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宋代佚名《早秋夜泊图》研析

发布时间:2019-11-08 13:49:04 来源:团结报

《早秋夜泊图》

在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内,现藏有一件宋代佚名画家(注:曾被传为“马和之”)《早秋夜泊图》绢本水墨淡设色团扇,背面注有如下文字:“楼正面九间,中三间外突加‘龟头屋’,但不知为何处之楼。”这究竟是一幅描写什么地方的画作?我们首先对此细细品赏一番:

《早秋夜泊图》主要采用“深远法”和“三段式”构图,近景描写三条装饰华丽的河船画舫,落帆横泊于护城河边,船上隐现数人。其中左侧一条舫中绘有一位青衣仕人,人们可见其在读书之余似作掩卷沉思状,船上还配有铜锣。而在右侧一条舫中,有位红衣仕女正在抚琴弹乐,另一位仆人处于该船尾部板一角,桅杆之下的舱顶置有一个大鼓。岸上烟柳茂密、随风轻拂,河水静静流淌、粼粼泛波;中景描绘一段伸向远方的坚固城墙,雄伟壮观的九楹镝楼伫立于画面右侧,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堪称华彩精美。该楼中间三楹楼屋随着墙基凸出,外加一个呈“乌龟头状”的楼屋,即五代两宋时期便有的“龟头屋”;远处蜿蜒起伏的山峦,此刻正沉浸在缥缈不定的夜色淡雾中,一轮明月悬挂苍穹,穿过薄霭映照大地,给早秋的夜晚平添了一抹妩媚诗意。

整幅画作布景远近虚实相生,笔墨苍润有致,线条遒劲坚挺,浓淡干湿并举,设色淡雅怡人,水墨色和谐交融,而且景物勾写细腻、形象较为逼真,由此亦可窥见创作者山水、界画的娴熟技法。淡淡的烟岚,朦胧的月色,遥相呼应的山峦、城垣及画舫……使得该图意境恬适幽美、深邃悠远,颇能给人以丰富的遐想。昔日城建规制、舟船形状等信息亦留存于图画中,诸如精工细致的舟阁、逐渐弯翘的船舷,重檐翘角歇山顶门楼,呈犬齿交错状的垛墙,以及时人衣着等皆依稀可见。由于该图并无款识,原先一直被人们传为南宋绘画大家马和之的丹青手笔。

马和之(生卒年不详)为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尝供奉于南宋高宗、孝宗朝(1127年—1189年)宫廷画院,工山水、界画,尤其擅长人物,深得唐代吴道子等前贤画格影响,存世作品主要有《后赤壁赋图》《鹿鸣之什图》《月色秋声图》《毛诗陈风图》等。所作笔墨灵动飘逸、潇洒脱俗,富有节律韵致和文人气息,与当时流行的院体画风相异。南宋周密《武林旧事》记述,那时御前画院仅有10人,马和之位列众人之首。元代汤厚《画鉴》亦云:“马和之作人物甚佳,行笔飘逸,时人目为‘小吴生’,更能脱去俗习,留意高古,人未易到也。”此外,黄公望、吴镇、田汝成、王士祯等人对其多有赞誉。然而今人仔细甄别马和之的存世真迹,发现《早秋夜泊图》中的宋院体画风浓郁,与马和之自辟一径的画格差别较大,故认为该图很可能并非其画作,或系他人为之。

由于中国传统绘画不仅富有艺术审美价值,而且不乏证史补缺等功用。该团扇中因绘有我国古代冷兵器时期特有的城楼形制“伏龟楼”,故现有学者亦在追问:该图究竟描绘的是什么地方呀?

