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抗日战争中的潼关保卫战

发布时间:2020-03-26 09:23:50 来源:团结报

抗日战争期间,陕西潼关由一个内陆的著名关隘,转为了中日两军对峙的前沿。

1937年11月,太原沦陷。1938年3月,晋南重镇运城陷落。8日,日军占领同蒲铁路终点风陵渡,随即对隔河而望的潼关发动炮击。23日,日军首次渡河进攻潼关。之后,日军发动了多次进攻,直至抗战末期。笔者2014年采访黄埔第七分校第十九期学员李玉辰,他回忆,日军投降前夕,他和战友还在潼关阻击过乘橡皮艇偷渡黄河的小股日军。日军的炮击给潼关防守造成了一定压力,但其渡河进攻均未得逞。

潼关始终不失

在抗战岁月里,作为关中乃至西北重要门户的潼关始终不失,素为陕人所乐道。潼关不失的原因,历来多有评论,综合起来,大致为形胜、严守和牵制三点。

所谓形胜,言其险也。潼关建于黄河与秦岭余脉华山山脉之间的狭窄通道上,《潼关县志》云:“潼关之南秦岭雄峙,东南即禁沟之险,西北有洛、渭二川汇黄河,抱关而下,西侧华岳三峰丛环诸山,高出云霄。”

所谓严守,指中国军队守卫严密。关中地区的中国军队密集。其中,国民革命军第28师、第1师等部先后驻防潼关。守军与民众齐心协力,于河岸前线挖掘了蛛网似的战壕、交通沟,还沿河修建有大量碉堡。笔者2016年在潼关县秦东镇黄河岸边就曾考察过一座此类碉堡:圆形,水泥混凝土质地,高约2.2米,顶部厚达0.8米左右,面向黄河一面有三个较大的射击方孔,下方掏有六个内凹的弹药储藏槽。驻军还在潼关背向黄河一方的深沟内设置了军训军需基地,建有战地书店、酒家等,甚至搭起一座名为“雪耻台”的戏楼,活跃战地生活,以利长期坚守。美军魏德迈将军曾赞誉潼关河防胜似法国的马奇诺防线。1941年1月,美国记者卡尔·迈登斯夫妇赴中国采访,在最后一站潼关拍摄了不少照片:神情肃穆的士兵、蜿蜒的战壕、低矮的隐蔽部和高大的城墙衬托出浓厚的战争味道。

同时,潼关守军采取了积极防御的作战方式。积极防御主张守中有攻,反对消极死守。正如克劳塞维茨所指出的,“防御这种作战形式决不是单纯的盾牌,而是由巧妙地打击组成的盾牌。”1938年3月26日,潼关守军第28师第163团九百多人乘船突袭风陵渡,杀伤日军一部,当夜主动撤回。2015年笔者采访黄埔军校第七分校第十八期学员陈生华,老兵回忆,1944年他毕业分配在第1师第3团,防守潼关三河口,当年底他随团渡过黄河转战晋南多地,其间曾被敌炮所伤,身中弹片十九片。直至1945年6月21日,还有守军渡河突袭日军,歼敌七十人。此外,中国炮兵部队以德制SFH18榴弹炮(民间俗称三十二倍十五榴)等装备参与防守,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所谓牵制,则是指中条山根据地对晋南日军的牵制。中条山位于山西南部,横亘黄河北岸,东西长约一百七十公里,南北纵深约五十公里。中条山向西屏障潼关、西安,向南屏障洛阳,向北俯控同蒲路,战略地位重要。1938年3月之后,中国军队李默庵、曾万忠、孙蔚如、高桂滋、冯钦哉等部,陆续进入晋南山地,开辟了中条山根据地。蒋介石指出:要以有力部队配置于中条山地区,与右岸河防部队协力,阻止敌人渡河西进。从1938年8月起,到1941年5月晋南会战前,山西日军向中条山进行过十三次大规模“扫荡”。战斗主要集中在中条山西部孙蔚如防区,这里处在黄河由晋陕界河转向晋豫界河的大拐弯内侧,几乎紧靠着黄河,正是对晋南日军渡河作战威胁最大的区域。但日军的系列进攻均为守军瓦解。

