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解放战争时期的解放战士

发布时间:2020-07-30 10:02:02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在三年多解放战争中,人民解放军由战争之初的不到130万人发展到1949年取得根本胜利时的500万人,增加了近4倍。当时,人民解放军的兵源主要是两部分人,即土地改革后的翻身农民和国民党军俘虏兵而来的解放战士。如果说,全面内战爆发之初,人民解放军的补充主要是动员解放区的翻身农民,那么,到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阶段后,则更加侧重于解放战士了。

费县战役

  “俘虏中一切精壮士兵,均应争取补充我之部队”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对俘虏的改造,早在井冈山时期就开始形成较为完整的俘虏政策,强调不虐待俘虏,并开始动员俘虏参加红军。1928年11月,毛泽东在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即《井冈山的斗争》)中说,井冈山红军的来源“(一)潮汕叶贺旧部(即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引者);前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即秋收起义部队,引者);(三)平浏的农民;(四)湘南的农民和水口山的工人;(五)许克祥、唐生智、白崇禧、朱培德、吴尚、熊式辉等部的俘虏兵;(六)边界各县的农民。但是叶贺旧部、警卫团和平浏农民,经过一年多的战斗,只剩下三分之一。湘南农民,伤亡也大。因此,前四项虽然至今还是红军第四军的骨干,但已远不如后二项多。后二项中又以敌军俘虏为多,设无此项补充,则兵源大成问题。”红军时期已形成了一整套的改造俘虏兵的作法,俘虏兵已成为红军的重要来源。

  抗战一胜利,蒋介石就挑起内战,战争必定会造成人员伤亡,如何在减少伤亡的同时补充发展,除了动员解放区农民参军之外,中共中央十分重视对国民党军俘虏的改造,以实现化敌为友、化敌为我的目的。1945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曾发出《关于战俘处理办法》,提出俘虏中一切精壮士兵,均应争取补充我之部队;一切官佐均加争取,其愿为我军服务令其服务,如不愿为我军服务或坚决顽抗者,则加以看管教育并令其生产,一律不放回,如果集中看管困难则分散交地方看管教育与生产,以便战争结束时同国民党交换我方之被捕被俘人员;至于老弱病残则是予以宣传教育之后放走。按照这个规定,国民党军俘虏除老弱病残之外其余被俘人员一律不予放走。同年11月3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对俘虏官兵的处理办法》再次强调对“一切俘虏官兵照中央指示原则上均收留教育,反动者监视,均不放走,仅在必需时可考虑放走个别的人”。

  这个政策的目的无疑在于补充自己,削弱敌人。但是,全面内战规模越打越大,被俘的国民党官佐数量日多,由于释放的人员过少,一方面将被俘的国民党官佐不分大小全包下来,不但加重了解放区的经济负担,而且需要大量的看管人员;另一方面也造成国民党方面任意曲解我之俘虏政策,甚至导致有的国民党军官在战争上顽固抵抗。为此,1946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发出《对俘虏工作指示》,提出对俘虏的释放或留用应灵活运用,不应消极放走了事。对于被俘的旅级以上军官基本上不释放,进行教育争取;对于团营级军官则送军区教育训练,争取部分为我所用,选择其中比较进步而又愿意回去者,给以任务个别先行释放,其余的除个别极顽固反动或有交换价值者,一律分期释放;对于连排级军官经短期训练后,除可留用者外给以任务即时释放;对于士兵俘虏中的老弱病残、兵痞及不易教育者进行简单的教育启发诉苦后释放,其余大部分争取补充我军,或选择一部分进行教育后放回做敌军的瓦解工作。

  1947年7月27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对俘虏军官处理办法的规定》,提出凡俘虏的国民党军尉级军官经短期训练后,除自愿留我军工作者外,一律释放;校级军官可选择部分释放,决定之权属于各军区政治部,并须经军区首长批准;将级军官可以个别释放,但须经军委批准;特务分子经训练争取后如何处置,决定之权属于各军区政治部(由保卫机关提出意见),并须经军区首长批准;技术人员及有专门技能的人员,如特等射手、炮兵、工兵、通信交通兵、医生等,经过深入的思想教育后,尽量争取为我军服务。

人民解放军突破济南城垣

  “我军战胜蒋介石的人力资源,主要依靠俘虏”

  战争的第一年是在解放区境内进行。由于采取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标的作战方针,解放区面积人口有所缩小。一年之后,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战场转入国民党统治区,但新解放地区需要一个巩固的过程。因此,各解放区农民承担着繁重的参军、支前等战勤负担。以在晋察冀解放区为例:1948年2月时,有野战军14.6万人,军队直属机关及伤病员4.3万人,新兵、俘虏平均每月3万人,地方军(两地方纵队在外)3.3万人,各随营学校及新编人员0.7万人,总共军队系统27万人。此外,各级党政机关学校团体还有一部分脱产的干部,而晋察冀解放区只有1300万人。聂荣臻在给毛泽东的一份报告中说:“在人力物力动员上都是最大的限度了。”这样的情况自然不只是晋察冀一个地方存在。作家知侠在其战场日记中写道:“解放战争开始时,还可以在解放区发动青壮年参军,来补充部队。可是随着战争的扩大,解放区再抽不出青年去参军了,不仅抽不出青年,甚至连中年和老年人也不多了,因为他们都为了保卫解放后的胜利果实,参加了民工团去支援前线了。解放区后方只剩下儿童、老人和妇女了,就是他们也担负着农业生产和后方治安的任务。”

