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歪脖子树随想

发布时间:2018-10-22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洪定国

  在北京这座曾经的皇城,值得咏叹的景与物实在太多太多,可谓遍地神奇。天安门的雄伟,颐和园的绮丽,八达岭的壮阔,紫禁城的华贵,无不令人叹服。唯有处于京城中轴线的景山上,有一棵非常有名却不很招人待见的歪脖子树是个例外。

  正对故宫神武门,隔着马路就是景山。景山南边山麓有一棵并不高大的老树,人称“歪脖子树”。这棵其貌不扬的老槐树,却有着不平凡的阅历。也许岁月沧桑,时代更替,此树已不是当年的原树,但只要说起此处老槐树的身世,依旧会让人唏嘘再三。

  说它其貌不扬,你只要粗看一眼就会认同。一般嘉树名木,或则高大笔立,如山东曲阜孔林里的苍桧、绍兴越王台前的龙柏,其势参天,兀立虬劲;或则枝繁叶茂,华盖如伞,如北京国子监里的大柏树、绍兴府学宫里的百年香樟。而眼前这歪脖子树,树干粗短、枝凋叶落,而且孔洞向天,腹中似有诉说不尽的哀怨忧伤。

  歪脖子树的闻名于世与一个封建王朝的衰亡有关。明代末代皇帝崇祯帝朱由检就在这棵树上结束了自己17年的帝王生涯,宣告了大明王朝的覆亡。此后,满族建立的大清朝入关统治了中国268年,这棵满目疮痍的歪脖子树也见证了此后旧中国腐朽黑暗、饱受屈辱的历史。

  1644年这个甲申年,在中国历史上绝对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年月。三股主要政治势力明朝廷、后金政权与李自成起义军在这个东方大国展开了生死一搏的最后较量。按说,处于权力主导地位的明思宗朱由检掌握了最有利于他的统治资源,而且他不想自己成为被历史嗤笑的败亡昏君,继位之初也曾有过一番作为,希图成为挽回危局的中兴之主;只是200多年来,明王朝政治已黑暗透顶,阉党擅权,党争频频,内斗不息,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正是由于朝廷腐败、民不聊生,才会有义旗一举就四方响应,民变迅疾成燎原之势,最终在这个甲申年春天,义军声势浩大攻进了紫禁城。4月25日,当崇祯帝听到李自成大军已经攻入皇宫之时,穷途末路的他精神彻底崩溃,先是歇斯底里地将身边的妃嫔公主一番乱砍乱杀,甚至将长公主的手臂都砍断,然后在太监王承恩陪同下逃出皇宫北门,在景山脚下的这棵歪脖子树上把绳索套进了自己的脖子。可以说,这棵歪脖子树正是大明王朝历史的终点。

  朱由检本来有过挽回败局的机会。抗衡日见强大的满清军力,原先他手里握有一张重头牌,那就是任兵部尚书兼督师蓟辽军务并被授以尚方宝剑的袁崇焕。袁崇焕勇谋兼备,善用韬略,有他在,清军在战场上占不到丝毫便宜,于是满人改变策略,派人去京城散布袁崇焕与清人暗通款曲的流言;朱由检猜疑心颇重,用人不专不信,终致中了清人反间计而使袁崇焕蒙冤,甚至被残忍地处以凌迟酷刑。这等于是自断臂膊、自毁长城,成为大明朝抵御清军由强转弱的转折。

  与朱由检相关的,不能不说到另一个人,那就是吴三桂。当年,崇祯帝任他为辽东总兵镇守山海关。作为崇祯开武科取士后夺得的武科举人,吴三桂被崇祯寄予厚望,命他镇守天下第一关,作为防范满清入侵的首道要隘,足见皇帝对他的信任。可是,当李自成兵破紫禁城、崇祯自缢身亡,在大明朝气数已尽的关键时刻,吴三桂“冲冠为红颜一怒”,记恨于李自成大将刘宗敏夺走他的爱姬陈圆圆而转身降清,迎清军入关;随后在山海关大战中大败李自成军,并率部南下帮助满清平定南方一直打到云南。康熙元年(1662年),吴三桂被康熙晋封为平西亲王,与福建靖南王耿精忠、广东平南王尚可喜并称“三藩”。但此后吴三桂无视民心思安的现实,为满足自己实现登基称帝的狼子野心,终于联络耿精忠、尚可喜发动“三藩之乱”,最后被康熙帝平定而身败族灭。号称“一代枭雄”的吴三桂,终于走完了自己不光彩的人生历程,在史册上留下一个“叛乱首恶”的千古骂名。

  李自成作为为民除暴的正义一方,作为推翻明王朝的胜利者,歪脖子树如同缴获的战利品一般,让他们看到了自己几十年流血奋战、几起几落的价值。如果他们不是犯了“胜利了骄傲”的毛病,如果不是贪图享乐忘记了猛追穷寇的使命,如果不是争功夺权、互相排斥,如果他们胜利了不忘举义时对追随他们的百姓作过的承诺,他们也应该可以走得更远一些。——可是,历史是没有假设的。

  想起了1949年3月22日深夜,毛泽东率领战友们进驻北京前的一句谈话:我们就要“进京赶考”了,能不能考合格,要接受人民的评判。说得多好啊!“进京赶考”,接受人民的测评,而不是如历代皇帝或独裁者袁世凯、蒋介石那样,让人民失望,被历史抛弃。

  歪脖子树可算是见证了历史的铁律,即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 责任编辑:赵博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