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陈铭枢:在上海秘密开展策反的铁军名将

发布时间:2019-12-12 14:31:50 来源:团结报

陈铭枢(1889-1965),别号真如,广东合浦(今属广西)人,民革创始人之一。1949年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农林部长等职。民革第二、三届中央常委。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二届全国政协常委,第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48年9月17日,这一天是中秋节。在位于保俶塔下的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仪官邸里,主人陈仪与来客——国民党上将、铁军名将陈铭枢边赏月酌酒,边聊起了15年前的福建人民政府往事。“当年我曾说过,我们中华民族要生存,非打倒蒋介石的卖国政府不可,我和蒋介石打了20多年交道,深知他的秉性,他是绝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陈仪听了陈铭枢的这番话颇有感触,“你们反蒋反得早,这条路走对了,我很惭愧,真是望尘莫及。”陈铭枢此行,为的是执行民革的计划,在国民党统治的核心地带策反陈仪,给国民党以致命一击。

陈铭枢由于过去的经历以及与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广泛联系,在策反工作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1947年6月9日,在抗日战争期间备受蒋介石冷落的陈铭枢被授予了上将军衔。这位虽然战功卓著,但早已手无一兵一卒的将军,在内战激烈进行之际,获得了一个毫无价值的虚衔。这颇具戏剧性的一局,显然是蒋介石的笼络手段。当然,这一没有实际意义的头衔并未改变陈铭枢的反蒋决心,倒是在策反工作中给他带来了便利。陈铭枢在沪期间,隐居在南昌路善庆坊20号原国民党政府驻北欧诸国公使诸昌年家中,陈铭枢对外联系,经常通过秘书李家友,找申江医院院长刘之纲接头。据李家友回忆:“当时,在上海的民联同志们,都为陈真老的安全担忧。到淮海战役胜利在望之时,蒋介石反动派以重金收买特务,对他下毒手,于是他秘密离开南京来到上海,居住在原国民党驻外大使诸昌年家中。同志们说他‘去了香港’,以转移视线,特意保护他。与他同住一起的,只有他的夫人、小孩、外甥女颜福英和我等人。由于安全原因,陈真老很少外出,许多对外联系工作,都是由我负责。”“我以看病为名到上海申江医院找该院院长刘之纲接头,传递情报。”与民联的联系,通过郭春涛、吴艺五进行,与中共的联系则通过郭春涛与上海局吴克坚进行。陈铭枢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临危不惧、机智沉着地从事秘密策反工作。

经过思考,陈铭枢决定策动陈仪起义。据中共上海局地下党员胡允恭回忆,受陈仪之邀,当年中秋节,陈铭枢与旧识胡允恭专程由上海赴杭州面谈,后陈仪专请陈铭枢一人共进晚餐。事后,陈铭枢对胡说,他们开门见山地谈到了反蒋。陈仪说:“你们反蒋早,这条路走对了。”陈铭枢接着说:“当前世道正处在变革之时,公洽兄能当机立断,现在反蒋也不迟嘛!不过有句老话,困兽犹斗,蒋介石一定还要垂死挣扎,我们更要多加小心。”陈仪赞同陈铭枢的分析,表示“疑团尽释”。酒酣兴至时,陈铭枢书谭嗣同诗句赠送陈仪:“斗酒纵横天下事,名山风雨百年兴。”可以说,陈铭枢这番谈话对陈仪决心反蒋起了重要的作用。可惜,陈仪轻信汤恩伯,为汤所出卖,后陈仪被押至台湾杀害。

1949年5月27日,陈铭枢终于在上海——这座曾经对他充满着危险的城市迎来了解放。当天,他和郭春涛、吴艺五等人齐聚家中,共庆胜利。据赵祖康日记所述,5月29日,他回访了陈铭枢等人,叙谈连日来的紧张工作。新中国成立后,陈铭枢将赵祖康所列的有关保护上海物资完整移交的书面材料带到北京,交给了民革中央。

1949年9月23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进入第三天,陈铭枢作为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代表在会议上发言,他充分肯定新政协筹备会所起草的人民政协组织法、共同纲领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是“非常完善而具有划时代历史意义的三个文件”,认为“这三个文件创造了中国历史的新页,也创造了中国人民的新生”。陈铭枢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出席了开国大典。新中国成立后,陈铭枢以主人翁的态度积极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为祖国统一献计献策,他敢于讲真心话,敢于秉笔直书,因此被誉为“中国共产党的诤友”。

1950年9月,中央人民政府提名陈铭枢为中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副部长。他深感失落,迟迟不愿赴任,宁愿去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后经毛泽东亲自做思想工作,希望他了解一下地方情况后,再回北京来。他才接受这一工作,高高兴兴就任去了,不久转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部长。

1953年1月,陈铭枢被中央任命为中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5月,陈铭枢上书中共中央中南局,反映自己发现的问题,随信附上三件意见书,一是《机关与机关的反官僚主义》,二是《目前灾荒形势与领导的任务》,三是《从几句话联想到许多问题》。他在第一件里指出:“在旧社会里,机关是‘衙门’,其中工作的人就是‘老爷’。在旧思想层层包围的机关里,官僚主义很容易找到滋长它的温床。不管你自觉的或不自觉都容易走上这一条路。在官僚主义存在的地方,群众是不会起来的,更谈不到监督。因此,唯一希望上级党对机关的领导干部加紧进行思想教育,并不断检查和监督。”(陈晓燕)

[ 责任编辑:程子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