  同时,随着人民解放军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开始进行无后方作战,开辟新解放区。这时,一方面经过一年多的参军动员,老解放区能够参军的青壮年已经所剩无多;另一方面新区各项工作的开展需要一个过程,并非新区一建立就可以动员组织农民参军参战,而且新区也因为国民党的多年征兵以及随之而来的“躲壮丁”致使在乡青壮年大为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将俘虏兵改造为解放战士及时补充兵源就显得十分重要。1947年9月13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致陈毅、粟裕电中明确提出:“对俘虏应采取即俘即补方针。俘获后有数天训练,开一个翻身会(吐苦水),即可补入部队。彭习野战军全靠俘虏补充,即用此种方法,而战斗力很好。用此种方法,只要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均有俘获,即能保持兵员的经常状态。”从这个时候起,人民解放军的兵源主要将俘虏兵改造成解放战士。

  为了使解放区能够休养生息,除了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之外,中共中央决定战争第三年起各解放区原则不再征兵。1948年7月17日,中共中央就各地战况及今后的兵源问题发出指示:“今年华北,华东,东北,西北各区除个别地方原定扩兵计划准予完成外,其余均不应扩兵。”今后前线兵源全部依靠俘虏及一些地方部队之升格,中共中央估计今后攻城野战所获俘虏可能大为增加,因此,“各区及各军应用大力组织俘虏训练工作,原则上一个不放,大部补充我军,一部参加后方生产,不使一人不得其用。我军战胜蒋介石的人力资源,主要依靠俘虏,此点应提起全党注意。”

  如果说解放战争之初,解放军的兵源还基本来自于动员解放区农民参军的话,到解放战争中后期,相当多的部队兵源已主要来自于解放战士,有的时候甚至当天俘虏当天就参加解放军,连军装都来不及更换,就调转枪口参加战斗,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惟部队补入俘虏有些已超过百分之八十”

  陕北一度是国民党重点进攻的地区,这里本来人口就不多,可动员入伍的青壮年相应少,加之这里是老根据地,群众觉悟高,能够参军或参加革命的人大体都离开了家乡,因此,战斗在这里的西北野战军的补充除了其他解放区的支持外,主要依靠俘虏兵,西北野战军中解放战士的比例很高。

  1947年8月24日,毛泽东在给陈毅、粟裕并告刘伯承、邓小平及华东局的电报说,西北野战军“五个多月(三月十九日起)作战,完全未补充解放区新兵,补充的都是俘虏兵”。11月27日,彭德怀、张宗逊向中共中央军委报告说:“现在人数,一纵队一万零数百人。三、六两纵人数相等,较蟠龙青化砭战斗时尚多。那时一纵不及八千人。惟部队补入俘虏有些已超过百分之八十,有些百分之六十,平均当在百分之七十左右。”1949年2月8日,彭德怀关于西北敌军动态及野战军部署致毛泽东电中又说:“俘虏兵约占全军百分之八十,连队比例更大,班长绝大多数是俘虏兵,排长副排长亦近半数,连长指导员各军中均有个别。绝对多数是四川人(除四纵外),基本上已成为南方军队。”习仲勋也说:“在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反攻的前后,部队的俘虏兵成分不断增多,多数单位占一半以上,有的连队竟达百分之八十。当时,补充到部队的俘虏兵,经过教育都能调转枪口杀敌立功。”

  时任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政委廖汉生回忆:“解放战争开始前我纵三五八旅、独一旅的战士基本上都是根据地入伍的子弟兵。后来随着战争发展,一方面大量减员,一方面俘虏了大批敌军士兵,而在人烟稀少的陕甘宁和晋绥边区兵员困难,新成分的补充从过去主要靠子弟兵变为几乎全部从俘虏兵中解放入伍。解放兵在全纵各连的比例平均占到60%以上,有些连队占到80%。”1948年5月4日,陈毅在华东野战军团以上干部会上说:“他们一年多没有补充解放区参军的新兵,主要是吸收解放战土。现在部队中解放战士成分也占到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争取解放战士参军的经验和我们差不多。”

  华东野战军中解放战士的比例也很高。1947年7月19日,陈毅、粟裕、谭震林向中共中央报告说:“去掉俘虏四十万中参加野战军最低估计十万,与自愿参军相等或越过,野战军俘虏兵比例百分之四十到八十。”华东野战军“每一战役后,每个团要补充一千多俘虏兵,俘来后就给发枪打仗。”“我们补兵员十分之三是翻身农民,十分之七是解放战士。有些部队则不要,以翻身农民同别人换解放战士,后来因在困难时解放战士逃跑多,大家不愿要解放战士了。部队补兵最好比例是翻身农民十分之四,解放战士十分之六。一年来,我们补充了二十万解放战士,十二万翻身农民。”