日军的进攻均被击退

但除此三者之外,还有一点易为人忽视。山西大部沦陷后,驻晋日军曾在不同的黄河渡口向陕西发动了多次进攻。其中规模较大就有十余次。1938年3月1日,日军一千余人在山西保德县城,首先炮击对岸的陕西府谷县城,而后组织六百人强渡黄河;3月13日,日军两千多人携炮二十余门由山西兴县首先炮击陕西神府岸防阵地,而后在十余架飞机掩护下强渡黄河;3月22日,日军两千余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再次由保德强渡攻击府谷;1939年1月1日,日军三千余人携炮十余门自山西马头关、圪针滩渡口,首先炮击对岸陕西延长凉水岩阵地,而后在十架飞机掩护下发起强渡;6月6日,日军一万五千人占领山西柳林孟门和临县碛口,以飞机向陕西李家沟阵地轰炸,企图强渡进攻;11月23日,日军两千余人企图由碛口西渡黄河;1940年3月30日,日军一千五百人携炮十余门,进至山西柳林军渡,炮击河西岸防阵地企图强渡;1941年11月2日,日军一千五百余人由山西碛口、咀头,在飞机和火炮掩护下西渡;1942年3月及4月,日军一千五百人连续两次侵占军渡,向对岸陕西吴堡宋家川阵地发射包括毒气弹在内的炮弹两千八百多发,意在西犯。日军以上行动,除第一次对府谷渡河进攻取得成功外(后自行撤回河东),其余均被击退。

潼关对于日军的吸引力取决于日军对于潼关之内的关中地区战略价值的判断。自卢沟桥事变至1938年10月武汉、广州沦陷,日军主要精力在于攻取战略要地、交通线并歼灭中国军队有生力量。武汉会战结束后,中日之间进入相持,关中作为北方抗战的后方基地,在战争全局中的地位有所上升。不过,此时日军力量主要用于以战术攻势歼灭中国军队,“扫荡”敌后根据地以稳固后方,以及轰炸重庆和其他大中城市打击中国军民抵抗意志等方面。加之中条山根据地的存在,以及关中有重兵屯聚,故日军仍未将攻取关中提上日程。

“五号作战”的夭折

1941年12月,日本挑起太平洋战争,至1942年春季,日军在太平洋、东南亚战场节节胜利。此时日军的判断是,东南亚和太平洋作战基本结束,地区局势短期内不会变化。而从1938年10月武汉会战结束至此时,已过去三年有余,中国仍坚持抗战。考虑到南方作战不仅严重了打击了美英等中国盟友,而且切断了中国最重要的对外交通线——滇缅公路,日军经过反复讨论,最终于1942年9月推出了“五号作战计划”。总体构想是“以中国派遣军主力从西安、一部从武汉地区,分两路发起进攻,击溃中央军主力,进入四川,攻占成都、重庆”,最终“促使重庆政权屈服与崩溃。”

夺取关中是攻略四川的基本前提,而打通潼关又是袭占关中的第一步。因而,日军大本营在五号作战“第一期作战指导要领”中,明确要求“第5方面军在山西省的南部进行集中……以一部占领潼关附近。”

五号作战原计划于1943年春季以后发起,但最终没有实施。其原因首先是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接连失利,特别是中途岛海战和瓜岛防御战的惨败,导致日本不得不从中国战场抽出部队以稳定太平洋战场,而五号作战计划使用多达三十个师团的兵力,两者形成尖锐矛盾。而获知日军准备进攻四川的战略情报后,中方高度重视,下令加强黄河防务及入川各路的守备。1942年12月,日军大本营下达了终止五号作战的指示。

“五号作战计划”夭折后,潼关严峻的形势得以缓解,直到1944年5月的灵宝战役。此战中,日军第1军军长吉本贞一多次“强调进行潼关作战的必要性”,华北方面军曾向中国派遣军总部建议进行潼关作战。总部的意见是:“只要对完成京汉作战和对湘桂作战抽调兵力无任何妨碍,且能以方面军自己力量攻占并予以确保,潼关作战也可实行。”不久便取消了潼关作战计划。此后,潼关守军坚持到抗战胜利。

(作者:蒲元,武警工程大学军事基础教育学院)

[ 责任编辑:程子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