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黄君璧及其画作鉴析

发布时间:2019-11-29 14:55:26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黄君璧在中国现代画坛上与溥心畲、张大千并称为“渡海三家”,1898年11月出生于广东南海,原名允瑄,本名韫之,号君翁。自幼丧父,凭借孜孜不倦的刻苦努力,17岁考入广东公学,同时开始研习书画,后来师从广东画坛名家李瑶屏。1922年,黄君璧先是到楚庭美术院继续研习西洋绘画,次年任教于广州培正中学,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美术教育生涯。而立之年曾任广州市立美专教师兼教务主任,1936年受聘为首都南京中山文化馆的研究人员,抗战爆发后随迁重庆,又担任国立中央大学和国立艺专教授。抗战胜利后返回南京等地,从事艺术教育和交流工作。1949年黄君璧“渡海”宝岛后,担任台湾师范学院(今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教授兼主任等职,积极推动传统绘画在台湾地区的发展。晚年的黄君璧仍旧笔耕不辍,1991年10月在台北病逝。

黄君璧学贯中西,山水、人物、花鸟、走兽等俱能,亦擅诗文、书法,但以山水画成就最大。其山水画艺术初师李瑶屏,由此上溯清初“四王吴恽”,远迄李唐、马远、夏圭、赵伯驹等前代大家。他从观摩、临习古画开始,着力研学南北诸家之长,同时汲取王蒙、石谿、石涛等人笔意,并由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尤其在参与恩师李瑶屏倡导组织的“国画研究会”后,黄君璧获益匪浅。随着交往面的不断扩大,黄君璧尝与黄宾虹、郑午昌等书画名流切磋谈艺,汲取对己有益的东西。个人画风大致可分为1949年“渡海”前后两个发展阶段,再以1936年离开广东和1969年参观世界著名瀑布为时间节点,又可细分为四个时期。从其早先的《松岩幽瀑》《饮马长城》,到晚年的《笔飞墨舞》等一批画作,人们亦能感受到他在不同时期的画风特点,大致沿着“刚健粗犷—清润雅致—苍劲浑朴”的发展轨迹。

黄君璧十分重视绘画写生,时常外出神游,师自然、求造化,不断丰富创作素材和艺术蒙养,在坚持传统的创作过程中注意探新求变。因受外来画种的影响,他汲取了西画中的一些构图写实与光色明暗等表现技法,通过融西于中、为己所用,不断创作具有时代意义和影响力的作品,并为世人从事国画探索提供了一定的历史借鉴。以他20世纪40年代创作的《轻舟出峡图》《霜叶红于二月花》等画作为例,表明其水、墨、色交融水平已经达到一个比较成熟的境地。而在“渡海”之后创作的一些画作中,这些倾向则变得更为明显。

黄君璧的山水画创作既有写实成分,亦较注重笔随兴至的写意性宣抒,尽情地宣抒个人内心的真情实感。他尤爱表现云山、烟水、苍树等,勾勒渲染,烘托物象,生意秀出,情景交融、逐渐地形成了风貌独特的鲜明个性,令人赏心悦目。用他1981年题《长江三峡图》的诗作来表现,则是蛮恰当不过的了:“生平最爱写云山,泼墨雄奇自展颜。我与长松同一格,风摧雨撼倍坚顽。”在其《阿里山云海》《松韵泉声》《惊涛拍岸》等画作中,苍茫的云山、飘渺的烟海、奔湍的瀑泉以及傲立的岩松等,笔墨干湿互用、润渴兼施,技法娴熟老道,画面生机勃勃,意境清秀空灵,更让人感受到画家胸壑中的山水情怀与文人逸气。

黄君璧偶作人物画,然题材多为古装,如松泉高士、花前美人以及一些神话传说、宗教经典中的人物形象等。如《临华喦〈金屋春深图〉》《桃花仕女》等画作,或工或写或白描,大都取法前贤,笔墨功力不凡,有的还富有比较浓郁的文人气质;他也画过一些花鸟、走兽画,表现形式和题材多样。像《红叶双禽》笔墨娴熟精致,细勾迭染,明显地受到宋元画风的影响。再如兼工带写的《雄狮》,用笔遒劲洒脱,设色清幽淡雅,既有传统理法又不完全拘于规束。因此人们称赞黄君璧是一位全能型画家,并非偶然。

展现在读者眼前的这幅《霜叶红于二月花》(纸本设色,纵90.5厘米、横32.5厘米),乃黄君璧寓居南京时踏访东北郊名胜栖霞山后创作的,所描绘的正是该山秋日红枫的迷人景致。徐徐展画雅赏,但见一条蜿蜒曲折的清澈山溪,从远处汩汩流淌而来,两位逸士沿着山径边赏边聊。栖霞山峰峦起伏,漫山遍野的树木在秋风摇曳中静静地挺立,烟岚雾霭弥漫于山间,袅然缥缈四野。经过深秋的风吹霜打,草丛渐趋枯萎,树叶泛黄变红。哇,枫叶红了!人们远远望去,紫红、鲜红、橙红……仿佛就像是要从缤纷斑斓的画面中流溢出来一般,层林尽染的壮观景象,令人赏悦不已。画家在该图右上侧以率真洒脱的行草款识:“霜叶红于二月花。戊子夏日,时客金陵,黄君璧。”随后分别钤上一枚阴文“黄君璧”、阳文“君翁”方印。

黄君璧在《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创作中,主要采用“高远”法构图,布局繁密有致,远近层次清楚,用笔苍健秀润,墨色水乳交融,景色动静呼应。画家集勾勒渲染于一体,大胆用色烘托物象,烟岚笼罩下的潺潺溪流,巧妙地贯通画面气脉,为宁静幽寂的山野陡添了几许灵动秀逸的氛围。该图不啻具有写实成分,亦较注重笔随兴至的写意性宣抒,尽情地表达个人内心的真情实感,故而既富自然山野之趣,又得传统绘画之美,所营造的生动迷人景致,以及幽深安谧的境界,凸显了画家广取博采、融西于中的鲜明风格。从中可见,画家当时娴熟高超的笔墨技法,已经趋于成熟。(周安庆

[ 责任编辑:孙靖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