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郑振铎泣血烧书

发布时间:2019-09-11 10:34:40 来源:人民政协报

  1935年春,著名作家郑振铎到上海担任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主任。七七事变后,参加了文化界救亡协会,全力投入抗战。

  “八一三事变”前,战争阴云已笼罩着上海。当时,郑振铎藏在虹口开明书店有100多箱古书。他和朋友们反复商量:“这些书到底能否留下?如果日军攻进来,这些书被搜到了,会有什么麻烦?”

  随着日军占领上海,加强了文化统治,不断有日军逐家搜查,有的人因一两本书报而被逮捕,恐怖气息弥漫开来。

  郑振铎和朋友都是爱书之人,此时此刻,大伙儿的心情异常焦灼,相互看着发愁,都怕因“书”惹祸,却又舍不得割爱,又不敢卖出去,实际上卖出去也没有人敢要。

  思前想后,郑振铎痛下决心:“烧,把这批书全部烧掉。”

  他先把有关信件和记载、许多报纸、杂志及抗日的书籍连地图在内,扔进壁炉里。继而开始处理那一箱箱书,一本本,撕碎了,扔进去,立即燃起熊熊大火。当看到瞿秋白送给他的签名俄文书、最心爱的几套古装书,他的心在滴着血,说不出的难过,觉得自己太残忍了!实在舍不得烧的许多书,却也不能不烧。有的书头一天留下了,到了第二天又狠狠心烧了。有的已经烧了,心里却还在惋惜着。

  他将这些书整整烧了3天。期间,动员孩子们一起撕、一起烧。孩子恳求着:“爸爸,这本书很好看,留下来给我吧。”他的心又一次流血,但再三考虑还是摇摇头:“烧了吧,下回买好一点的书给你。”那段时间,郑振铎周围没有一家不在忙着烧书的。

  多年后,郑振铎假想:“如果当时不烧,能否把这些书寄藏到别的地方。”随后,又否定了。那种情况下,人人自危,“移祸”之事,他绝不肯做。随即,写了一篇《烧书记》,铭记那段关于书的惨痛记忆。(文/姜炳炎)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