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几度兴衰的天津中山公园

发布时间:2020-03-26 09:55:11 来源:团结报

早年的中山公园劝业会场

现存于天津市档案馆的1937年6月市工务局编印的《天津市第二公园沿革略》,分为沿革略、近三年收支计算对照表、董事名录、原定董事会规程和修正董事会规程草案等五部分。记叙了1905年至抗战爆发前,中山公园创建、经营、修缮、改扩建,以及几经战乱、数度兴衰的历史,匡正了一些记叙天津中山公园的书刊、文章中的不实文字,是研究天津园林史和天津近代史翔实可靠的珍贵史料。

从劝业会到天津公园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袁世凯督直时期,倡办新政,徇天津各学堂绅董教育之请,择河北旷地开辟公园。至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五月落成,名曰“劝业会场”。初时建筑分别有学会处、译学馆、照相馆、抛球房、劝工陈列所、茶楼、教育品参观室、教育品制造所等处,以及甬道、土山、荷池等。会场诸事统由劝工陈列所管理。

进入民国后,会场改称天津公园,虽仍归直隶商品陈列所管理,但园内多数屋舍累年为各机关借用,性质均已改变。亭台、荷池等建筑及公园中央的体操场运动器具,也因年久失修而多有残朽。因地势低凹,公园每到汛期即积水没胫。修缮、用人、购物、饲养鸟兽、添植花木更需大笔款项,但公园向无政府财政拨付的常年经费,仅恃园中的房屋租金已是入不敷出,增添建筑更无所出。至此,天津公园已是徒有虚名,几无游客涉足。

1918年,直隶商品陈列所长李裕增呈请直隶实业厅批准,拟定管理公园章程,派管理一人,特设天津公园事务所。将园内自通行马路以内围以竹篱,名曰“艺圃”。重建军乐亭等建筑,开拓花畦,栽植花卉,自办茶社,售卖茶点,增设围棋、象棋、弹棋、射箭、投壶、络凫、垂钓、灯谜等游艺,少收游戏费,以补助园内职员之工薪,并依照北京中央公园售票入览办法,每票售铜元二枚,从该年7月6日开幕售票。10月复于学会处举办菊花会展,特邀十番表演助兴,另售门票,每张铜元四枚。会展后,由专家评定甲乙各等,颁发奖章。1919年,公园借款展开各项修缮工程,增加建筑物,平治道路,垫高园地,增加动植物多种。在游艺方面则增设了台球、电影等项。在茶社的茶楼之上设立中西饭店。公园渐进鼎盛,成为津城集休闲、娱乐、餐饮于一体的文化中心。

因公园原为公众游息场所,一切事务不宜采用独裁制,1920年10月,直隶实业厅遂训令该园效仿北京中央公园先例,改设董事会制度,订立管理章程,派定董事会筹备主任一人,并令直隶商品陈列所将公园一切事务移交该主任管理,与商品陈列所脱离关系。1921年2月间,曾在园内加放烟火数日,民众竞相前往观看。1922年春,董事会正式成立,议定章程十八条,呈由实业备案,并转呈省公署备案。章程内容大旨:所有关于计划、筹款、稽核等事均由董事会主持;凡以人力或财力辅助公园者,均有被推为董事之资格,在董事中推举常务董事,在常务董事会中推举会长、副会长主持会务,各职均名誉职。第一任会长为严慈约(字智怡),副会长为吴颂平。园中办事需款,仍由房租、门票、商人租费和捐款各项支出。同年1月,园内开办室内电影,夏季移于园内露天,并有评书、灯谜等游艺,茶点由商人纳租包办。1923年至1924年间,园内建筑物及动植物均有增加或修缮,游艺有电影、杂剧等,仍由租商承办。

1924年冬,军阀混战,时局不靖,军队闯进公园,借用房屋、院落、家具,时有溃兵滋扰,园内树木、桥廊等建筑各有损失。至1925年,园内一切游艺不得不暂行停止,仅办租商售卖茶点。但同年秋后,军事又起,数支军队进驻公园,此去彼来,连年不绝。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1927年。在此期间,园内所有房屋门窗、地板及树木、花卉、亭桥、廊篱,多所毁损。经董事会职员极力维护,仅存残余。因驻军拆去公园篱落,民众自由出入,门票自行停售,收入顿减。1927年冬,向为公园管业的大胡同金华商场房屋,又被直隶官产处处分拍卖。因该处房屋自1918年就划为该园管业,房租一项,居该园收入之大部,这一措手不及之变故,更使公园捉襟见肘的财政雪上加霜。

