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  

周健民:科技创新应该摒弃浮夸回归理性

发布时间:2019-10-21 16:18:35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科技进步也有目共睹。毫无疑问,中国的快速发展与我国良好的教育和科技基础是分不开的,我们具有的引进、消化、吸收、集成、再创新方面的能力使我国迅速崛起,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建成了完备的工业体系,为今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要在本世纪中期实现现代化,对科技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出于对中国发展的恐惧,正千方百计地限制技术输出,防范中国科技发展,阻挠中国经济从中低端向高端迈进。他们对中国高新企业的限制、围堵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关键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我们在原始创新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新时代呼唤着国家原始创新能力的提升。

我们在原始创新能力上的不足,除了发展的时间不长外,还在于科技界以及社会上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思潮。我们习惯于快速的引进,习惯于跟班式的研究,习惯于表观数据的评价。这些方式在改革开放初期和中低端技术阶段是无可厚非的。但当我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成为西方发达国家限制、甚至是重点打击对象的时候,还沿袭着这些方式就会贻害无穷。现在中国的论文数量、发明专利数量都是世界第一了,但如果静下心来分析,就会发现不管是基础研究的理论、还是重大技术的突破,都少有自己独创的东西。所谓的紧跟国际热点,只不过为国际前沿理论作无关紧要的修补,有一点进展便自称“重大突破”、“国际领先”,这种急功近利的科研模式看起来很繁荣、很热闹,却与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方向背道而驰。现行的对创新标准的理解和评价,就是看谁发表的文章多和获取的专利多。研究人员有了论文就带来各种“人才”头衔,就能获得更多项目,就可以待价而沽。不少人对名利的追逐完全掩盖了科学的本真。正因如此,大家都靠向容易发论文、论文影响因子高的领域,而跑偏了方向,忽略了长期的坚守,搞乱了整个科学体系。实际上,没有基础研究的长期积累,就不可能有原始创新和关键技术的重大突破,就会受制于人。试想如果有多个像潘建伟这样的研究团队,有多个像华为这样的创新企业,国外又有谁能够封锁得了我们呢?在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科技创新应该摒弃浮夸,回归理性。为此建议:

一、正确理解科研规律。科技及科技管理部门和人员都应远离急功近利思想,摒弃浮夸作风,让科技创新活动真正回归理性,立足长远,合理布局,脚踏实地,奋力前行。

二、重视基础研究。大幅度提升基础研究投入,改变只以项目形式投入的方式,扩大稳定投入的比重,让从事基础研究的科技人员能静下心来做研究,而不必花费大部分时间用来跑项目、写申请。

三、改变现行评价体系。要按科研规律,对不同领域、不同科研性质的单位和个人实行分类评价,避免只以人才头衔、论文、专利、项目经费数量这些表观的指标作为评价标准。对从事基础研究的科研人员要放宽评价周期,去除项目经费数量的指标,重在理论创新和创新潜力及未来影响。对技术应用要突出技术引领作用和应用效益。对基础研究,应以国际同行评价为主;对应用研究,应以市场评价为主,彻底改变我国科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现象。

四、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强化国际合作是打破科技封锁、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的有效途径。要扩大开放和交流,让更多有能力的科学家走向国际舞台,融入世界科技前沿研究当中;要打造国际平台,吸引国际一流科学家来华工作。

中国的科学家以聪明和勤奋著称于世,我们有一支庞大的人才队伍,有国力提升带来的稳定环境和财力投入。只要有正确的方针指引和政策引导,我国的科技人员一定有能力为国家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世界科技进步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江苏省委会主委,中国科学院南京分院原院长)

[ 责任编辑:孙靖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