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  

沈从文西部行

发布时间:2019-10-08 14:57:08 来源:团结报

沈从文(1902—1988年),原名沈岳焕,字崇文,湖南凤凰县人。14岁投身行伍,辗转于湘川黔边界地区。1924年开始文学创作,写出了《长河》《边城》等小说。1931—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教。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北京大学任教。解放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服饰研究。1988年病逝于北京。沈从文不仅是著名作家,还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他共有80多部作品结集,在文坛上被誉为“乡土文学之父”。

提及敦煌艺术与沈从文的渊源,恐怕很多人只是想到他的物质文化史研究,在实际研究过程中,沈从文一心想去敦煌实地看看,但这个愿望一直拖了很久才得以实现。

沈从文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著作中曾多次提及敦煌,如《北朝敦煌壁画甲骑和部卒》、《隋敦煌壁画进香妇女》、《唐贞观敦煌壁画帝王和从臣》等多个敦煌壁画研究专题,但沈从文在研撰写这些专题时并未到过敦煌,因此去往敦煌也成了他的心愿。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中国古代服饰研究》进行之中时,限于资料问题,沈从文曾致信家人有意出去走走,其中就包括去敦煌看看,但博物馆里经费有限,且杂事太多,抽不出时间,沈从文一直未能如愿。

1979年8月21日下午,沈从文与张兆和离京赴兰州,同行者有12人,沈从文前去兰州,主要是受邀参加大型舞剧《丝路花雨》的观摩会。

1979年的8月21日,沈从文致信儿子沈虎雏时就提到,这次他和兆和去敦煌,是圆了三十年的“宿愿”,并说希望“明白有多少较特别的材料,可供在写作中的几个小专题需要,便于下一次来时作工作规划。”由此可见,沈从文是打算再来敦煌作专题研究的,当时他还想去附近的麦积山看看古物,并遗憾此次到敦煌不会使用大的照相机,否则就可以留下很多有意思的照片和资料。

1979年8月24日,沈从文致信长子沈龙朱夫妇,“我们在车上晃了两夜一整天,第二夜沿渭河而上,几乎整夜钻山洞。早六点四十分如期到站,被接到一个十分幽静的‘宁卧庄’高干招待所住下,房间一套似乎可以住十来个铺,门前有二解放军岗哨,一切可想而知。周围有一组小楼,至多只二层,围住一个花园,花园中似有大几十种花木果树,我们还来不及看看。敦煌县城或因水坝溢放洪水,城中部分已淹没,只是敦煌莫高窟地高,或尚去看三五天,估计后天即可去那边。……那边还有不少人在等着,看三几天即返回来看新舞剧《丝路……》什么。是甘肃省歌舞团演的,一定还好。”

沈从文在信中还特地强调说:“吃住都是最最好,素朴好吃。今天晚上还要见当地主人宋平、萧华……。”

1979年9月14日,沈从文致信次子沈虎雏时提及,“我和妈妈(张兆和)去了兰州一趟,且再坐火车一天一夜,换坐三四点钟面包车,到敦煌,停了三天,再回到兰州看了一次大型舞剧(用敦煌作背景,相当好!)的演出,才坐飞机回转北京。……这次出行,虽照例在敦煌各泻了五六次,但不久,就适应了。……时间过短,看不了什么全貌,但基本上总算满足了卅年的愿望,多以千佛洞留下个印象,也同时还明白了些问题。妈妈一路也好,主要是受省里招待得太好,吃住都是第一等,大约招待西哈努克亲王也不过如是,比住西郊友谊宾馆还舒服得多。”

沈从文于1979年11月16日致信张寰和(张兆和五弟)先生,沈从文对当年夏季去敦煌印象大好:“我们八月里去兰州敦煌走了半个月,受尽特别招待。回来是坐飞机,只费二小时就平平安安到达北京的。只去时火车遇乌梢岭时(三千多米高的秦岭高处),顾有点发昏,口说不出话,耳暂时失灵。别的没有什么难受。三姊似乎毫无特别感觉。也算是我们第一次最有意思的旅行。”

更为使沈从文和张兆和惊喜的是,他们在雨后的鸣沙山看到了一个奇观,一道高岭全部的闪闪金光,还出现了美丽的彩虹,“是很多人住上二三月,还不及有机会见到的。”“回来时也未感到什么累。和做梦差不多。”关于敦煌种种,总之是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沈从文于1979年8月开始了他的敦煌之旅,这次盼望已久的敦煌之旅,对于时年已77岁的沈从文来说是一次身心释然的旅行和文化考察。他高兴地说这是他和妻子兆和“第一次最有意思的旅行”。这一次旅行,沈从文本是受邀为正在排演的大型舞剧《丝路花雨》作艺术指导,但却是无意中圆了沈从文一个三十多年的夙愿。(张鸿俊)

[ 责任编辑:何佳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