笔者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公元12世纪“靖康之变”后,北宋皇室由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南迁江左。由于东南重镇建康(今江苏南京)倚山濒江,地势险要,素有“龙蟠虎踞”雄伟之势。宋高宗赵构原想在此定都,但因金兵南下攻势不减,该城曾遭洗劫且无战略纵深,故南宋朝廷最终定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在长达150多年的南宋史上,金陵一度作为行都。2001年南京市文物部门在该城东南隅今武定门、雨花门间的明代城墙附近,发掘出南唐都城金陵城垣伏龟楼遗址,此楼残存基础长15.85米、宽7.61米。因该楼凭藉城垣向外凸出,呈伏龟昂首状,故得楼名。

其实唐末五代时期,构筑于杨吴政权的金陵城墙便存有伏龟楼了,南唐名吏徐铉还吟有《题伏龟楼北隅》诗。北宋欧阳修《五代史记注》记载:“(金陵城)城西隅据西头冈阜之脊,其南接长干山势,又有伏龟楼在城上东南隅。”南宋周应合《景定建康志》亦述:“伏龟楼在府城(注:指金陵城)上东南隅。景定元年(1260年),马大使光祖增创硬楼八十八间”;该志书《府城之图》中还绘有金陵“伏龟楼”大致方位与形制。该楼南临雨花台冈,附近有其余脉赤石矶,东北侧远处则有钟山。清末陈作霖《凤麓小志》又考证:“(金陵城西南隅)花盝岗,一名伏龟山。南唐保大十三年山圮,得释宝志所埋石函,有铭曰‘乘鸡登宝位,跨犬出金陵’,亡国之谶也。山有楼,亦曰伏龟。”与该城东南隅的“东伏龟楼”对应,此楼或许可能为“西伏龟楼”。

金陵伏龟楼在我国冷兵器时代具有十分重要的城防及瞭望功能,楼外坡垄绵延,视境开阔,素为兵家必争要地。它还可用来登高望远,观赏金陵山川、城阙旖旎风光。南宋范成大《吴船录》云:“凡游金陵者,若不至伏龟(楼),则如未始游焉”,古城之势惟此处最高,相传北宋军队直取南唐,名将曹彬曾经率兵“自此入也”。明太祖朱元璋重筑南京城墙时,沿用五代时所筑的部分城墙地基,伏龟楼便消逝于风云变幻的人间沧海。但该楼究竟呈什么形状?仅凭文字记载难免不够形象直观,亦给人们从事历史研究带来了诸多不便。

现存史料表明,宋朝金陵的城市地位稍次于都城。北宋都城开封及陪都商丘(时称“应天府”)由于地处平原缺少山丘,与《早秋夜泊图》描绘的地理风貌不符。而南宋都城杭州尽管有山有水,但暂未见确切的“伏龟楼”史迹记录。今有学者研究考证:因为龟、蛇为道教中“北方之神”玄武的化身,当时南唐先主李昪不仅自诩为道教中的“南方之神”朱雀(注:已发掘的李昪陵寝棺椁基石上镌刻有朱雀石刻图案),还将中原地区五代政权(指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和后周)视为“北方之神”玄武。为了抵御北方之敌南侵,祈盼压制其化身龟、蛇,南唐朝廷遂将金陵城东、西南隅的角楼称作“伏龟楼”,“西伏龟楼”畔的凤台山还改称“伏龟山”。南唐新词乐府中还有《降服龟蛇》曲牌名,藉以使得这一观念深入人心。南唐覆灭后,人们曾结合其沉重历史教训,对此尝予嘲讽。此外,还有学者依据南宋《早秋夜泊图》等相关图文史料,以及伏龟楼周遭的地形状况,初步认为该图描绘的很可能就是昔日金陵城伏龟楼一带的瑰丽风貌。当然,这一结论尚有待学术界进一步研究考证。

在现代摄影术发明之前,包括《早秋夜泊图》在内的一些古画所提供的图像信息,诸如当时社会风貌、景物状况及人物形象等,为世人研究历史提供了较为客观、形象而丰富的实景印证。这也是人们在鉴识昔日丹青的画学和史学等价值时,应予以留心关注之处。(周安庆)

[ 责任编辑:何佳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