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  

民革党员韩冬建言:疫情之下需注意的法律问题

发布时间:2020-03-13 16:52:49 来源:团结报

韩冬,民革四川省社会法制委员会委员,民革成都市社会法制委员会主任,北京万商天勤(成都)律师事务所主任,成都市人大代表,成都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智库专家,四川省政府行政复议委员会专家,成都市律协副监事长,四川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校外指导老师。

在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工作,用法律手段解决工作中的各项问题显得尤为重要。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特别是注重运用法治方式和手段,动员凝聚法治力量阻击疫情。

记者:受到疫情影响,很多企业单位处于待工状态,这期间劳动者工资是否会受到影响,企业面临经营困难可否调整薪酬或辞退员工?

韩冬:在受疫情影响的延迟复工或未返岗期间,企业安排劳动者年休假的,劳动者工资不受影响。对用完各类休假仍不能提供正常劳动或其他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劳动者,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按照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按有关规定发放生活费。对暂无工资支付能力的,经工会或职代会同意可适当延期支付。

对受疫情影响导致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的,企业经民主程序与劳动者协商一致的,可调整薪酬。国家鼓励企业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对采取相应措施后仍需要裁员的企业,企业依法履行相关程序后,可以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记者:新冠肺炎疫情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针对境内外企业可能面临合同不能履行的情况,从法律角度出发有何对策建议?

韩冬:针对境内企业、境内与境外企业之间可能面临因疫情影响合同履行不能的情况,企业可以采取如下措施:首先,及时履行通知义务。其次,避免损失扩大。基于诚实信用原则,当不可抗力发生时,应采取积极措施尽量减少或避免损失的扩大。如果能采取而不采取,消极地不作为而使合同不能履行程度加重的,则可能会被推定为有过错,并承担相应的责任。再次,严格履行合同约定。面对进口国拒收货物情况,中国出口商可以根据合同条款中对于货物合格标准的约定来判定客户拒收的理由是否成立,如果在合同中并未明确规定货物合格的标准,则买卖双方根据约定适用的法律的相关规定。如果世卫组织关于PHEIC的决定不能导致合同目的实现不能,则双方应该严格履行合同约定,不能轻易解除合同。

记者:疫情期间物资的调配和供给事关重大,云南大理实施应急征用口罩一事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您认为应如何完善相关法规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韩冬:首先,建议制定统一《行政征用法》。目前我国对紧急征用主体、征用情形及对被征用人补偿有相关规定,但这些规定散见于相关法律中,没有固定标准、不易操作。因此建议制定统一《行政征用法》,将紧急征用主体、征用程序以及对被征用人的补偿方式、补偿标准、补偿程序、补偿救济途径等以法律的形式明确。其次,明确征用主体。严格遵照《突发事件应对法》明确突发事件发生地的人民政府为征用主体。如果突发事件发生地与征用地为异地,两地人民政府应当协商或由共同上级政府协调,更好应对突发事件。最后,明确应急征用程序和确立公平合理的补偿标准。借鉴《国家赔偿法》,对补偿确定最低、最高的标准,并结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征用物资的性质以及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确定。

[ 责任编辑:郭昊天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