从天津公园到天津中山公园

1928年国民政府形式上统一了中国后,驻园军队陆续迁去。董事会遂收拾余烬,兴工修缮,但因残毁过甚,需款浩繁,只能择要徐图整理。1929年1月,董事会改推王静安(字固磐)为会长,娄鲁青(字裕焘)为副会长,并着手计划整理一切,为纪念孙中山先生曾两次来园演讲,园名改称天津中山公园,划归天津市政府监督管理。公园仍为董事制,由董事会规划一切,整理事项逐渐进行。为与董事会接洽便利起见,天津市政府委派王静安为中山公园整理专员。后将教育局迁至园内办公,并令教育局会同整理专员及该园董事会,协商规划一切,并由市政府拨款修筑围墙,恢复租商承办茶点。

1930年3月,公园重新修订了董事会规程,并经天津市政府备案。5月,董事会改选,推举王静安为董事会会长,邓澄波为董事会副会长。园内修理事项,蒙天津市政府拨款30元办理,并蒙工务局协助,派人来园修理道路、水沟。董事会得此协助,使公园得以渐趋完整,园内茶点、电影等仍租商承办。6月,正副会长相继辞职,董事会一面挽留,一面照章推举时子周为临时主席。12月,改选严慈约为会长,邓澄波为副会长。

1931年,公园董事会积极整理募集基金和各界捐款,设置儿童游戏场,装设儿童游戏器具,修复长廊等园内残破处所,组织售花处,对外售卖各种花卉。公园建设方面也得到各方支援,河北农事试验场赠送树木200余株,分植园内;市工务局协助修通园内沟渠。董事会发起集股组织公园食堂(后改名春永轩),售卖茶点。夏季,市政府乐队每至星期六、日下午,来园在八风亭演奏两小时,以助游客游兴。12月,公园修正董事会规程经市府批准备案。

1932年是公园建设之年。在全市厉行植树活动中,该园常务董事捐购各种树秧3400余株,河北省农事试验场捐赠树苗百株,复从该园苗圃内移植树苗200余株,分植园内,园林渐成规模。开辟花畦,修筑新式喷水池,堆起土山,修缮八风亭,重建售票大门。为日后增加建设、修理残旧之用,董事会募集临时修理费,呈文市政府申请经费,政府核准由电车加价报效项下拨给公园修缮费2000元、自1932年1月起每月由教育局拨给补助费100元。天津水西庄遗址为文化古迹,同年,由该园董事会发起成立了天津水西庄遗址保护委员会,并经市政府正式备案。

1933年公园建设得到进一步完善,增植垂柳、侧柏等树种,扩充花畦,增加花卉,苗圃内增加玻璃温床。工务局除赠送松柏600余株外,还在公园大门至钟楼之间铺设了一条沥青路。1934年,玻璃藏花暖室工程竣工,继续扩充花畦,在荷池、菱塘种植荷花。清明节当日,市政府和市属各机关公务人员特来该园植树,共计种植各种树苗2000余株。工务局也在园内修建多条干路、支路。严持约(即严慈约)自己捐资开凿叶公井一眼,供员工和游客饮水之用。

从天津市第二公园到中山公园

1935年3月,董事会会长严持约先生逝世。6月,董事会改选时子周为董事会会长,邓澄波为董事会副会长。为纪念严持约先生多年对该园的苦心经营,严持约纪念金委员会捐资,在土山上建起了一座持约亭。1936年1月,因会长时子周辞职,副会长邓澄波因事离津,依照公园规章,公推陈筱庄为董事会临时主席。嗣后因邓澄波函辞副会长职务,经全体董事会修正规程,正副会长同时辞职,应由常务董事另行改推,推举陈筱庄为董事会会长,吴象贤为董事会副会长。承办茶点的春永轩原系集资组织,经股东大会议决,从该年起由公园董事会接办,接收所有家具、器具等,其欠外账目,也由董事会设法清偿。同年4月天津改为国民政府直辖市后,奉天津市政府训令,改名为天津市第二公园。

1937年,董事会以园内有待修理及增加建设之处尚多,但无相当款项,特制定了两项筹资办法:一为暂筹本年分捐款,请全体董事酌量乐捐,本年每月捐款若干,或特捐一次款项若干,以充本年临时整理之需;二为组织经济、建设、园艺、体育、游艺等委办会,由董事推举委办组织,分类设计。此后,董事认捐月捐或一次捐款者甚为踊跃,正当董事会奋勉前途,同心协助,筹划修缮扩建计划之时,各委办会分别研究计划准备陆续实行之时,抗日战争爆发了,天津沦陷了,公园遭受了灭顶之灾。

七七事变后,公园被日军侵占,成立了伪治安维持会。1945年抗战胜利后,公园仍由国民党军队占用。天津解放后,市人民政府接管公园。经过修缮后,于1955年重新向社会开放,恢复园名中山公园。(周利成)

[ 责任编辑:程子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