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让美术馆成为城市的“艺术客厅”

发布时间:2018-10-22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本报见习记者 刚 罡

  近年来,我国美术馆公共事业蓬勃发展,公共文化服务能力得到显著提升,越来越多的市民以观赏艺术展览、参与艺术普及活动等形式,近距离地感受到文化发展带来的美好生活。今年8月,由上海市文广影视局、申通地铁集团等共同主办的“1+16”美术馆市民共享计划,预计于8月至12月期间启动,以400余场活动覆盖上海市16个区的百万市民。

  如今,人们日常出游越来越多地选择博物馆、美术馆等文化底蕴深厚的场所, 在参观展览、接受美的熏陶之余,也得到了精神上的升华和对文化更深刻的理解。而作为公共文化服务载体的美术馆,其社会功能也越来越得到凸显,不仅可以弘扬经典文化、推动当代艺术发展,其公共文化服务功能也是提高全民素质的重要载体。

  走进美术馆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如今,艺术早已融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上海市举办的“1+16”美术馆市民共享计划,仅在“十一”期间就吸引了近34万名观众走进上海48家美术馆,观众人次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近60%。一些结合美术馆策划的重要展览、利用展厅空间开展的对话交流类教育活动也备受欢迎。

  美术馆具有公共文化服务功能,公共文化服务中最重要的就是对公众进行公共教育。公共教育或社会教育的对象包括各年龄段的受众。在许多美术馆中,公共教育分为成人教育和儿童教育两种。其中,学术类教育活动作为传统主打项目,主要面向成人观众,这能够进一步增强活动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如中国美术馆推出的“艺术讲堂”名家讲座系列、“与艺术家对话”“艺术沙龙”“中国美术馆之夜”“大师讲大美”等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少年儿童如今也成为不少美术馆公共服务的重点人群,面向儿童及教师、家长的教育活动近年来已逐步发展成为美术馆公共教育的强项。“我们曾为自闭症儿童举办过画展,为在京务工人员子女举办过‘童绘美丽家园——打工子弟进殿堂·共绘美的梦想’六一公益专场活动及展览”,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徐沛君说道。中国美术馆近年来相继推出了“我在中国美术馆画画儿”“我在中国美术馆上课”“艺术家教我来创作”“跨界体验夏令营”等富有创新性的品牌少儿教育活动,同时还推出儿童绘画卡、教师资源手册、展厅学习单、展厅导读手册、亲子探索手册等系列教育材料,极大地丰富了美术馆公共文化服务的内涵。

  运用多媒体增强更多互动体验

  以往给人感觉高高在上的美术馆,现在逐渐放低身段,试图以轻松活泼的形象博得人们的喜爱,尤其是年轻人的喜爱。越来越多的美术馆通过展厅作品赏析、体验互动、表演展示、艺术讲座等多种形式,打造融创意、实践为一体的体验活动。项目的安排通常以艺术作品为基础,内容涉及历史、考古、科技、文学、音乐、绘画等多个领域,再配合形式活泼、富有艺术性的教育方法,让人们在主动认知、轻松体验的过程中触摸历史、感受文明、开阔视野。

  数字信息时代,美术馆可以更多地运用多媒体技术实现公共教育的目的。观众借助视觉、听觉、触觉等多种传感通道,在虚拟环境中获得艺术品的全方位信息成为一种新的趋势。如运用AR技术提升信息量,通过文字、声音与视频的结合进行生动多彩的信息展示。然而,如果只注重感官刺激,而没有文化内涵,无疑将与公共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从根本上看,美术馆公共服务的最终目的是帮助大众真正理解艺术的人文精神与人文关怀。

  从目前情况看,国内的美术馆在与技术结合方面做得还不够,在语音导览及数字化的导览设施,以及结合展览信息传播做的互动项目等尚存有诸多问题。尽管如此,很多美术馆一直在根据不同的展览和定位开展合适的公共活动,并不断地创新,给公众提供多样的展示活动,引导更多的公众参与进来。比如近期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1吨半”“聚裂”等20场品牌公共教育活动为场馆集聚了大量人气。而徐汇艺术馆运用高清数字技术的《敦煌壁画乐舞专题展》更是应观众需求三度延期。美术馆的特别设计诸如抢答夺宝、互助学习等互动内容,还能够引导青少年建立团队合作理念、相关艺术知识的立体认知,开启对艺术的兴趣之门。

  克服供给侧不足需借鉴先进经验

  目前,国内的公立美术馆维持基础运营的资金一部分来自政府拨款,一些美术馆工作人员收入较低,人才流失的现象也时有发生。相对而言,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体制采用董事会制度,类似公司的管理体制,以企业化的方式运转,靠营收支撑运营,则具有较强的灵活性。

  现在国内许多美术馆都在做活动,表面上显得很热闹,然而一些公共服务的细节却做得不够扎实。展览的标签有没有写好?导览有没有做好?这才是面对观众最根本的公共服务。中国国家博物馆社会教育宣传部主任黄琛认为,国内的博物馆、美术馆在“人员数量、规模以及专业技能方面和公众的需求还有一定的差距,公众的需求更大,但我们不可能无限制地增加编制,以及投入人力和物力,需要借助社会力量参与到项目中来,即政府引导,社会参与。社会力量参与应是有前提、有标准、有准入机制的”。另外,美术馆设计的课程、活动也不能闭门造车,应更加符合公众的需求。

  从全球范围看,美术馆公共服务做得比较好的有新加坡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等,其中儿童教育做得最好,美术馆往往被当成休闲娱乐的地方,顺便可以让儿童接受一点审美教育。在我国沿海的广州、上海等地,有少数美术馆在20世纪90年代末已经开始探索面向公众的教育服务。但总体而言,与发达国家更为悠久和发达的艺术博物馆事业相比,我国的美术馆公共教育作为专门领域发展,也就是十多年的历史,今后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另外,为拉近与公众的距离,今后公共文化服务也将不局限于一馆之隅,而是探索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使“墙外美术馆”成为现实。现在国外一些美术馆经常举办晚间或闭馆后的活动,已成为家庭和工作空间之外的第三空间。美术馆提供餐饮及活动,让家庭成员和社区成员共同参与,这些举措也是值得借鉴的。正如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所说,美术馆的公共教育服务应从馆内延伸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将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及其民族精神的深沉力量和艺术家的神妙创造以不同形式的公共教育活动分享于大众。

[ 责任编辑:赵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