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以《竺可桢日记》为视角

竺可桢与陈明仁的交谊

发布时间:2020-05-21 11:31:37 来源:团结报

竺可桢

陈明仁在政协第一次会议上发言

“(1949年)9月25日,星期日,北平,下午晴。三点至中南海怀仁堂开第五次大会,继续各单位首席代表发表对于三文件之意见。今日讲话者共二十人,计郭沫若、刘晓、贺龙、朱学范、陈明仁、薄一波、马叙伦……以农民团体女代表李秀真发言最为率直。周信芳即麟麟童,说话如在演话剧。刘晓讲得最长。陈明仁讲反正经过最坦白,中间并穿插了蒙古代表及北京女子团体献花。六点卅一分散。”

这是竺可桢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时的日记。文中“陈明仁讲反正经过”,即陈明仁将军讲述他在湖南和平起义的全过程。

竺可桢(1890-1974),字藕舫,浙江省绍兴县东关镇(今属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的奠基者。

陈明仁(1903-1974),湖南省醴陵市洪源乡洪源村(今李畋镇洪源村)陈家岭人。1924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一期。历任国民革命军少将旅长、中将师长、军长、兵团司令官、湖南省绥靖总司令、湖南省政府代主席等职。1949年8月4日,陈明仁率部举行湖南和平起义,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兵团司令员、湖南省临时政府主席、湖南省军区副司令员、第五十五军军长等职。1955年,陈明仁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1974年5月21日,在北京逝世。

竺可桢与陈明仁,一文一武,一东一西,怎么会交集在一起呢?

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年1月11日,竺可桢率浙江大学西迁,到达江西吉安。不到18周岁的长子竺津执意要投考军校,报效国家,于1月17日乘船赴南昌入学。竺可桢在1月15日的日记记载:“希文坚欲赴中央军校。余以其眼近视,于前线带领士兵不相宜,且年过幼,而该班乙级只六个月毕业,于学识方面所得无几,故不赞同其前往……余亦不能不任希文去,但不禁泪满眶矣”。临行前,竺可桢亲自给竺津拍照留念,并写上:“希文初从军廿七年一月”。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二预备师(简称预二师)是于抗战之初的1938年1月份,由贵州三个保安团匆忙组成。一经组建,即徒手奔赴抗战前线。临战前才发放武器,只训练了几个月就投入战斗,部队素质很差。1938年7月份,陈明仁接手预二师后的第二天,部队就参加了九江战役,在庐山东麓阻挡日军波田支队的猛烈进攻。波田支队相当于一个旅团的兵力,常住台湾岛,适应南方湿热气候,自投入淞沪抗战以来,一直是日军进攻的急先锋,号称“陆地鱼雷”。预二师从午前鏖战至晚九点,损失官兵1849名,即奉命撤至后方。此后一边整补训练,一边担任芷江、衡阳、衡山等要地警备及松滋、宜都一带的长江南岸防务。期间,陈明仁为了提高部队素质,依托中央军官学校黄冈分校教育长李明灏,大量招收黄埔毕业生,任连、排级干部,其中就有竺可桢的长子竺津。1939年春,竺津毕业后,分配到预二师。

竺可桢在1939年5月9日日记中写道:“希文来函知请假四日不准。他现在衡山第二预备师无线电排为排副,该师师长陈明仁。”在1939年10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接希文函,知渠已由第二预备师无线电排调至该师骑兵连作排长。惟该连并无马匹,只作步兵侦察队。何故调开殊不可知。似该师不久将开往前线也。”此时预二师正在松滋、宜都一带,担任长江南岸防务,已有开赴桂南前线的消息。

1940年1月初,陈明仁奉命率预二师参加桂南会战,从长江南岸防务阵地,星夜驰援广西,扼守邕(南宁)宾(阳)公路西北侧山地。竺可桢通过竺津来信知道了预二师的行程:“(1940年2月5日)下午接诚忘来函,内附希文(1月)二十号自宾阳寄明片,谓‘儿于柳州及迁江各上一函。迁江一天到宾阳,昨晚到的。今天搬家到乡下。此地离火线约百里或七八十里云云。今天大概是二十号吧。儿不死,有机会总上函问候大人,儿死了,就算了。谨祝福安。儿希文上’云云。读之痛心,晚作一复。”即将上前线的儿子将生死置之度外,老父亲却痛心不已。

竺可桢在1940年2月9日的日记中写道:“得振公二月二日函,知于上月廿四日乘雷宾南车赴迁江。得浙大战地服务团之助,得至行营见总务处长曹馨标。在此始悉第二预备师之标帜为‘仁’字(师长陈明仁)。电话副参谋长俞星槎,知陈师于上月廿一过宾阳,廿五至武鸣、林墟、坛立,去宾阳180里,武鸣140里。坛立、葛墟临高峰坳,过山即三塘……(振公)通电话与陈明仁长谈,谓骑兵连离师部五六里,希文任通信递步哨。哨线甚长,骤难召集。又谓其现状甚好,递步哨皆后方工作,可弗念云。”

上文中所提之人:振公是诸葛麒,浙大校长室秘书;雷宾南是著名翻译家、教育家,时任广西省教育部长;曹馨标时任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总务处少将副处长;俞星槎时任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中将副参谋长。

