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抗战时期周恩来与黄炎培的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9-09-10 15:12:21 来源:团结网

  1935年12月,中国共产党在瓦窑堡召开政治局会议,明确指出:“只有最广泛的反日统一战线(下层与上层的),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从而确定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为了贯彻党的抗日方针,党中央于年底成立了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东北军工作委员会,在全国开展了广泛的爱国抗日统一战线工作。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政府被迫迁都重庆。翌年5月,中华职业教育社也随之从上海迁渝。西迁之后,作为中华职业教育社主要领导人和国统区政府要员的黄炎培,成为中共的重要统战对象。从1937年至1945年,周恩来与黄炎培的政治交往日渐频繁,并留下了不少统战佳话。

  周恩来应邀在《国讯》上撰文

  周恩来与黄炎培的第一次见面是在1938年5月。当时,黄炎培正在武汉出席国民参政会。期间,生活书店于19日举行店员茶话会,黄炎培应邀去作演讲,周恩来随后也作了演讲。席间,他俩畅谈了抗战形势,初步建立了个人友谊和政治上的联系。《国讯》为黄炎培和中华职业教育社于1931年创办,“九·一八”事变后曾一度停刊。1938年8月《国讯》复刊后,黄炎培邀请周恩来在《国讯》上撰写文章。周恩来欣然应允,并连续几天工作至凌晨三点,完成了《今年抗战的新形势与新任务》一文,文章约一万多字,分别刊登在1939年1月和2月出版的《国讯》上。文章指出,中国人民只有坚持持久抗战,巩固团结,加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能争取最后的胜利。这篇文章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群众抗战的斗志,充分反映了周恩来超群的政治判断力。特别是周恩来因事务繁忙,需延期交稿,本可只打个电话说明一下,但周恩来先后四次写信给黄炎培等人表达歉意,这种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与国民党官员的官僚习气有着天壤之别,令中华职业教育社同仁感慨万千。同年5月27日 ,周恩来也指示《新华日报》向同情共产党的社会知名人士代约投稿、写专论等。这样文来文往,黄炎培与周恩来的关系逐渐密切起来。

  周恩来应邀在“职业青年星期讲座”上发表演讲

  随着抗日战争的深入,为了实施抗战教育,中华职业教育社决定利用每周星期日的时间举办抗战知识讲座、学术讲座和职业青年讲座,主要组织中华职业学校、中华职业补习学校的学生和职业青年参加,这就是中华职业教育社历史上有名的“青年星期讲座”。讲座邀请沈钧儒、郭沫若、老舍等社会知名人士作演讲,向社会各界尤其是青年群众宣传职业教育和抗日救国思想。1940年9月29日,中华职业教育社邀请周恩来在“职业青年星期讲座”上作演讲。由于周恩来的声望很高,演讲海报刚刚贴出就在山城重庆引起轰动,还未到演讲时间,听众已经是人山人海。中华职业教育社只好将原定在剧院的演讲地点改在巴蜀学校操场。当时整个操场都挤满了听众,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的甚至还爬到树上和操场的篮球架上。周恩来在听众的簇拥下站在两只方凳上开始了演讲。他用清晰而响亮的声音讲到:“同志们,朋友们,今天职教社要我来讲时事,这当然包括国内外的形势,就我所知道的和大家谈谈……”周恩来针对抗战形势及欧战趋势作了三个小时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强调:“我们只有坚持抗战,坚持团结,以最大的热情发展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就一定能打败日本军国主义,最后胜利就一定属于我们!”虽然操场上没有安装扩音设备,但周恩来宏亮的声音把毛泽东同志关于持久战和党的抗战方针政策清晰的展现出来,会场上多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次演说,扭转了很多国统区民众悲观失望的情绪,增强了全国上下抗战到底的决心和抗战必胜的信心。周恩来的演讲结束后,许多青年纷纷奔到周恩来面前,请他题词留念。周恩来还为中华职业教育社的工作人员写下“笔战是枪战的前驱,也是枪战的后盾”的题词。

