人的陪同下,乘车来到深圳皇冈口岸视察,这里与香港仅隔一条深圳河。老人下车后一直朝南也就是朝香港方向走去,直到离分界线仅十来米的地方才驻足。老人久久地伫立着,深情地凝望着深圳河对岸的香港,足足有十分钟。距香港顺利平稳回归只有五年了,他多想在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那一天,“到香港自己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

  1997年2月初,他在医院会见前来看望的江泽民等中央领导人。此时,老人已经深受疾病的折磨,可仍然想着香港回归的事情,希望中央在今年办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大事。女儿邓楠回忆说:“在父亲最后的时间里,他一天天地数着香港回归的日子,却未能等到那一天,他嘱咐把骨灰洒向大海,随着波涛拥抱香港、澳门和台湾。”

  邓小平

  1997年2月19日,邓小平在北京逝世。此时距香港回归仅四个多月。7月1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大会上,首任特首董建华特意把专程来香港的卓琳介绍给会场的所有人,全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人们忘不了“一国两制”这一创造性构想的邓小平。卓琳带着他的愿望来到香港,代表他遂了“走一走看一看”的愿望。2004年8月,女儿邓林、邓楠和邓榕随《世纪伟人——纪念邓小平100周年展览》来到香港,再次帮助父亲圆了“走一走,看一看”的心愿。

  作者:张家康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