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一心只做说书人

——记民盟盟员黄俊章的非遗传承之路

发布时间:2018-08-21 来源:团结报

  □甄 萌

  在扬州维扬书场,有这样一位“说书艺人”,他是扬州评话省级非遗传承人,他是扬州评话《八窍珠》第六代传人,更是目前中国唯一能够完整演出《八窍珠》全本的说书人,他就是民盟盟员黄俊章。

  只为传承

  黄俊章自幼随父黄少章学书,20世纪60年代,受时任镇江曲艺团团长、著名扬州评话大师王少堂之子王筱堂邀请,赴镇江发展,由此开启自己的“评话艺术”人生。如今已经75岁的黄俊章,贯穿日常生活的主线只有一条,那就是传承。

  黄俊章说了一辈子《八窍珠》,但从来没有一个完整本子,全凭的是自小练就的“口传心记”,和自己几十年说书的锤炼精进。从2013年开始,他决定改变《八窍珠》无稿本的现状,为后来的说书人留下可供参考的范本,他与镇江市民艺馆合作,在镇江市“文心书场”连续开讲80小时、40回的全本《八窍珠》进行录音录像、文稿输入。《八窍珠》情节紧凑,每隔一两场,就有一个高潮,黄俊章的免费演出几乎场场爆满,吸引了大批“粉丝”。

  从2014年黄俊章开始在文化志愿者协助之下对录音内容进行文字整理,2015年整理出百余万字书稿,2016年9月底《八窍珠》上中下三册出版,它不仅是黄俊章对父亲的一个交代,也是对黄俊章几十年从艺生涯的一个交代。

  《八窍珠》的出版标志着扬州评话这一非遗项目抢救性保护工作取得了新的成果。同时《八窍珠》入围“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优秀民间文学作品”。“山花奖”是综合性的全国民间文艺的最高奖项,《八窍珠》的入围标志着镇江市民间文艺创作水平迈上新台阶。

  文化惠民

  相对于一部书稿历时三年的艰辛整理,黄俊章对扬州评话的言传身教却一天也没有松懈,熟悉黄俊章的人都知道,只要在镇江市里能宣传“扬州评话”的活动,黄俊章都是随叫随到。

  从2014年至今,黄俊章被特聘为镇江市少年宫“扬州评话”少儿社的指导老师,每年的春季、秋季和暑假,黄俊章都会传授“评话”,尽心尽力地帮助这些小朋友们学习“扬州评话”艺术,不惜心力培养传承人。

  这几年,黄俊章带领镇江市少年宫的孩子们先后参加了多项文化惠民活动。

  在“非遗进社区”民俗活动中,黄俊章的小徒弟独挑大梁,为社区居民带来了评话《甘露寺相婿》,获得一致好评;在北固山上,黄俊章的小徒弟们为天南海北的游客讲说《甘露寺的菩萨》《武松打虎》等扬州评话经典段落……全国各地的游客们来到北固山景区时,既可以观赏美景,又可以听书品茗,游客们纷纷给黄俊章和镇江市少年宫的“小传承人”喝彩点赞。

  黄俊章还积极参与“非遗文化进校园”活动,经常受邀到校园为孩子们现场表演并作专题讲座。黄俊章深入浅出地向学生讲解“扬州评话”的历史溯源、艺术特色、代表人物和传承意义,中间穿插示范怎样表演“扬州评话”,这些都让学生们充分理解了“扬州评话”这门艺术。

  2017年第五届“中国镇江国际纪录片盛典”评选中,以黄俊章先生为主人公拍摄的纪录片《止语声声》获“金山最佳短纪录片”大奖,“评话艺术”的“传承”在更大范围内获得了认同。

  贴合大众

  “扬州评话”始于明朝末年,发展于清朝初年,到清代中叶的时候就达到了极盛阶段。镇江曾经有非常浓厚的评书氛围,过去就有“扬州评话镇江说”之称,繁盛时镇江城里有十多家有名的书场,王少堂一家三代的《水浒》、朱德春和黄少章的《八窍珠》、康重华的《三国》、仲松岩的《清风闸》等曾经丰富了无数镇江人的文化生活。

  如今,随着社会变迁,扬州评话陷入不景气的局面,说书艺人青黄不接,台下听众年逾古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光环似乎显得有些暗淡。但黄俊章却在这种情况下走进蒋乔街道凤凰家园社区会议中心,连演40场,将40回的全本《八窍珠》一章不落的演了下来,持续表演两个多月,为社区居民奉献“免费文化大餐”,收获好评如潮。此次扬州评话让更多的人近距离了解这门艺术,而非“藏在深闺人不知”。

  从2016年国庆开始,每逢节假日和每周六、周日下午2点,黄俊章会准时出现在甘露寺“甘露书场”内,开讲为北固山甘露寺“量身定做”的扬州评话《刘备招亲》。同时黄俊章也被镇江市旅游部门受邀到上海豫园为镇江市做旅游产品推荐,现场黄俊章以扬州评话让眼光挑剔的上海人眼前一亮。从此黄俊章又有了一个新身份,成为了镇江旅游文化的推荐人。

  黄俊章认为,凡事都讲究个“接地气”,评话也不例外,它是一门大众艺术,要贴合听众,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扬州评话如想重归大众视野也需依靠“群众路线”,回到寻常巷陌。

  一枚止语,三代传承;一部评话,七代延续;一位艺人,撑起了扬州评话在镇江的一片天。75岁的黄俊章身上蕴含着百年历史的积淀,他的无私奉献会将评话艺术传承到更远的未来。

[ 责任编辑:赵丽娇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