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卢作孚在北碚的乡村建设实践

发布时间:2020-02-14 12:43:48 来源:团结网

卢作孚通过创办民生公司,从事航运业务,获得巨大的成功。在此基础上,他以北碚为基地进行乡村建设。北碚的乡村建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通过修铁路、开煤矿、办工厂,为“乡建”打下了牢固的经济基础。同时,卢作孚进行了科教文卫等事业的建设。在其持之以恒的努力下,北碚成为近代中国的一方乐土。

民生公司

民生公司是卢作孚在北碚实行乡村建设运动的起点、基础与财政后盾。卢作孚认为中国要实现现代化,就要建设现代化的工业,而交通运输则是“各业之母”。他选择了成本低廉的轮船运输业作为开拓实业的起点。

1925年秋,身无分文的卢作孚在四川合川县筹备成立一家航运公司。卢作孚在合川通俗教育馆召集民生公司创办人会议时,与会者多为其当年瑞山小学的校友,这些人了解卢作孚,十分信任他,也十分支持他创业。但十几个创办人均是比较清贫的文人,没有什么钱,不得不四处劝募,动员大家投资入股,最后筹集了8000元。

1926年6月10日,卢作孚的公司宣告正式成立,确定公司名称为“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1926年8月初,“民生”号小轮船造成,由上海驶回合川,这艘小轮船是卢作孚事业的开始。航行三个月后,赢利颇丰,股东见有利可图,纷纷认股,不久便筹得5万元资金。1927年,民生公司盈利4万元,股本增加到7.3万元。1928年初,卢作孚再购轮船一艘,取名为“民用”。1929年10月,公司和重庆顺庆轮船公司合并,添“民望”号轮船(原名为“顺庆”号)。一年后,盈利9万多元,股本增加到25万元。

至抗战前夕,民生公司已承担了长江上游七成的运输业务,航线延伸到长江流域各大城市。民生公司的实力已可与外资公司媲美,成为中国最大的轮船公司。

北碚建设

1927年,四川主政刘湘任命卢作孚为四川江北、巴县、璧山、合川四县特组峡防团务局(简称“峡防局”)局长。峡防局本是四县交界地区的治安和行政机构,负责维持嘉陵江三峡地区的治理,主要任务是剿匪,但卢作孚希望将以北碚为中心的三峡地区建设成为一个模范区,成功之后再在全国各地推广。

卢作孚亲自带领士兵,出击上百次,对抓到的盗匪,顽固抵抗的予以严惩,真心悔过的加以释放,外地的予以遣返。通过软硬两种手段,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了地方上的匪患问题,之后开始着手北碚建设。

正如前文所述,卢作孚计划“以嘉陵江峡为范围,以巴县的北碚乡为中心”,打造一个经济、文化、旅游观光相结合的区域。北碚地处三峡中心,街市上是狭窄的石板道,两边是低矮的房屋。有一条街叫“九口缸”,有九口大尿缸摆在路旁,恶臭冲天。整个市镇没有工厂,只有几家饮食店、茶馆、酒楼,而庙宇、烟馆、赌场比比皆是,人们在此已习惯于这种生活。

对北碚的建设,卢作孚充满信心,他曾实地调查,发现北碚拥有丰富的煤矿,可以采用机器大规模开采。为了运煤,就有必要建筑铁路。而煤的开挖,可以带动系列产业的发展,如发电厂、造纸厂、水泥厂等系列产业。

经济建设

北碚建设,首在修路。在北碚的深山老林中有几十家小煤矿,每日挖出来的煤炭由人工挑到嘉陵江边。每天6000多名挑夫,像竹筐蚂蚁搬家一般,把煤挑到江边的码头,装载上船,外运至重庆、合川,20多里山路全被煤灰染黑了。

1927年,卢作孚筹集资金,预备修筑一条客货两用的铁路。1928年,铁路从矿区开始动工。至1934年3月,北川铁路全线通车。铁路全长16.5公里,设有11个火车站和两段绞车道。铁路建成后,煤的日运量由400吨上升到2000吨。

