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赵朴初:新政协里的佛教界人士

发布时间:2019-09-12 10:20:09 来源:团结报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赵朴初与李伯龙(左)、梅达君(右)在天安门城楼。

  赵朴初13岁时离开安徽太湖县老家,到上海求学,就读于东吴大学附中,后考入东吴大学。他与中国共产党结缘是从同学梅达君开始的。梅达君,安徽宣城人,思想进步,在学校读书期间,就与中国共产党有所接触,对中国共产党有较多的了解。他经常向赵朴初讲党的故事,还给赵朴初看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杂志等。抗战开始,赵朴初在上海从事救助难民工作,焦明、朱启銮、周克等一批共产党人,进入难民营协助赵朴初工作。通过耳闻目睹,共产党人救国救民的进步立场,铁肩担道义的坚贞骨气,令赵朴初非常敬重。对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更是心久仰之。

  民进创始人之一

  抗战胜利后,赵朴初投身于争取民主、反对内战的爱国运动。他与王绍鳌、林汉达、梅达君等一大批民主人士,每星期一次在上海北京西路广和居饭馆楼上集会座谈,分析国内外形势。后来,他们与马叙伦一起,决定成立一个以促进民主政治的实现为宗旨的政治组织。

  1945年12月30日,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大会在上海举行,赵朴初是发起人之一。

  1946年6月,中国共产党上海工委在上海马思南路设立周公馆。周恩来与国民党谈判,于7月从南京来到上海,下榻周公馆。周公馆成为他指导和鼓舞战斗在上海的地下党和进步人士的秘密场所,更是他开展革命活动的舞台。也就是这时候,赵朴初作为进步人士,见到了他十分仰慕的周恩来,对其非凡的举止、才智和精神由衷而生敬佩。

  1946年4月,王若飞、叶挺等飞机失事,上海地下党和进步人士原定在中国科学社举行的悼念活动,被国民党当局取消。赵朴初借佛教协会名义在玉佛寺以超度亡灵的形式举行,由马叙伦主祭,黄炎培、陶行知等致悼词。7月,李公朴、闻一多被特务暗杀,赵朴初再度以佛教协会名义组织在静安寺举行公祭活动,周恩来、邓颖超等千余人参加,并对这个温文尔雅、被人称作“赵朴老”的赵朴初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1948年,赵朴初遵照周恩来的指示,在上海地下党潘汉年等的直接领导下,接收美国经济合作总署援华物资,将许广平等民主人士送往香港,为解放区购买大量的物品,收容上海难民,为迎接上海解放做了大量的工作。

  应邀参加新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

  1949年前夕,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筹备召开全国政治协商会议。过去与旧传统、旧文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中国宗教,在新社会如何处世发展?

  在周恩来的指导帮助下,赵朴初在上海佛教界进行发动,准备改革新中国佛教。1948年春天,巨赞法师在香港讲经,与时在香港的李济深、沈钧儒、章伯钧、郭沫若等人经常谈到即将建成的新中国佛教工作。为此,巨赞法师还去台湾进行考察,回到杭州,开始考虑改革全国佛教教务的计划。赵朴初专程到杭州与巨赞商量过一次,想秘密召集沪、杭、甬一带的进步佛教徒开一次会,后来因事拖延下来。而后,巨赞再度到香港,潘汉年是当时中共华南局负责人,让巨赞写一个新中国佛教改革草案,华南局还对此进行了专门研究。

  1949年3月,巨赞和李济深夫人、吕集义等北上北京,受到热情招待。巨赞在北京期间,广泛联络北京佛教界,并时常征求赵朴初的意见,经过一个多月的考察和讨论,上书毛泽东、周恩来,提出改革中国佛教。

  在由周恩来拟定的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人员名单中,宗教界作为一个单位参加。77位民主人士中,赵朴初和巨赞作为佛教界代表参加,这也让赵朴初和巨赞更加感到身上所承担的佛教改革的重任。

  9月6日下午,赵朴初至上海百老汇大楼与赴平代表集合,同行者有张元济、蒉延芳、盛丕华、冯少山、胡子婴、梅达君、王浩川等上海各界代表。

  稍进茶点后,大家一起乘车到北站。火车于6时3刻发车,午夜一时到南京。因路况不好,一路颠簸。赵朴初已经很久没出远门,虽不觉得冷,却因为兴奋,加上在旅途中,好久不能入睡。次日上午9时,车到安徽蚌埠。这里刚经过淮海大战,战争痕迹到处都是。淮河桥北面桥墩被毁,铁路断坠水中。

  赵朴初问同行的桥梁专家茅以升:“难修复吗?”

