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丰子恺的“姓”和“名”

发布时间:2019-12-02 14:07:26 来源:团结报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丰子恺姓丰,恐怕举国上下的老百姓,只要是小学文化水平以上的人,都不会不认识这个“丰”字。丰子恺的漫画作品,也让绝大多数中国人知道了漫画大师丰子恺。但是,以前丰子恺的姓“丰”,是一个繁体字的“豐”,百家姓里,有姓丰的,但人数不多。丰子恺的家乡是浙江桐乡,似乎就丰子恺一家姓丰,丰子恺自己说,“在我故乡的石门湾,也‘只此一家’,跑到外边来,更少听见有姓丰的人。”

丰子恺

丰子恺出门,碰到初次见面的人,总要问“贵姓?”丰子恺总是认真说:“敝姓丰。”对方总以为姓“冯”,弄得丰子恺再解释一遍,不是“冯”而是“丰”。这有点像一些人“黄”“王”不分一样。更有甚者,丰子恺曾经碰到城门口查夜的警察,旅馆里管登记的雇员,听到丰子恺说自己姓“丰”,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假的。紧接着立即说:“没有这个姓!”因为姓丰的很少,他们没有听说过,让丰子恺无言以对。有一次,丰子恺从上海坐轮船到宁波,正好和一个肥胖的钱庄商人一个房舱,商人一见丰子恺进来,很客气地和丰子恺打招呼:“尊姓?”丰子恺照例回答说:“敝姓丰。”商人似乎没有听明白,看着丰子恺,想再听一遍。丰子恺知道他没有听明白,说:“丰,咸丰皇帝的丰。”那个商人还是没有明白。丰子恺立刻想到“大概时代相隔太远,一时教他想不起咸丰皇帝”,所以看到他茫然不懂的样子,丰子恺连忙用手在手掌中比划:“五谷丰登的丰。”那个商人依然一头雾水,丰子恺想,原来这个“五谷丰登”的成语和银行钱庄用不上。这时丰子恺拿出一支笔来,在香烟壳子上写个“丰”字给商人看。那个商人一看,恍然大悟地说:“啊!不错不错,汇丰银行的丰!”丰子恺也笑着说:“不错不错,汇丰银行的丰,哈哈。”

抗战爆发以后,丰子恺拖儿带女,一家老小十余人开始逃难,一路上,颠沛流离,风餐露宿,从石门湾走水路到杭州,因为是逃难,走得匆忙,盘缠不够。丰子恺到杭州拱宸桥上岸走到城里。丰子恺想到银行去取点钱,路上开销要用的。结果,非常时期的银行取存款,竟然需要存款人另外有担保人,无论怎么说,都没有用,说这是上面规定。后来,丰子恺一家逃难到了兰溪县,浙一师的老同学曹聚仁在兰溪,说起到银行取存款的事,曹先生对丰子恺说,你用你的名片,去兰溪的银行取存款,一定能够取出来。丰子恺将信将疑,但是不去取款,手里的钱越来越少了,万一到了内地,没有合适的银行,钱花光了取不到钱怎么办?于是丰子恺到兰溪的银行亲自去取钱。丰子恺递上自己的名片,兰溪的银行工作人员见到眼前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丰子恺先生,非常激动,不仅不需要什么担保,而且一路绿灯,替丰先生办好了所有需要办的手续,很快取到了钱。

1939年8月,因为日寇进攻广西,浙江大学当局安排教员各自疏散,丰子恺在浙江大学教书,他将一家老小化整为零,自己和夫人带了72岁的丈母娘、姐姐和三个儿女,继续在逃难路上奔波。目的地是贵州都匀。一路上,丰子恺为空袭警报和交通问题焦头烂额。丰子恺说:“我的头发便是在这种时光不知不觉地变白的!”后来,姐姐带了一个大一点的孩子先走了,剩下丰子恺他们老小五人,十多件行李。走到河池这个地方,走不动了。丰子恺他们住进一个小旅馆。这个旅馆的老板有点文化,知道丰子恺的大名,所以“招待也很客气”,但是当丰子恺问他有没有去贵州的汽车可以联系?“他只有摇头”,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第二天一早,丰子恺就急急忙忙去汽车站打听,“但见仓皇、拥挤、混乱之状,不可向迩,废然而返。”过了一天,丰子恺拿了一叠钞票,又到汽车站寻找去贵州的汽车,依然非常失望,丰子恺束手无策,回到旅馆,颓然地“站在窗前怅望,南国的冬日,骄阳艳艳,青天漫漫;而予怀渺渺,后事茫茫,这一群老幼,流落道旁,如何是好呢?”困在旅馆的丰子恺整天提心吊胆,老板过来安慰丰子恺,说日本人打过来,可以请丰子恺他们五人到他山里老家躲一下。丰子恺表示感谢,只是说,兵荒马乱,无以为报。老板说,没事,您如果在山里,不妨写些字画,留给后人宝藏,那我便“受赐不浅了”。一日,丰子恺正在楼上休息,老板陪同一个人来见丰子恺,见了丰子恺,十分恭敬,连连说“久仰!久仰!”原来这位是河池汽车加油站站长赵正民,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丰先生的铁杆粉丝,刚才路过旅馆门口,见到丰子恺写的对联,知道丰子恺在这里,于是上来拜访。当他知道丰先生买不到车票困在旅馆无法去都匀时,慨然为丰子恺纾困,解决汽车交通问题。第二天一早,赵站长带了车子,亲自为丰子恺他们送行。

在国家大力推行文字改革的六十年代,讲到文字改革要用简化字、常用字,丰子恺撰文完全拥护,并且用自己名字中的“恺”字,做例子,在《简化字一样可以艺术化》一文中说:“近来常有人生了孩子要我取名字,我都用常用字。不过讲到这里,我要来个自我检讨:我的名字中‘愷’字就不是常用字,可说是‘死字’了。我写文章时,除了签名以外,从来不用这个字。”在读丰子恺的文章时,倒也确实没有见过他用在文章里。这是很有趣的一个现象。(钟桂松

[ 责任编辑:何佳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