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  

高小玫:我国知识产权战略亟需前瞻性布局

发布时间:2020-05-19 15:59:44 来源:团结报

新技术革命下,知识产权的形态种类、交易分配模式都发生变化,知识产权法律框架面临着调整和重构,在此过程中掌握先机至关重要。中国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营造并维护公平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也需要在国际规则上有强有力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引领解决国际知识产权争议,“领跑”全球化时代国际知识产权制度。

全球贸易一体化背景下,贸易与知识产权紧密相关。伴随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发展转型,我国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之间的技术差距在缩小,尤其是中国在新技术革命中的突破引发了美国的不安,中美贸易争端尖锐化凸显。美国长期将中国知识产权作为贸易谈判的焦点议题,在这一轮贸易争端中更是极尽责难,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打压中国经济、科技,对中国企业、科技人员予威慑恫吓、规制遏制。中美贸易争端实质上就是关于未来的创新经济主导权的争夺。在美国各种遏制打压手段中,最具长远杀伤力的就是对规则的把控(包括改写和建立)。对此,我们应有足够的警觉并予以高度重视,在奋力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和知识产权质量的同时,需要调整我国知识产权法律思路,充分关照新形势下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变化态势,在知识产权战略上做前瞻性布局。

不可否认,至今我们无论是对规则话语权层面的战略谋划意识,还是制度政策研究的专业力量现状,都严重准备不足。在中美贸易争端应对中,也更多是考量眼前利益,停留在既有规则层面的博弈,还未能着眼长远的国家经济安全去做足够的战略谋划。知识产权政策的选择多受限于国际知识产权规则体系的约束和规制,难以制定以实现自我利益为主要目的导向的政策。此外,我国知识产权教育体系方面,也还存在着知识产权学科地位较低、知识产权研究力量分散等问题,知识产权专业学术管理及学术成果的评定,往往受到一级学科专业要求的制约,难以开展深度的学术研究。

虽然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还未见底,但伴随经济全球化和新技术革命发展,国际规则已然进入重构期,国际知识产权体系及法律框架也面临重构性调整。我国应当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知识产权全球治理。为此,迫切需要在我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实施的过程中,加大前瞻性研究布局。

第一,努力提升国际意识和规则主导意识。全球化时代知识产权规则制定,不单纯是一国之内的事务,必须密切关照国际经济活动,估量责任权利与本国地位能力,确定利于本国的制度选择,必须具备国际意识。规则是未来推动经济全球化和贸易全球化的生命线,而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正处于调整变化的过程中。我们要透过中美贸易争端的滚滚硝烟,认识其“规则之争”的实质所在。因此,在继续完善国家知识产权制度,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同时,我们要更自觉地站在国际高度,以更自觉的“规则主导”意识,从国家整体利益需要出发,考量并提起国际规范、规则标准的修正和制定。

第二,重视加强知识产权政策的专业研究。在研究视角上,要注重放眼全球化趋势及其变化,把握新时代要求,强化总体国家安全观意识。在研究目的上,以反制技术霸权为目标,落在政策实务层面,就全球议题的设定与规则的制定,以及综合性的政策安排提出建议。在研究的内容上,加大核心技术领域知识产权动态和前沿问题的研究,发掘经济全球化和新科技革命背景下知识产权制度秩序演变的趋势,洞察潜在的竞争性威胁,借鉴他国好的做法,如借助国内法处置知识产权问题,以知识产权法律来构建全球贸易体系,研究组合应对策略,并为中国破除国际贸易的技术壁垒,提供法理依据的阐述。

第三,积极参与开展国际知识产权规则修改以及新体系构建。重视和维护WTO和WIPO作用的发挥,争取在WTO和WIPO框架下,利用WTO规则解决国际知识产权纠纷,在WIPO有关国际条约的磋商中发挥作用,捍卫我国利益。借助各类区域合作组织,形成促进区域性创新发展的知识产权规则,包括推动上合组织自贸区的完善等。在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落实中,加强与沿线国家的知识产权的协同对接,更大力度地支持培养复合型知识产权法律和管理高层次人才的知识产权专业学院,积极开展面向沿线国家的知识产权学历教育和人员交流;通过探索设立“一带一路”框架下知识产权协同的统一制度、建立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等方式,构建多边知识产权保护体系。此外,我们还要注重培养知识产权国际事务人才,争取中国在有关知识产权国际组织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增强知识产权国际话语权。

当前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未退去,其引发世界格局变革、制度变革的可能不容忽视。提升我国在国际法律规则主导权层面的软实力,通过知识产权规则来参与全球治理,是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提升新时代国家治理效能的必然要求,也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总体国家安全观的必然要求。我国知识产权战略前瞻性布局依然任重而道远。(摘编自2020年4月28日《人民论坛》)

[ 责任编辑:郭昊天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