  茅以升说:“不难修复。”

  火车经固镇、宿县,沿途车站多被焚烧,可见当时战役的惨烈程度。

  下午4时1刻,火车到徐州,入山东境内后,气温明显寒冷。9月8日午后,火车抵达终点站北平,40多小时的旅行结束了。

  列车到站后,代表们被专车接到饭店。赵朴初、沈雁冰、郑振铎等人住在北京饭店。会议期间,尽管工作极其繁杂,但周恩来以他惯有的缜密作风,体贴入微地关心、照顾着来自各方面的代表。

  赵朴初作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从年轻时开始茹素,这次进京开会参加的人多,还担心饮食不便,因此做好了去吃“肉边菜”的准备。(“肉边菜”出自《六祖坛经》,即荤菜和素菜一起炒食时,只拣其中的素菜吃)一天,周恩来请代表们吃饭,赵朴初也接到了请柬。待他进入餐厅后,看到这样大场面的宴会,心想很难照顾到每个人的饮食习惯。可当他在签到簿上签名时,一旁的工作人员微笑着对他说:“赵朴初先生,给您准备了素菜,这边有素席。”原来,细心的周恩来专门打招呼,为赵朴初安排素席。这样一件极小的事情,让赵朴初顿时为周恩来对他细致入微的关心而感动。席间,赵朴初聆听了周恩来的祝酒辞,更感到无比的亲切。

  参加新政协会议的点点滴滴

  会议正式开始前,各位代表到勤政殿参与《共同纲领》的讨论,刘少奇、周恩来、宋庆龄、陈毅、章伯钧等主持了讨论。宗教界人士十分高兴,因为《共同纲领》确立了全面贯彻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

  余闲时间,代表们互相拜访。赵朴初的许多朋友都来了,如沈雁冰、陈叔通、郭沫若、郑振铎、马叙伦等。大家情绪高涨,很多人很久未见,少不了互相走动。代表们脸上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容,除了谈国事,还谈别后见闻。当天晚上,会议安排代表集体观赏京剧《野猪林》《红拂传》。赵朴初找到自己的座位,和前后左右的人打招呼。大家像一家人一样,喜乐融融。

  9月21日上午,筹备组通知赵朴初,出席下午7时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开幕式。同时发给签到簿一本。签到簿共12张,说明会议安排了12次会议,每次会议定了具体的座位,同时附有座位图册。

  下午6点,赵朴初乘车去中南海怀仁堂开会。晚上7时整,会场里军乐队奏起了雄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600多位代表欢聚在怀仁堂的大厅里,兴奋地聆听毛主席的庄严宣告:“我们的民族将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

  10月1日下午3时,赵朴初参加了在天安门城楼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盛典。9月29日上午,赵朴初和巨赞、马坚等到王府井大街同生照相馆拍了单身照。30日下午2时,大会选举全国政协委员。会议在验票时,代表被安排在天安门广场参加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典礼。一个小时后,赵朴初随诸代表回到怀仁堂,毛主席宣布选举结果,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赵朴初激动地拍手,他深深地感觉到,作为一个佛教徒,自己能够参与制定《共同纲领》,参与决定国都、国歌、国旗,选举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央人民政府,宣告了新中国的诞生,这不仅是自己的光荣,也是整个宗教界的光荣。

  自汉代中国出现僧人以来,佛教徒在中国政治生活中享受这样高的荣誉是史无前例的。

  “我经历过两代皇帝、军阀混战和外国列强的侵略。中国人民从鸦片战争、辛亥革命到1949年,经过整整一个世纪的英勇奋斗, 最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推翻了三座大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40年来,我们国家尽管受过挫折,也有过失误,走过曲折迂回的道路,但我们毕竟站起来了,外国人再也不敢小看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了!” 1989年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40周年大会上,赵朴初如是说。(谢华)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