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作为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接受中西医知识教育的学生,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史大卓秉承信念——

“一生做好一件事”

发布时间:2018-11-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一个周五的上午,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的门诊大厅内人头攒动,等候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

  “医生说我这个情况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家,就把我撵出来了。” 曹达进是个普通生意人,因长期慢性心衰加重,他辗转从上海到北京。在生死门外徘徊的时候,儿子把曹达进送到了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负责接诊的是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史大卓教授,他还是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西苑医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主攻方向是心血管疾病。

  在史大卓的治疗下,曹达进身体逐渐好转。他感慨地说:“史大夫心好,医德好,技术也好,我病情逐渐好转,精神也好多了。”

  医者仁心,几十年来,史大卓教授走过西苑医院的一间间病房,号脉问诊,从未间断。他的辛勤付出,使许多像曹达进一样的病人治疗后重获健康,美好的生活得以继续。

  改革开放后最早接受中西医结合教育

  1979年,高考恢复第3年,史大卓填报了山东中医学院,做出这个重大决定是缘于他家乡的一位老中医。“当时我患关节疼,家乡的一位老中医给我看病,包括中药、针灸等,获得较好效果。我想,自己若能学医,掌握看病技术,不仅可医治自己的病,也可帮助他人。”

  上大学后,史大卓发现,中医学院培养学生的模式并非单纯意义上的中医,西医知识占到了大学课程的一半左右,史大卓成为改革开放后最早的一批接受中西医知识教育的学生。

  毕业后,史大卓被分配到山东省菏泽市中医院。工作3年后,他发现,在学校里学的许多知识不能学以致用。“医院的硬件条件十分滞后,如超声、心电图、X线等基本的医疗设备都十分陈旧,拍一个胸片,就要费很大工夫。”史大卓说。在这样背景下,史大卓决定考研究生继续学习,走上不断继续学习提高自己医学知识和临床技能的道路。

  在30多年的临床工作中,他充分应用中医药为患者治病的同时,也十分重视现代医学的诊断治疗,总是有机地将两者在临床上结合,优势互补,为患者提供更好、更全面的医疗服务。这种诊疗疾病模式被大多数医患认可,但在中西医之间并非完全没有争议。

  “学西医的和学中医的人,认识问题角度不同,认识疾病方式不一样。中医是个体化的整体治疗,多依靠长期的临床经验,不是依靠群体的证据,跟西医有一定的差别。因此,其科学性受到一些怀疑,很多不了解中医的西医轻视或歧视中医。但是,如果系统了解中医之后,还是能发现中医在治疗疾病方面有独到的地方。”史大卓说。

  攻读博士期间,史大卓师从于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可冀教授,师徒希望用实际行动寻找中西医结合在心血管病领域优势所在的答案。此后的岁月证明,从学医到从医,史大卓在导师的指导下,用实际行动亲手推开了自己面前的中西医跨界大门。

  面对疑难杂症,中医药打开一扇门

  心血管疾病,一直是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疾病。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7(概要)》统计,中国心血管病患病率及死亡率仍处于上升阶段,全国病患人数高达2.9亿,因病死亡人数占居民疾病死亡的40%以上,高于肿瘤及其他疾病,居于首位,治疗手段以药物和介入手术为主。

  1990年,国内一些大医院刚刚开始冠心病的介入治疗,当时只有球囊扩张,支架还没普及应用。球囊扩张狭窄血管后,当时血管再狭窄形成非常普遍。因为血管再狭窄产生和血栓形成,血小板的黏附、聚集,细胞增生等有关,中医认为这些和血脉瘀滞有关。

  陈可冀院士长期从事中医、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及老年医学的研究,他首先倡导活血化瘀治疗冠心病,显著提高了疗效。对于球囊扩张治疗后的冠心病,他选择清代王清任的一个活血化瘀名方血府逐瘀汤,用现代的制剂方法制成水丸,通过临床和实验观察,证明它可减少球囊扩张后的血管再狭窄形成,改善患者临床症状,减少患者心绞痛的发作。

