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团结时评  >  

关于野味病毒及野生与驯化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0-02-13 20:45:18  来源:团结网  作者:郭耕

2020鼠年初始,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诡异”出现。从广为流传的一个“大众畜牧餐厅菜单”可知,这个名义叫“海鲜”,实际有“野味”经营的市场,几位发病者主要是野味经营者,这与2003年肇始于广东野味从业者的 “SARS”病毒传播如出一辙。

当年“非典”过后,吃野味行为有所收敛,不久却又故态复萌,好了伤疤忘了疼。所以,我干脆把这类传染病称为“野味病毒”,以便引起大家的足够重视。

大疫当前,举世惊愕,战战兢兢,闭门思过,这种影响巨大的灾难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会再次发生?有人把肇事者归咎、迁怒于野生动物,认为是它们把病毒带给了我们,甚至欲除之而后快,殊不知,野生动物作为自然疫源地、病毒病菌寄生虫的宿主,始终在代人受过,捕捉、运输、饲养、屠宰等行为和破坏自然栖息地,才给寄生于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带来了跨越物种传播的机会,猴痘、艾滋病、埃博拉病毒、乃至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无不如此,痛定思痛,野生动物何罪之有呢?

本人与野生动物相伴几十载,从灵长类、鹿类到鸟类,养育保育,守护呵护,也没有染上任何疾病。不是野生动物有问题,而是你与之相处的方式、对待动物的态度出了问题。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对别人的态度,决定了别人对你的态度,包括你对其他物种的态度。看看这座“海鲜市场”的景象,简直是人间地狱,或身陷囹圄,或尸骨堆积,或血肉模糊,或血水污秽,或哀鸿遍野,或挑筋剔骨,或生灵倒悬,或命垂一线,惨不忍睹。口腹贪欲,积恶成冤,奢侈消费,甚嚣尘上。这与毫无怜悯之心,荼毒血肉灵性,以及市场监管不力不无关系,但这些还只是表象,更深层面是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野味贸易有无存在的必要性?

有人辩解,一些人赖此为生,不让他们经营野味,这些从业者会失业,这与当年取缔妓院,有人提出怕她们会因此失去生计一样,这些人同样需要“从良”!更何况,即便作为一种产业,野味市场、野生动物贸易占国民经济的比例有多大?即便像有人说的年产值几百亿,又怎能弥补引发大疫造成的国计民生损失、众多性命的痛失?让全社会为一个有毁国家形象、有悖生态文明、甚至就不该放纵发展的行业来买单,岂不是买椟还珠、因小失大。

2020年2月3日,中央做出一项“加强市场监管,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的决定。本来,出于生态权利保护,野生动物的合法经营与可持续利用是正常现象,也是国际惯例。

且不说真正野生动物的科学狩猎与管理,只说人工繁育野生动物。人工繁育的供给必能替代野外来源的供给,人工种群的维持,不能依赖野外种群来补充。人工饲养场所更不能成为欺骗法律去野外捕捉的幌子,不能打着人工繁育之名,行野外捕捉之实。

这两天,在一个有关动物的业内群里,两人吵了起来,因为一位主张取缔野生动物产业,一位坚持说从事的是合理合法的野生动物产业。近年来,因为概念的混乱,导致理念与观点的混乱,保护派与利用派双方动辄打乱仗,东拉牛西扯猴,你说东他说西,各持己见,最后也许还会因名头大,暂且占了上风。2016年3月18日我在全国人大参加了一个“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订草案座谈会,与会者不乏高级知识分子,从院士、官员、研究员到教授,可惜,有位中药界的院士大嘴一张,说什么绿孔雀繁殖了成千数万,我提醒,能大量繁殖的不是绿孔雀,是蓝孔雀,他却说,既然蓝的能繁殖,绿的也一样,梅花鹿能繁殖,其他鹿也一样,外国能有马戏,中国何必反对,古人能用动物入药,今人有何不能?歪理一套一套的,显然他是野保方面的外行,可惜由于他是院士,一言九鼎,果然最后保护法的修订,狠狠地照顾了一下利用派。

还有一次在CCTV做动物保护与利用主题的节目,一位清华教授说“什么保护什么就少,你看熊猫丹顶鹤白鳍豚,越保越少;什么利用什么就多,你看鸡鸭猪狗,越吃越多……”闻听此言似乎在理,在场的学生竟为他鼓掌。事实上他偷换了一个概念,就是野生与驯化,一般学生们哪分得清何为野生动物,何为驯化动物。哪个该保护,哪个可利用?哪个该用、能用?哪个不该用、不能用?驯化历史艰辛而漫长,驯化动物的消费,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蛋白需求。2019年中国人均消费肉类62公斤,都是驯化动物,而非野味。回到眼前,我们亟待厘清驯化与野生的差别,既然中央出台“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何为野生动物?野生动物就是没有被驯化且生活在自然界的动物,饲养场的动物,就不要动辄打着野生动物旗号来吸引眼球、招揽生意。饲养场的驯化或半驯化动物,应列为特种动物养殖,特种动物性质上要纳入农业畜牧业管理,而与需要保护的野生动物管理相剥离。肩负生态保护重任的国家林草局和国家公园管理局,不应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参与野味经营性质的产业审批,而是做更重要更广泛的保护工作。

2020年1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三个部委及时采取措施,发布公告:全国禁止野生动物贸易,这是好事,是个开端,但愿对野生动物的这种全面保护不仅仅限于公告发布之日至疫情解除期间,但愿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范围不仅涉及重点,也荫泽一般。

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涉及到的动物只是三部分: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名录、地方重点保护动物名录、三有(有生态价值、科学价值、社会文化价值)动物名录。这次疫情再次提醒我们,只有多样性,才有稳定性,野生动物保护,不仅有生态价值,更作为生态安全的一部分,须从卫生健康公共安全考虑。传染的风险贯穿于捕、运、养、存、售、杀、戏耍等全过程,野味市场,漏洞很多,风险很大,不吃野味,应包括的范围很广,重点保护动物,绝对不能吃!这条红线绝对不能踩!那蝙蝠、刺猬、旱獭、麻雀……所有非人工饲养的一般动物呢,从这次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可知,同样不能进入野味菜单,毕竟,不是只吃重点保护动物才会带来疫病。

(作者郭耕,系民革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民革北京市委常委,民革大兴区工委主委。北京麋鹿生态中心暨北京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研究员,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科协副主席。)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