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民进会员张炎夏

“博士农民”的别样精彩

发布时间:2020-07-28 14:07:20 来源:团结报

在上海金山一个不大的农场里,年过六旬的民进会员张炎夏,把自己的人生活出了别样的精彩。

1982年,新成立的上海大学工学院面向社会招聘教师。刚从南京邮电学院有线系毕业的张炎夏,在应聘考试中一举夺魁。三年后的1985年,上海大学与一家美国企业合作成立消防报警系统公司,张炎夏被任命为中方经理。他开始从一个老师变成一个“老总”。

2004年,张炎夏筹建了上海海洋有机肥料有限公司,代理新西兰进口的海洋有机肥。他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走访了十多个省市的农村,发现尽管海洋有机肥料能够改善农作物口感,改善土壤的板结状况,但中国绝大多数农民不愿意使用这样的有机肥。因为他们不关心大米的品质和质量,只关注产量。

此时,一个念头在张炎夏脑海中萌生,何不自己租地试验呢?于是,张炎夏以每年250元每亩的价格,向位于金山廊下镇的市级农业园区租借了500亩水田种稻子。

张炎夏的农民生涯开始了。从来没下过地的他很快发现:种地,没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最开始他的想法很简单:靠规模作出效益。结果他发现,自己与所有小农户一样,走进了一个“高进低出”的怪圈——地里的投入成本高,但由于粮食收购价低,利润非常微薄。

张炎夏很苦恼,就去了美国考察工业国家的农业模式,这才悟出了其中的奥妙:“农业现代化的出路,不在机械化,而在生产方式的工业化”。

他发现,美国的农场之所以两三个人就能管理一个几十万亩的大农场,是因为美国不是农民种地,而是工人种地:每年播种前,期货公司的人会根据行情与农场谈好粮食收购价,期货公司拿着合同便可到银行抵押获得担保书。到了播种时,农场主给种子公司打个电话,种子公司就会来架飞机,播完后签单;施肥、锄草、灭虫,都是如此。

到了收获季节,期货公司会自己派出几千辆收割机,把麦子收割进库,把货款付到农场的开户银行。银行则根据农场过去的“签单”,支付欠种子、肥料、农药、除草剂的款项,剩下的,就是农场的利润。

这种社会化的生产生方式,大大降低了成本,与中国的小农生产方式形成鲜明对照。怎么把这种生产方式移植到自己的企业里呢?张炎夏冥思苦想,终于想出办法。

他根据中国国情,把粮食种植细分为种植、收割、收购、仓储、加工、销售、配送七个部分。他与上海、江苏、安徽的个体农民签订了8000亩稻谷种植承包合同,把种植交给农民;又通过招标收割专业户,解决收割问题;然后委托国家粮食总公司,进行收购和仓储;加工和销售,他留给了自己。

专业化带来的结果是:效率提升了,成本下降了。张炎夏有更多的精力,来精心打造属于自己的农业产品。

他“不安分”的脑子又出个“奇招”:2006年,张炎夏推出“金山博士”米,他把不同口感的大米,按比例混合搭配,做出了适合做干饭的“干饭米”和适合煮粥的“稀饭米”,一炮打响,每斤卖到十几元,是当时普通大米的近十倍。

如今,已年过花甲的张炎夏又有了新的点子——盆栽蔬菜种植自动化。他正在研究一种蔬菜“生产线”:种子和肥料从这头进去,蔬菜从那头出来;生产过程在线监控,完全不需要人力参与。农场将成为真正的蔬菜工厂。

把有机蔬菜价格降到比普通蔬菜还低——这位花甲之年的“博士农民”,正在为此而奋斗。(吉朋晓)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