诸葛秘书写这封信,是向竺可桢汇报他1940年1月24日到迁江后了解的情况。此时预二师还未投入战斗,师长陈明仁才有时间与振公秘书电话长谈。1月28日,战斗开始,至2月6日,短短10天,约万人的预二师,伤亡近6000人,三个战斗团的战斗人员基本打光。竺津在师部服务,后撤时担任断后掩护的战斗,得以死里逃生。预二师退下火线,短暂补充后,重上南宁北郊阵地,与驻守南宁的日军对峙。1940年9月,全师奉命移驻贵州黔西县及四川叙永县整补,直至1941年9月。

1941年1月26日,竺可桢记载:“星期日,遵义……接郭惠苍教官转来第二预备师师长陈明仁(子良)来函,谓堂同志(希文)锐意求学,候机当为保送,本师尚驻黔西(大定)云云。因余托郭教官致函其师陈师长,嘱保送希文来步兵学校射击班,故有此复云。”

为避免“特殊化”,竺津改名“堂同志”。竺可桢毕竟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知识分子,所提要求实在不高:“保送希文来步兵学校射击班”,陈明仁答应“候机当为保送”。

在部队整补期间,竺津告假去重庆北碚探亲。1941年4月3日,竺可桢记载:“十一点半梅偕希文来。别希文已两年有半,长得不少。壁上量之,约英尺五尺十寸余,乃得高出余七寸,度其可达六尺之高也。希文于今年十一月始满二十岁……希文孩气一如曩时,而好问奇特怪僻之问题亦如曩时……偕允敏、梅、希文赴北碚,至公园。”

文中的“梅”是竺可桢女儿,“允敏”是竺可桢的夫人。

14天后,竺津结束假期,即将返回部队。竺可桢记载:“4月20日,星期六,(遵义)晨五点即起,因今日希文搭公路车赴贵阳往广西迁江从军。临行时交与鸡那、阿司匹林、扑疟母星及纱布、橡皮胶、红药水等件,又介绍汪济名片。时尚在晨光熹微中。告别时士楷亦已起来送别。希文唯带一小皮夹、一被毡卷与笠帽而已,不胜怅惶之至。余本意欲令希文留遵,预备考陆大,已与陆大教官及万耀煌等说妥。但希文谓:如进陆大,愿由部队保送,不愿以父亲之请托而入陆大,此其主意甚善,余亦未便违拗其意也……今日校中发去年八月至十二月最高国防委员发给之研究费薪水一成,余得二百七十元,除去希文在林树瑶所支旅费七十元……已无几矣。”“5月16日,星期四……前日接希文明片,渠往迁江转永淳前方矣。”

转眼半年过去,保送竺津入步兵学校射击班的机会还是没有到来。竺可桢在1941年8月17日记载:“今日郭惠苍交来致陈明仁师长函,为希文说项保送至步兵学校入学员班。余即以快信寄往叙永第二预备师师部。”8月25日记载:“余托林作函与第二预备师师长陈明仁(子良),嘱有机缘时保送希文入步兵学校学员班或陆军大学,林与陈甚相识云云。谈及杨杰,林谓杨系中国军略家第一人,即日本人亦推许之,杨与林均日本陆大学生。”

林即林薰南,武昌陆军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科、日本陆军大学中华队第六期毕业。1936年陈明仁在陆军大学深造时,任特别班中将主任。杨杰时任陆军大学教育长。但是陈明仁将军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因为他被蒋介石调离预二师,但竺可桢一直在关注着陈明仁。竺可桢在1947年6月29日记载:“四平街解围,共产党十六万人围攻之计划失败,守城者为陈明仁。”

1949年4月30日,竺可桢离开杭州去了上海,在上海迎接解放。之后全身心的投入筹建新中国。1949年8月27日记载:“余与李承干往128号房晤章行严,谈半小时。渠方在学习俄文。前晚渠述年初和议经过……而李宗仁并不作主……此事遂告决裂……但程颂云则始终主和,故有近来陈明仁与程颂云长沙之反正也。”文中章行严即章士钊,他向陈明仁传递了毛主席对陈明仁的态度:“当年,陈明仁是坐在他(指蒋介石)的船上,各划各的桨,都想划赢,各为其主嘛,我们会谅解他,只要他过来就行了,我们还要重用他。”章士钊是促成湖南和平起义的关键人物。程颂云即程潜,是领衔湖南和平起义之人。

最终,陈明仁和竺可桢都选择了脱离旧政权,顺应民意,为新中国服务。

竺可桢在日记中记载:“(1949年)9月30日星期五北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选出人民政府主席,副主席六人及委员五十六人,全国委员180人……全体代表由车运至天安门外之广场上,为过去反抗帝国主义、封建魔王而殉难之志士以及解放军之烈士纪念碑奠基典礼……七点回至中南海继续开会……散会时大家兴高采烈,在极度兴奋中唱《义勇军进行曲》而散。至北京饭店晚膳。遇何思敬、范文澜、刘尊棋。十点回。十一点睡。今日在会场中遇陈明仁将军,问及希文。渠子陈扬铨在浙大机械系。”

陈明仁由此了解了浙江大学和竺可桢校长。1945年,陈明仁让已在贵州师范学院读书的次子陈扬铨退学,报考浙江大学机械系,以图工业救国。被录取后,在贵州湄潭就读,后随浙江大学迁回杭州。陈扬铨毕业后分配在杭州工作。1973年中秋,已患癌症的陈明仁最后一次来到杭州,住在西湖边岳飞祠旁的北方饭店。次年5月21日,陈明仁逝世。(陈湘生)

[ 责任编辑:刘雪松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