  中医药对冠心病的疗效,要获得同行的普遍认可,从研究方法到最终结论都须符合现代科学的相关标准。在前期研究基础上,陈院士带领学术团队开展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临床研究,这样的方法在西医临床中较为常见,但当时在中医领域则不够普及。博士一年级时,史大卓迎来新的挑战。

  “陈可冀老师带我到北京医科大学第三临床医院,讨论如何进行活血化瘀中药预防冠心病介入治疗后再狭窄的临床和实验研究,北医三院的老师非常感兴趣,很支持。”史大卓说。尽管中西医在疾病认识方法上有所不同,但核心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改善冠心病患者的预后,减少不良事件的发生。随后,阜外医院、安贞医院、同仁医院等大型综合医院也加入了此方面的研究。

  史大卓说,活血化瘀方药预防球囊扩张后血管再狭窄形成,越来越受到西医的认可。中西医相互碰撞过程中,中医也逐渐吸取了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活血化瘀方药防治再狭窄形成的临床效果,超出了预期,之后全国开始迅速普及。这方面研究获得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科技进步一等奖。”史大卓说。

  此后多年,史大卓继续采用中医活血化瘀方药深入研究冠心病介入治疗后再狭窄的中医药防治,相继承担了国家“九五”、“十五”的攻关课题和国家重大应用基础研究项目。曾经作为学生挑战难题,如今也为人师,传道解惑。

  从事中西医结合临床半辈子,对于中医,史大卓有自己的见解:“我们没有必要反复围绕中医是不是科学去争议,应该多做一些实事。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产生好的疗效,能不能减少患者的痛苦,能不能延长患者的寿命,能不能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这是衡量中医是否科学的标准,也是中医的生命力所在。”

  和治病相比,参政议政“感觉不一样”

  能力强,责任也大。史大卓教授是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也是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他积极参政议政,还经常为边远山区和乡村送去健康服务。

  史大卓70多份政协提案里,既有他的本行问题,如关于心脑血管疾病预防问题等,也涉及医疗行业的体制改革。“因为护士是整个医疗系统比较弱势的群体,尤其是合同护士,针对合同护士和在编护士同工同酬的问题我反复呼吁了三次,也感受到了国家各级政府对民主党派、对政协委员建言献策的关注和重视。”

  除此之外,史大卓尤其关注公众健康领域的问题。为了解基层医疗卫生状况,史大卓曾前往宁夏、贵州、青海等地深入调研。生于农村的他,对现状十分揪心。“偏远落后的山区、农村,人们对疾病预防做得比较滞后,尤其是心脑血管等重大慢病的预防。”

  预防重于治疗,以预防为主,是我们国家的一个医疗战略。史大卓一直重视这个理念,认为它能有效地降低医疗成本,提升全民健康。为此,史大卓经常参与基层的科普活动,普及疾病常识,传授健康理念。如关于全民关注的“戒烟”问题,他从2008年就开始着力调研,反复写了多个相关政协提案,得到了许多政协委员的支持。

  提案逐渐得到国家重视,在众多倡议健康生活方式人士的积极倡导下,“戒烟”在国家政策层面得到逐渐落实。2014年《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草案送审,进入立法程序,标志着全国性控烟戒烟行动具体实施。史大卓说,这对全民健康带来了更大的效益。参政议政和具体临床诊治疾病的“感觉很不一样”,会更好一些,让医生的服务价值有了更多的实现。在认识他的人看来,史大卓参加民主党派的工作,为的是造福大众、服务社会。

  小到解决一个病患的痛苦,大到解决群体的健康问题,从40年前参加高考入读医学院开始,这条治病救人的路他越走越宽,许多救人故事也成为记忆。

  年岁渐长,白发渐多,经历过曲折、挑战,也感受过功成名就,奋斗半生,史大卓为患者解决痛苦的初心未变。“一生中能做的事是很有限的,想做好一件事,要踏踏实实地从点滴做起,不怕慢,欲速则不达,往往慢的方法是最好的方法。”史大卓喜欢这样勉励自己。(万李娜 孙靖琪)

[ 责任编辑:周冰倩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