这条袖珍铁路是四川第一条铁路,它在四川现代化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为抗战时的重庆提供了一半的用煤。有人说,北川铁路是北碚建设的翅膀,有了翅膀之后,北碚开始腾飞了。

1928年,卢作孚组织北碚的学生、峡防局士兵架设重庆至合川的乡村电话线。半年之内,整个三峡地区就完成了电话线网建设,此时重庆市内尚未设置公用电话。通过架设电话线路,卢作孚希望使士兵得到培训,能拥有一技之长。

为了解决退伍军人的就业问题,卢作孚利用关帝庙作为工厂,训练峡防局士兵的织布、织袜技能。卢作孚去上海考察时,特意带了三名青年士兵去学习纺织技术,又从上海购买新式纺织机器,成立了“三峡染织厂”,染织厂选择了新的厂址,建设了现代化的厂房。卢作孚将峡防局退伍士兵全部转为产业工人,又吸纳了一批无业贫民作为工人。

卢作孚对农村金融建设也十分重视,他成立了两个金融机构,即农村银行和民众消费合作社。1930年之前的嘉陵江三峡地区的农村银行,股东只有峡防局的机关人员,随着嘉陵江三峡地区乡村建设事业的发展,嘉陵江三峡地区的农村银行已经不能很好地支持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在当年的2月份,卢作孚决定拓展嘉陵江三峡地区农村银行的股东范围,把峡区的各界士绅吸引到峡区农村银行里来,成为银行的股东,建立起规模更大的北碚农村银行。

嘉陵江三峡地区原来的消费合作社是农村银行的附属设施,1930年卢作孚在原有合作社的基础上进行改组,成立了嘉陵江三峡地区民众消费合作社。随着民众消费合作社的不断发展,该社把合川、重庆和嘉陵江三峡地区作为营业区域,在成立的翌年就在北碚、重庆等地设立了分社。

峡区农村银行和民众消费合作社的建立,推动了嘉陵江三峡地区的经济发展,不仅为峡区人民的生活提供了方便,也为北碚的乡村建设实验提供了物质基础。例如,当时峡区的织布业发展较快,建立了许多的织布厂,但是当地棉纱稀缺,限制了织布厂的发展,北碚农村银行于是积极购买棉纱,然后以当时的市场价格出售给各个织布厂,满足了各个织布厂的生产需要,同时,农村银行也得到了各个织布厂的认可。

农村银行与信用合作社极大地推动了峡区农业生产。卢作孚想尽一切办法在嘉陵江三峡地区推广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和工具,当时农民没钱购买先进的农用机械,这是限制农业生产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为此卢作孚利用农村银行发放贷款来帮助农民有能力购买农机。例如,他在1930年从上海引进两台先进的打谷机和剥玉米机,为了让农民积极使用这两台在当时最先进的农用机械,他让熟练掌握了具体操作方法的峡防局士兵到农田间向农民演示农机的使用方法,农民对具有高性能的农机很感兴趣,但是缺钱购买,他在北碚的农村银行增设农民贷款买农机的业务,促进了农用机械在峡区的应用。

文教事业

北碚的发展离不开人才。卢作孚招收了500多位具有中学程度学历的青年加以训练,以培养有理想、有技能、有社会责任感和服务精神的人才。学员训练内容包括军事、政治、工作、生活作风等。每天早上,卢作孚带领学员们进行锻炼,冬日还到江边进行冷水浴,以锻炼意志。训练营房的墙上,写有大字“忠实做事,诚恳对人”,这是卢作孚对学员们的要求。对这批学员,卢作孚采取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教育方式,派遣他们随专家到西南、西北各地采集生物标本,到少数民族地区进行社会调查,下矿井、进电厂,获得真实的社会感悟。北碚也是民生公司培养人才的基地,民生公司壮大后的中层管理人员,六成以上来源于此。

