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民革党员凌煊:司法战线上的抗疫先锋

发布时间:2020-03-31 10:35:39 来源:团结报

凌煊住院后,朋友到医院看望他

三月的窗外春意渐浓,但在浙江金华兰溪市人民法院马涧法庭二楼左侧第一间办公室里,一件法袍搭在椅背上,书桌上整齐地叠放着一宗宗案卷,悄无声息,显得格外冷清。

这件法袍的主人是浙江民革党员、马涧法庭副庭长凌煊。在3月4日下午4时20分左右,48岁的凌煊在岗位上多日连轴转之后,突发脑梗倒下了,至今仍在金华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

回忆起当日场景,凌煊的同事还心有余悸:“那天下午我照常在门口等工作人员下班,唯独没有等到凌法官,我想他一定是又忙忘了时间。”在法院里,凌煊是出了名的“爱迟到”,下班迟到、吃饭迟到都是寻常事。结果,同事上楼一看,发现凌法官办公室里空无一人,等到了洗手间,才发现凌煊瘫坐在地上,脸色发白,身体僵硬,无法言语……连夜转送至金华市中心医院救治,接受全面检查后被确诊为脑血栓并发脑出血症状。目前,他已经脱离危险,但仍存在语言和行动障碍,正在进行后续的康复治疗。

3月26日,兰溪市召开市委政法工作会议,宣读《关于开展向凌煊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号召全市政法干警向战“疫”先锋凌煊学习。

“拼命三郎”凌法官

作为一名基层的法律工作者和领导干部,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凌煊始终在一线冲锋陷阵。自2月3日上班以来,他一直坚守在岗位上,协助抓好部门“日报告”“零报告”,确保无一差错、不漏一人。同时,他按照单位安排,白天在单位办案,晚上还要深入社区,做好卡口检查、体温测量、车辆管控等工作,为群众站好“防疫岗”、撑牢“平安伞”。

3月4日,也就是凌煊发病的当天上午,他把自己的工作时间排得满满当当,接听和拨打了10多个电话,除了和家人联系的两个电话外,其他的电话全都是来自律师和案件当事人。他还着手处理了两起案件。其中一起是因不当得利的纠纷,凌煊反复做双方工作,通过近两个小时的调解,原告作了两次道歉,被告态度终于软下;另一起则是一片杨梅林的纠纷,因为案件复杂,去年5月以来,凌煊十余次接待了该案当事人。4日上午,他又接待了该案当事人,接待完后,凌煊与书记员说:“杨梅快到采摘季节了,当事人指着这些杨梅过日子,近期一定要想办法结掉这件案子了。不曾想到,日思夜想的案件没有办结,他自己却病倒在了岗位上。

在这段战“疫”的特殊时期中,凌煊借助移动微法院等在线诉讼平台,开展联系当事人、证据交换、在线送达等工作,确保疫情防控和执法办案“两手抓、两不误”。2月以来,凌煊承办案件的移动微法院引入率、应用率和智能送达率达百分百;共审结案件32件,此外还办理了42件引调案件,2月凌煊的办案数位居全院第一。

“春风化雨”和事佬

1992年,凌煊进入金华兰溪市人民法院工作,先后任马涧、永昌法庭、执行局书记员,民一庭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2019年5月至今,任马涧法庭副庭长。

据同事介绍,凌煊是出了名的“和事佬”——爱调解。2011年,他承办的85%案件,都以调解结案。在同事看来,很多案子放到法庭上判决只需要几分钟,但凌煊却要花几倍的时间和精力去调解。凌煊总是说,对我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平常的案子,但对老百姓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有可能影响他们的一生。

今年,受疫情影响,案件审理不能正常开展。在这个特殊时期,一些不紧急的案件完全可以等疫情过去再进行审理,但凌煊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老百姓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把事情搬到法庭上来解决,能帮他们调解好,把事情处理掉,他们也许会有和好的余地。

