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民革党员李聪扬

纸墨情缘

发布时间:2018-07-24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6月28日,全国政协大礼堂里,飘扬着浓郁的纸墨香,绿水青山——2018李聪扬指墨艺术四十周年精品山水主题画作系列在此展出。

  只见,一张宣纸缓缓铺展开来,李聪扬身着一袭白衣,以指代笔,指随意动,指尖、指面、手掌并用,初时舒缓,继而激烈,在纸上如同行云流水,张弛有度,不知不觉,一只神采奕奕的雄鹰跃然纸上,到现场品鉴画作的领导和嘉宾们无不为其画作啧啧称奇。

  指墨画在中华艺术史上流传已久,但从唐到清这千年中又一度销声匿迹。再至现代,著名画家潘天寿对指墨的传承居功至伟,可惜在潘天寿之后,指墨艺术又一度陷入沉寂。

  说起与指墨画的缘分,还要从李聪扬幼年谈起,由于历史原因,李聪扬在小学三年级就被迫辍学。在那个艰苦到连纸和笔都买不起的年代,他以树枝为笔,沙地为纸,后来又以手代笔在石头上练习画画,冥冥之中,酝酿出了一段“指墨情缘”。一次偶然的机会,李聪扬在一本画册上发现了潘天寿的指画作品,感觉“一见如故”,从此开始临摹钻研,并逐渐沉迷于这门艺术。

  为了生计,十几岁的时候他干着木匠的活,因为有绘画底子,他会在家居上雕刻出惟妙惟肖的花鸟鱼虫图案,很快,李聪扬在当地就小有名气了。谁家娶亲办喜事,要打几件家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名字。

  那一年,李聪扬儿子刚学会走路,在油漆尚未干透的凳子表面,小家伙用手胡乱划了几下。李聪扬非但没责骂,反倒依样画起来,“那个图形实在太绝妙了,是那种用画笔描绘不来的美感。”用手指画画,李聪扬画上了瘾。在村头的路边,李聪扬将七八件家具一字排开,从第一件到最后一件。趁着油漆未干透的那个间隙,李聪扬左手插在口袋,右手的手指游走在几件家具之间,10分钟时间不到,鲜活的花鸟图形,跃然呈现在所有家具之上。作画完毕,李聪扬才发现,自己被围了好几层,这么稀奇的作画方式,围观群众根本挪不开步。

  指墨艺术之所以处于“小众化”领域,主要其难度极高:手的各个部位都要被当作画笔,随着手势演化出画面层次;手指无法像毛笔一样吸储墨水,因此无法长时间作画,速度不能太快,而太慢又会错过构图的最佳时机;下手太轻、太重、墨太浓、太淡都会左右整幅作品的和谐。所以有志传承者,为数不多,发扬创新者,更是寥若星辰。而且,指墨画的绝妙之处在于:指画防伪——每个人的指纹和掌纹各不相同,独特的纹理就成为了鉴别画作真伪的重要依据。

  后来,李聪扬来到杭州,每天天蒙蒙亮,他就在西湖边对着远处的山水练习做画,围观的游人越来越多,特别是外国来的游客,简直看傻了眼,当场向他求画,所以至今,还有许多国外的朋友慕名找上门来。

  四十多年,寒暑交替,李聪扬每天超过10小时的作画,所以,他的手一直都是黑乎乎的,冬天手指长满冻疮,夏天手指爬满痱子。冬天,墨汁结冰,为了练画,李聪扬五个手指全部都被冻伤了。更有一次严重车祸后,李聪扬身体内部分脾脏被切除,医生建议他不要从事劳神劳力的工作,甚至放弃指墨画艺术钻研之路,但他哪肯,反而比以前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其中。如今,他每次聚精会神高强度作画之后,都会瘫坐在位置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作为一名浙江省的民革党员,李聪扬的许多画作中主题都选择浙江的山水风景,尤其是他的老家丽水,“我从山区出来,很多人不了解,听到山区第一反应就是穷苦,其实它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美丽,我就想让更多的人通过画来了解我的故乡。”李聪扬说。

  如今,李聪扬的画作被文人雅士竞相收藏。从美国“国际名家艺术作品展”,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他凭借自身努力攀上了艺术的高峰。但他的内心却感到孤独和焦虑,原来,李聪扬曾收过几个徒弟,但因为难度过高,徒弟们最终都未能坚持下去,现如今,指墨艺术依旧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为了了却父亲的心事,他儿子李斌准备借助父亲指墨艺术四十周年的契机,帮助他筹办一系列活动。

  同时,在李聪扬的家乡浙江丽水,也正在建立一座艺术馆,长期展示他的画作。“希望父亲可以早日看到,指墨艺术,这个倾注了他一生心血的艺术门类能够打开‘冰封’之门,真正走向大众的视野。”李斌说。(本报特约通讯员 王晓红)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