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文化上的“走捷径”是不可取的

发布时间:2018-10-22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周云龙

  有一种审美意境叫“曲径通幽”,有一种人生智慧叫“另辟蹊径”,而当下,有一种流行的社会心理疾病:走捷径。

  浏览媒体上的经济新闻,文化新闻,教育新闻,时时可以撞见走捷径者的身影。国庆黄金周,高速、省道频频出现路堵,而一条新闻显然也被“堵”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并未引起足够的关注:莎士比亚出生地基金会市场和运营部总监透露,未来两年,他们将在汤显祖故乡江西某地复建莎士比亚新宫,这是莎士比亚新宫第一次在世界上被重建。同时落户的还有莎士比亚故居,平面图同样由基金会提供。

  汤显祖故乡为何要复建莎士比亚新宫和故居?因为汤显祖有“东方莎士比亚”之称,而报道披露另有一个巧合点,莎士比亚和汤显祖都在1616年去世。相比国内一些城市复建美国国会大厦、悉尼歌剧院、法国凯旋门、巴黎埃菲尔铁塔、伦敦塔桥、罗马角斗场以及埃及狮身人面像等国外地标式建筑,这次的复建似乎有了一个可以理解的共同点。

  不过,当地不惜重金开工建设的“戏曲小镇”项目,占地1300多亩,动力依然是以文化交流的名义,最终从旅游业和房地产上寻求新的创收路径。当然,这是一个或可做大做强的地方经济发展选项。但是从既往大量复建(其实是“山寨”)建筑物、景点乃至小区留下的教训来看,还是值得预先提醒当地的管理者、建设者:城市的文化塑造、特色培育,非一日之功,一人之功,一物之功;抄近路,走捷径,徒有其表,难以配套,不伦不类,城市文化相反可能走弯路,一定走不远。

  捷径,往往不一定是正路新路。上世纪90年代起,城市建设高歌猛进,为建筑“山寨”现象提供了更多契机。早些年前,有外媒记者就发文调侃:想在一下午逛遍巴黎和威尼斯吗?可以,如果你在中国。事实上,被山寨的,不仅有国外知名建筑物,也有在国内广为人知的传统建筑、现代建筑。包括北京奥运会的标志性建筑鸟巢、水立方,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等现已在多地被“改版”、“变身”。城市建设者、管理者出此下策,无非是拉大旗,挂“洋头”,想直接借“壳”上市,吸引公众眼球,更不排除一些地方别有用心,逆向炒作,以求一夜暴得大名。

  捷径,往往是上层路线,而不是群众路线。捷径的选择,大多是决策者、管理者、研究者“拍脑袋”的产物,为官一任,他们往往紧盯一时一地的政绩数字。任期届满,拍拍屁股走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可能留下“一地鸡毛”,那些欠账山寨景点,最终要由地方老百姓慢慢偿还,慢慢买单。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尽管可能有共同点,某些巧合点,但是复建新宫和故居,毕竟有些“偏题”。业内人士认为,邀请莎翁“站台”未尝不可,可以是实景演出等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对视,未必都要大兴土木,盖新宫仿故居建小镇搞配套,重走“门票经济”的老路。其实,现在就可以做些民意调查,有多少人会乐意跑到汤显祖故乡看莎士比亚故居?这种以一己之念度百姓之腹,是对群众路线的背离,更是用户思维的缺失。

  捷径,往往是短命之途,而不是持续之道。捷径,来得快,去得也快。那些覆盖城市、乡镇乃至一些明星村的“山寨”建筑、景点,一度名声大震,完美诠释“此处钱多人傻速来”的笑料,而今,活跃的有多少?幸存的有几个?有多少是人们向往或留念的旅游地?有建筑学者感叹,管理失控,造假成性,仿制成灾。之前忙着造假修古建,城城修老街,村村建古宅,现在又开始走向世界!我们在走捷径的路上,也是越走越远。因为走得太远,许多人忘了为什么出发。现在不妨立定向后转,看看来时路,我们这片土地上没有思想家、文学家、戏剧家吗?我们应该不遗余力推介本土的思想家、文学家、戏剧家,让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变成全人类的精神财富,让世界认同中国的文化。好的中国故事没讲、没讲好,我们就开始急切地讲外国故事,能讲到位吗?能讲好吗?

  复建莎翁故居,英国媒体的另一个视角也已发出预警,莎士比亚出生地的魅力,主要来自于那种时光倒流的感觉。石板地面的可见起伏,古老的木梁,莎士比亚生前睡过的窄床,几百年前的访客留下的涂鸦,这些都是很难,甚至不可能复制的东西。

  想走捷径的,最后都走了弯路;走捷径,常常到达不了终点。纵观前代人和事,成由苦熬败由捷径。总结陈词一下,捷径,往往是一条条背离群众路线的短命之途。对此起彼伏的走捷径者,我们不仅要有“此路不通”的舆论提示,更要有“此路不通”之外的路径设计。捷径,充满诱惑,总有人心存侥幸,欲欲跃试。“山寨建筑”“山寨景点”等等,是城市建设的捷径,但还是要投资要施工要运营要管理的,成本不小,而一些地方早已开始“山寨”历史名人故里、神话传说发源地,八竿子打不着的也在胡编乱造,明争暗抢,这种舆论攻势,只是打嘴仗,张口就来,成本极低,值得警惕,更不可任其自说自话。

[ 责任编辑:赵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