在当事人和同事眼中,凌煊是个有“魔力”的人,经过他的调解,每一个气冲冲跑到他办公室的当事人,总能平和地走出办公室。

“有一次,一个当事人找凌庭长时情绪十分激动,甚至闹得‘寻死觅活’,我们都特别害怕。不料,20多分钟后,当事人却平静地从凌庭长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后来,他和我们说,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做到心平气和,尽力帮当事人解决好问题。”同事说。

2016年,凌煊承办了一起离婚纠纷案,被告人是个云南媳妇,因为身处他乡,小孩出生不久,她对自己被起诉离婚非常抗拒,情绪激动。她带着铺盖来法院,躺在凌煊办公室,声称“法官判决离婚,就住在法院”,还扬言要带着小孩跳楼。面对失控的当事人,凌煊给她倒了一杯开水,拉起了家常,他还从法理上帮她分析:“若一方当事人感情无破裂,第一次起诉,一般判决不离婚,而且考虑到你是哺乳期,法院会给予照顾和考量,尽量撮合夫妻”。整整8小时,当事人的情绪才慢慢平复,最终同意法官另选时间进行调解,并相对满意地离开了法院。

“铁面无私”大判官

在凌煊的办公室里,整齐摆放着一摞案卷和几本法律书籍。不少法律工具书已被翻阅的都是褶皱,甚至褪去了颜色。书中有部分书页做了对折的记号,还有不少笔记。与此同时,凌煊几乎在每本书的第一页都写下了一些话,如“法官学法,不仅是为提高自己,更为善待他人”,他始终坚信,只有秉公判案,才能赢得更多当事人的尊重 

凌煊曾在执行局重案组工作,在一次办案过程中,被执行人耍起了无赖,坐在车上死活不肯下来,拒不配合执行。执行法官们只能依法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没想到当事人负隅顽抗,狠狠咬了凌煊大腿一口。面对暴力抗法,凌煊没有退缩,死死将其控制。最终该被执行人被处于15天司法拘留处罚,并主动履行了法定义务。事后,凌煊被送去医院就医,挽起裤子,发现牙印清晰可见,鲜血已经沾湿了裤腿。

在凌煊审判的另一起案件中,周宇峰是败诉的一方。当得知凌煊病倒时,他第一时间打电话慰问,并主动帮忙联系上海的专家,一起为凌煊会诊。据了解,因为一起装修纠纷,周宇峰与凌煊结识。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凌煊为了这个案子一共开了五次庭,上门调查、调解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最开始我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他作为法官公平公正,如果有私心的话,为什么要给我们五次开庭、四次调解,把这个案子做得这么细。他那股韧劲和待人诚恳的态度感动了我,我很佩服他!”周宇峰说。

重情重义“顶梁柱”

“接地气、没脾气”,领导同事和律师当事人普遍如此评价凌煊,他从不把身边的同事当外人,同事、书记员亲切地叫他“煊哥”。

同事因病住院,凌煊去医院看望并自掏腰包给予慰问金。他的书记员是20多岁的小姑娘,没有工作经验,凌煊总是手把手教导。凌煊办案效率高,书记员常常来不及整理归档,他非但不责备,主动帮忙整理材料。

在家中,凌煊更是重情重义的顶梁柱,爱人是一名公安干警,因防疫规定,从正月初二起,她就在工作岗位上值守,每两周才能回一次家,儿子所在学校也因疫情影响延迟开学,照顾孩子和患病父母的重任都压在了凌煊一个人身上。他总是默默地承担下来,从不因为担子太重而抱怨过什么,更没有推脱自己的责任。“他在家从来不和我们说工作的事情,我知道他很辛苦,他睡觉的时候都在想案件,以前想到十一二点才睡着,到后来越来越晚,甚至到夜里一两点钟。”他爱人说。

从进入法院到病倒在岗位,凌煊在法院的这28个年头里,把全部的青春都献给了审判事业,他是领导同事们眼中的孺子牛“好煊哥”、是群众心中的知心人贴心人、是家人最坚实的臂膀和依靠。他平凡人生中的不平凡事迹,更激励着大家传承这份精神,在法治事业中接力前行。(特约通讯员 王晓红 通讯员 赵丹萍

[ 责任编辑:程子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