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恽代英和利群书社

发布时间:2020-06-28 14:13:32 来源:团结报

恽代英

恽代英(1895-1931),原籍江苏武进,少时勤奋好学,14岁时便阅读了《纲鉴易知录》《饮冰室文集》等书刊,深为谭嗣同、梁启超的爱国情怀所感动,并经常以谭嗣同的狱中遗诗自勉。

1913年,恽代英进入中华大学预科班学习。1915年,入读中国哲学系。此时新文化运动兴起,恽代英一方面阅读《新青年》等进步刊物,接受新思想、新知识;另一方面,与黄负生等相继创办《中国青年》《新建设》《红旗》等十多种报刊,并负责编辑“少年中国学会从书”,宣传新文化。1918年大学毕业后,恽代英任中华大学附中部主任。

新文化运动中,北京、上海、武汉、长沙等地先后出现了不少以改良社会为目的的进步社团。受此影响,恽代英逐步认识到成立团体的重要性,并倾向于把创办社会团体作为寻找和医治社会问题的“正务”,而不应拘泥于单纯的“读书”“做文”。1917年8月底,恽代英和几个朋友到庐山参加夏令营活动,回来后和黄负生、林育南、刘仁静等十多名同学一起,在中华大学内组织了青年团体——互助社,其宗旨是“砥砺品行、帮助学生、群策群力、自助助人”,以教育和培养青年,这是武汉地区的第一个进步学生团体。

为了集中精力筹备新社团, 恽代英于1920年初辞去中华大学附中部主任职务,并拿出60元积蓄,又动员伯父捐资20元,再将互助社经营的书报贩卖部所获得的35串钱转让过来,构成原始资金,在武昌胡林翼路18号租了几间房屋,和林育南、李书渠等一起筹办利群书社。临街的一间营业,出售“对于改进事业所需要的”进步书报杂志,并辟出一定空间供读者阅览。为体现自助精神,恽代英带头搬运货物。他穿着窄袖长衫,戴着近视眼镜,把祖父留下的一人长的旧书架搬到书社来,其他成员见状,也纷纷参加到劳动中来。

为扩大社团的影响,恽代英等12名书社成员联名于1920年1月22日在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上发表《共同生活社会服务》的宣言书。宜言书不仅明确了利群书社的宗旨即“利群助人,服务群众”,还详细阐述了成立书社的目的,即通过“创办运售各中西书报以及西书国货的商店”“于城市中组织一部分财产公有的新生活”,创设“一个实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生活的机会”,进而形成“一个推行工学互助主义的好根基”“为社会兴办各项有益事业的大本营”。经过紧张的筹备,利群书社于1920年2月1日、农历正月初一正式营业。不久,书社即获得了比较稳定的收入,逐步站稳了脚跟。

书社希望通过半工半读,实行独立自给的生活。为此,恽代英等制订了严格的自修和服务制度,规定所有售书、送报、做饭和一切杂务均由社员自理。书社每天的工作都做了分工安排,有人跑邮局,有人扫地,有人站柜台。上海、北京的报纸运来后,大家一起分报、送报。白天的工作忙完后,晚上进行学习并开生活会,自由发言,相互帮助。入夜集中休息,铺板不够时就睡在长条凳上。书社的物质生活是很艰苦的,经常只有一个菜,大半是豆腐、青菜,有时是咸菜,但精神生活却是非常充实的。“从上午八时至十二时,下午一时至六时,晚七时至九时,是作课的时间。早七时起,夜十时睡。所作的课,各人自由规定”,“同人每人每日对于营业服务四小时或三小时”。其他时间,大都用来学习,内容虽未严格规定,但多与新知识、新思想有关。

利群书社致力于介绍新思想、新文化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经销了不少读者欢迎的进步书报刊,诸如《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著作以及《托尔斯泰传》《新青年》等书刊,还以白话文出版了《我们的》和《互助》两种刊物。前者着重记载和报道社员们的活动,后者记载社员们试验新生活和开展“社会大辩论”的通信。此外,恽代英还领导书社成员秘密经销政治刊物《新湖北》。

除门市销售外,书社还采用邮购和借书的方式,扩大服务的范围,“无论是否买书的人,可以在营业处所观览,算兼办了图书馆一样”。恽代英常说:“假如一本书借给五个人读,就可以发挥五本书的作用,这当然是件大好事。”又说,“我们的新生活,不只是只顾小己幸福的,我们的营业,更不是只顾牟利的。”1920年初,恽代英还先后撰写了《怎样创造中国》《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与劳工运动》等20余篇文章,翻译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部分章节及考茨基的《阶级斗争》等著作,组织进步青年阅读讨论,以便于更好地投身于改造中国的革命实践。

利群书社的成功创办,不仅在武汉地区广泛地宣传了新思想和新文化,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还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吸引了不少知名人士前来参观访问。1920年上半年,就有李汉俊、董必武、易礼容等人到访。书社开业后,大律师施洋主动担任了书社的义务法律顾问;《大汉报》记者萧楚女表示决心投到利群书社的麾下,开创宣传新文化的事业。1920年7月初,毛泽东从北京经上海回长沙路过武汉时,曾住在利群书社,与恽代英交流创办书社的经验。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时请恽代英作为信用介绍,以便向外埠订购书刊时免交押金。

随着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利群书社的许多成员在思想上逐渐出现分化,恽代英本人也很快认识到仅靠“共同生活”来改造社会的道路是走不通的。1920年10月,他在《互助》杂志上发表文章,明确指出:“新村主义是错了的”,“重蹈工读互助团的覆辙,亦绝不是法子”,表示要“用阶级战争为推倒资本主义的方法”,使全世界变为“社会主义的天国”,逐渐向马克思主义者转变,并开始寻找“更合宜的努力地方”。

1921年6月7日夜,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嫡系部队陆军第二师在武昌发生兵变,武昌城内火光冲天,利群书社毁于一炬,损失殆尽。难以为继的利群书社宣布停业。7月中下旬,恽代英将受到利群书社影响的24名青年召集起来于浚新小学开会。经过热烈讨论,一致决定成立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团体——共存社。不久,中国共产党正式宣告成立,利群书社和共存社的许多成员都加入了党组织,以崭新的姿态为中国的革命事业奋力拼搏。(王玉贵)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社会学院)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