  周恩来指示买下《岁朝图》

  沈钧儒的三儿子沈叔羊很喜欢画画。抗战时期,有一天在重庆夫子池的“新生活运动委员会”展览馆举办了他的个人画展,其中一幅画取名为《岁朝图》,画中有蜡梅、天竺子、花生、黄豆芽和一瓶茅台酒。《岁朝图》引起了黄炎培的兴趣,观看后他在《岁朝图》上题诗一首:“喧传有人过茅台,酿酒池中洗脚来,是真是假我不管,天寒且饮两三杯。”中共南方局十分重视重庆文艺界的动向,工作人员也去看了沈叔羊的画展,回来后向周恩来汇报了两件事情:一是国统区已经知道红军长征的事情;二是《岁朝图》上留有黄炎培的题诗。周恩来听到第一条,哈哈大笑;听到第二条,马上严肃起来,立即指示工作人员去买下这幅画。当时南方局经费拮据,花钱去买一位小画家的作品,大家都很不理解。周恩来说:“这幅画关系到两位重要民主人士,说不定今后可能有用。”沈叔羊的《岁朝图》就这样被南方局收购。1945年7月1日,黄炎培与其他五名国民参政员一起飞赴延安访问,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亲临机场迎接。如此高规格的接待,令黄炎培非常感动。然而更令他动容的是,当他走进毛泽东的会客室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岁朝图》,看见了自己的题诗。

  共同谴责“皖南事变”

  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九千多人遇难,周恩来得知后悲愤填膺,写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题词。黄炎培也以职教社领导人的身份针对“皖南事变”发表声明:“当局如此措置,绝对错误。”很快,《新华日报》刊登了周恩来的题词并详细报道了“皖南事变”经过,揭露国民党政府的罪行,周恩来还亲自走上街头向民众发送《新华日报》。对此国民党当局气急败坏,派出大批特务强抢报纸,企图封锁消息。当中华职业教育社同仁得知这个事情后,立即开会商量协助《新华日报》的办法,会后由时任中华职业教育社总书记的孙起孟带领职教社员工趁着夜色,分头出动,把《新华日报》夹在职教社的《国讯》刊物中,直接送到与职教社有关系的政界、工商界和文教界等上层人士的家中,《国讯》在当时重庆各界的影响力很大,极大的支援了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的“笔战”。 2月10日,周恩来在重庆约见黄炎培等中间党派人士,建议大家团结起来,为促进抗战胜利而努力。皖南事变后,随着国共关系的紧张,很多共产党员需要转入地下工作。周恩来的副官、红军老战士钟韵接受了到桂林建立地下电台的艰巨任务。为解决钟韵夫妇的职业掩护问题,周恩来想到了中华职业教育社。于是通过中华职业教育社的组织安排,钟韵化名担任了中华职业教育社桂林职业指导所总干事,他们白天从事职业指导工作,晚上则利用地下电台收发电报,还挤出时间在中华职业教育社举办的职业补习学校学习。1943年,钟韵夫妇又持周恩来的亲笔信转到中华职业教育社云南办事处工作,并在办事处的地下室架设起秘密电台。建国后拍摄《永不消逝的电波》电影期间,还曾邀请钟韵担任顾问,他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是职教社的同志们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了我们,保护了党的地下电台,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延安归来》

  1945年7月,为了推动国共谈判,黄炎培等6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访问延安。期间,黄炎培一边实地观看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和解放区的成就,一边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主要领导人多次促膝长谈。黄炎培回到重庆后,将延安5日行程写成《延安归来》一书出版。全书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延安归来答客问”,第二部分是访问延安五天的日记。《延安归来》初版两万册,几天内一销而光,成为大后方轰动一时的畅销书。《延安归来》有三处提到周恩来:第一处是7月1日接机的时候,周恩来在迎候考察团的中共领导人群之中;第二处是7月2日宴请考察团时,周恩来致欢迎词;第三处是在7月2日的日记中记录了周恩来的一则小故事:“有一次周恩来坐在车子里,遭土匪狙击,打死了同车的另外一人,这人身边有周恩来名片,土匪以为被打死的就是周恩来,一呼而散,周恩来幸免于难。”

  “重庆谈判”

  1945年8月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历时八年的艰苦抗战取得了彻底胜利。但内战的阴影旋即笼罩全国,蒋介石铁了心要打内战,而中国共产党则真诚地希望国共谈判、和平发展。于是,8月23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组成代表团飞赴重庆同国民党谈判。8月25日,黄炎培等民主人士一起到九龙坡机场迎接来渝谈判的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之后,从8月29日至10月10日,经过长达43天的谈判,国共双方达成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这就是“重庆谈判”。谈判期间,毛泽东和周恩来接见和会晤了包括黄炎培在内的各党派各团体各阶层的人士,还留下了毛泽东“三顾特园”的佳话。(陈永松)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