卢作孚把教育分为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继续教育),他认为无论学校教育还是社会教育,都应该得到普及。对于学校教育,最关键的就是学校教育的量。当时一个乡镇不下几千个儿童,却只有一两个小学校。卢作孚指出要普及小学教育,让所有的适龄儿童都得到入学的机会,努力做到儿童的入学率达到百分之百;同时他指出义务教育的普及要分区域、有步骤地进行,要有一个可操作的统筹规划。他还提出了普及教育应注意的方法。他强调,教育不仅要教给学生知识,更重要的是教会学生如何运用知识。不仅要让学生学会书本知识,更重要的是让学生掌握学习能力,掌握主动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北碚设有专门机构民众教育办事处,进行社会教育。民众教育包含了多方面的内容,如文明生活知识、扫除文盲、职业培训、社会工作等。为此设立了面向不同对象的职业学校,如船夫学校、力夫学校、妇女学校等。经过努力,至1944年,北碚6万余人口(包括矿区)中,有六成以上接受过各类教育。

卢作孚在北碚创办了四川第一个科研机构“中国西部科学院”,该院下辖生物、理化、农林、地质四个研究所。

至全面抗战开始后,上海、南京等地的大学纷纷内迁,更使北碚的科研文教呈现井喷式的发展。

复旦大学的师生以及设备、图书,经由民生公司轮船分批运往重庆。至重庆后,复旦大学副校长吴南轩在北碚对岸下坝(后改名夏坝),择地数百亩,建设新校区,开始复校上课。抗战期间,迁到北碚的有中央研究院、编译局、农业研究所、工业研究所、地质调查队以及大批学院、科研机构。北碚竟然成为西南地区的文教中心,奠定了日后四川地区的文教格局。

社会事业

北碚街道与临街铺面得到了整修,面貌焕然一新。地方上受过训练的学生担任警察,维持秩序,管理卫生,预防水火灾患,取缔各类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新创设的医院为乡民免费治疗疾病,普及防疫知识,春秋两季则为地方民众免费接种牛痘。在江边设饮水消毒站,指导民众卫生饮水。

地方上严禁黄赌毒,这些恶习最容易让人走上歧路。卢作孚带领学生、官兵巡视各乡镇,通过开周会、演出话剧、开展体育比赛、宣传卫生等形式,宣传文明知识,破除陋习。为了丰富娱乐活动,在地方上创办有图书馆、博物馆、动物园、温泉公园等娱乐场所。

北碚地方上还自办了《嘉陵江》日报,每日出报一张,刊载国内外消息及峡区建设情况,在公共场所张贴。《嘉陵江》出版后受到各界人士喜爱,从1931年一直办到1949年。

三峡一带风光秀丽,北碚的建设也吸引了一批批游人前来参观。1929年,卢作孚设立嘉陵照相馆,专门为游客拍摄照片,出售景区风景照片。在北碚及景区设立了纪念品商店,出售各类地方特产,介绍巴蜀风情文化。

卢作孚的社会建设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拓宽街道时,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北碚几百年来一直如此,卢作孚来了就多事;免费种牛痘时,更有人造谣称注射牛痘会害死小孩;修铁路时,有人认为会破坏风水。虽然面临种种阻碍,卢作孚所推行的建设事业还是在前进。

在卢作孚的主持下,昔日穷乡僻壤、盗匪多如牛毛的北碚,出现了图书馆、运动场、平民公园、博物馆、动物园、报馆、科学院、研究所、大学。

成就与经验

与卢作孚同时期,在全国各地也有一批乡村建设实验,但没有一个有北碚实践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效果之好。依托民生公司,在卢作孚的规划下,北碚成为近代中国社会的一方乐土,卢作孚也被称为“北碚之父”。1948年,北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基本教育实验区”。

乡村振兴是一项长期的战略系统工程,它需要从多维度吸收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如何从历史上的乡村建设运动中吸取、借鉴与启示,对今天的乡村振兴工作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就卢作孚的北碚实验来看,其主要经验有以下几条:一是乡村建设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便为其他建设提供经费支持;二是要重视乡村文教事业的建设;三是要重视乡村城镇化建设;四是要以工助农,互利双赢。(赖晨)


[ 责任编辑:丁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