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晚来的西瓜

发布时间:2019-08-14 来源:光明日报

  《西游记》曾提到“红瓤黑子熟西瓜”(第一回);在和孙悟空大战之后,黄眉怪筋疲力尽,跑到附近的瓜田里,要摘个瓜吃了解渴(第六十六回),这瓜也是西瓜。严格说来,《西游记》里出现西瓜,是犯了文学史上所谓的时代错误(Anachronism)。因为它所设定的时代——唐朝,是没有西瓜的。

  明代大才子杨慎,认为西瓜是在五代时进入中原的。在《丹铅总录》卷四中,杨慎说:“余尝疑《本草》瓜类中不载西瓜,后读五代郃阳令胡峤《陷虏记》,云:峤于回纥得瓜,种以牛粪,结实大如斗,味甘,名曰西瓜。是西瓜自五代始入中国也。”明代同意杨慎说法的人不少,李时珍在《本草纲目》卷三十三中对此照搬,并无异议;徐光启在《农政全书》卷二十七中也全盘接受了杨慎的说法。谬种流传,辗转贩卖,直至《汉语大词典》中的“西瓜”词条,还单引李时珍《本草纲目》中的说法作为证据。(《汉语大词典》,缩印本,第5038页)实际上,这个流传广远的说法似是而非,经不起推敲。

  胡峤的《陷虏记》,欧阳修《新五代史》有征引,说胡峤居虏中七年,当周广顺三年(953),亡归中国。所谓的虏,是指当时统治北中国的契丹族耶律氏建立的辽,其都城在上京。胡峤《陷虏记》云:

  自上京东去四十里,至真珠寨,始食菜。明日,东行,地势渐高,西望平地松林郁然数十里。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纥得此种,以牛粪覆棚而种,大如中国冬瓜而味甘。(《新五代史·四夷附录第二》)

  上京在今天内蒙古巴林左旗附近,地理位置近东北。(参看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册》宋辽金时期,第7页)胡峤讲自己在上京附近吃到西瓜,说契丹的西瓜是从回纥,也就是今天甘肃新疆一带引进的。他告诉我们,北中国,也就是当时辽国已经开始引种西瓜,但并没有说他把西瓜种子带回南方。

  翻检北宋的有关文献,即使是好奇心重、喜欢尝新、四处捡拾诗材的诗人,诗作中也未提及西瓜。可以说,北宋时,西瓜并未从北方的辽国引种到中原,更别说江南了。进一步说,苏、黄这些大诗人,一辈子连一瓣西瓜都没吃过,唐代的李杜元白,更是连西瓜这种水果都闻所未闻。

  关于西瓜的引种,明代学者还有一派观点,认为是随着宋金和议,西瓜才进入南中国。李诩和谢肇淛力主此说。李诩《戒庵老人漫笔》卷三明确说:“其种自洪忠宣使金虏移归。”谢肇淛《五杂俎》卷十:“西瓜自宋洪皓始携归中国。”

  那么,洪皓是何时使金的呢?洪皓使金,在南宋初期,被金国扣留了十五年之久。为防止洪皓潜逃,金人将洪皓流放到金国后方,在冷山一带,也就是今天的黑龙江南部;这样的好处是,金国放松了监控,洪皓能够相对自由地行动,比较充分地接触民间底层生产、生活。绍兴十三年(1143),金国终于开恩,将这位外交官放回临安。他后来写的《松漠纪闻》和《松漠纪闻续》,记述的就是使金见闻。在《松漠纪闻续》中,洪皓说:“西瓜形如扁蒲而圆,色极青翠,经岁则变黄。其瓞类甜瓜,味甘脆,中有汁尤冷。《五代史·四夷附录》云:以牛粪覆棚种之。予携以归。今禁圃、乡囿皆有。”

  洪皓说得明白,西瓜种是他带回来的,并且很快不但是皇家果圃,就连乡下菜园都种有西瓜。就是说,在南宋时,西瓜已开始在南中国蔓延。元明以后,中国南北统一,西瓜才成了我们日常解渴消暑的水果。正因为如此,《西游记》说起西瓜来,才是这般信手拈来,而忽视了其进入中国的缓慢曲折的历程,以及很晚才进入我们日常生活的事实。

  这样,就连带产生了一个问题:既然西瓜那么晚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那么此前文献中的瓜又是什么瓜呢?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南宋以前,文献中提到的作为水果食用的瓜,基本上都是甜瓜。我们列举三条著名的文献:一、曹丕《与吴质书》说:“浮甘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二、《太平御览》卷九七八引《后周书》:“王罴性俭率。常有客与罴食瓜,客削瓜,侵肤稍厚,罴意嫌之。及瓜皮落地,乃引手就地取而食之,客有甚愧色。”三、《旧唐书》卷一一六载武则天的儿子李贤《黄台瓜辞》云:“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犹尚可,四摘抱蔓归。”第二条,最足以表明王罴和客吃的是甜瓜。因为甜瓜我们吃的是内果皮,西瓜吃的是瓜瓤;西瓜皮不好吃,甜瓜外皮不是那么厚,有时候也可以将皮连带吃下去。所以,王罴从地上捡拾甜瓜皮吃的时候,客人很惭愧,因为他削皮太厚,带了不少果肉在上面,太浪费。如果吃的是西瓜皮,客人的反应,不是惭愧,而应当是惊讶了。

  “但得一片橘皮吃,切莫忘了洞庭湖!”(《金瓶梅》第三回)这是西门庆说的。他人品虽不可取,但这句话不错。当我们在品尝西瓜,享受清凉甘甜味道,消磨酷夏的时候,我们得知道洪皓老兄当时在金国忍辱负重了十五年,才带回这解渴消暑的佳果,太不容易了。

  (作者:周岩壁,系郑州师范学院中原文化研究所讲师)


[ 责任编辑:薛亚萍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