  淮海战役时,华东野战军对俘虏实行即俘即补即教即战的政策。“淮海战役开始,华野为三十六万九千人,战役过程中伤亡十万五千人,战役结束时达到五十五万一千人,这中间除整补了几个地方团外,补进的主要是解放战士。”一场规模如此大的战役下来,华东野战军总数增加了18.2万人,如果再加上伤亡10.5万,在战役期间参加华东野战军达到了28.7万人,其中只补充了几个地方团,以每个团按2000人计算,几个团也就是万人左右,这就意味着淮海战役中华东野战军俘虏的国民党军,大部分士兵成为解放战士。

解放战争期间的毛泽东

  “我们争取了一大批解放战士参加了部队”

  晋冀鲁豫野战军在挺进大别山之前,因为活动区域多为老解放区,这里土地改革进行比较早,因而翻身农民参军的比例高一些。在解放战争的头4个月的作战中,“由于连续几个月的作战,部队的老战士有相当的减员,大量翻身农民和解放战士补入部队。这样,部队的成分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战士相对地减少了,新参军战士和解放战士大量增加了,每个连队,三种战士大体各占1/3。”在解放战争的第一年中,晋冀鲁豫解放区“有24万翻身农民踊跃参军,10余万解放战士经过教育改造补充到部队,使我军兵员充实。”进入大别山后,由于是无后方作战,在新区动员农民参军需要一个过程,因此,中原野战军的兵源补充就主要依靠俘虏兵了,“部队在去年淮海战役后,本来俘虏成分就普遍达百分之六十左右。现在则普遍的已达百分之八十左右”。

  解放战士所占比例相对比较低的是东北野战军。东北土地较多,土改后农民分得土地也多,广大农村基本没有被国民党军占领,兵源主要靠翻身农民参军,在一段时间也不太重视俘虏兵的工作。1947年10月,东北民主联军副政治委员罗荣桓在一个报告中承认:“过去俘虏争取工作做的不够,夏季攻势共五万俘虏,现在补充到部队只有八千人,在后方训练的八千人,其余的不知何处去了。明年要争取有一万俘虏补充部队。”1948年5月,罗荣桓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师以上干部会议上还说,“争取俘虏工作很差,消灭敌人三十万,只争取了五万人。”随着辽沈战役的胜利,大批的国民党军被俘,东北野战军的解放战士也逐渐增多。“俘虏兵大部已由各纵自行组成解放团,有的一万至二万五,另由地方接收一部。”“困难的问题是数量太多,一时无更多干部来专门集训俘虏。”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补充了6万余名新兵和11万余名解放战士。1949年1月上旬,罗荣桓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报告说:“现在我军百分之八十是东北人,只有百分之十五是俘虏的南方人。”平津战役后,东北野战军中的解放战士骤增,解放怀来、天津后,补入5万人,北平和平解放后,再补入傅作义投诚的部队10万余人,加上辽沈战役时补充的11万人,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东北野战军共补入约26万起义、解放战士。有的连队起义、解放战士占半,有的超过了一半。

  对于晋察冀(华北)野战军中的解放战士比例情况,1947年3月25日,罗瑞卿(军区政治部主任)在军区政治工作会议曾说:“对待解放战士,主要的亦应是争取的政策。一年多以来,我们争取了一大批解放战士参加了部队,经验证明:这一政策是正确的。参加我军的解放战士,许多人已加入共产党,并成为战斗英雄或模范工作者,为着人民的解放事业,他们坚决奋斗和英勇牺牲。”罗瑞卿同时要求把解放战士的“补充数目限制在一定的比例之内(大约不超过百分之四十到五十)”。同年7月20日,朱德给毛泽东的信中说:“晋察冀工作,这三月来已有转变,前已电呈。现在野战军已完全组成,所委人员已到职,人员补充也正在进行,约可得一万补充兵,大部是俘虏。”因此,“以致目前(1947年8月)解放军中已有50%至70%是解放战士”。1948年8月16日,聂荣臻向毛泽东报告说:“补训兵团第一期接收之察南战役的解放战士8449名,洗刷475人,调出军官及技术人员353人,实留7351人,逃亡203人,病死3人,争取参加我军者7145人,占总数97.2%。”解放战士比例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俘虏中又有二百八十万变成了解放军”

  正如毛泽东所说:“我们的俘虏政策完全成功。对放下武器的国民党士兵,一个不杀,其中大部分可以参加我们的部队,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的国民党军官,经过改造可以为我们所用。蒋介石搞关门主义,我们放回去的国民党军官他也不敢用。我们比他胆大,对他的军官,一部分大胆地用,大部分放回去。放的时候和他订个条件,要他出去做工作,只要做一点工作,对我们就有帮助。”1949年7月7日,周恩来在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说,三年中,“在敌人所损失的五百六十九万人当中,被我们俘虏的人数达到百分之七十,即四百一十五万,而俘虏中又有二百八十万变成了解放军。”

  在解放战争中,解放军将大量的俘虏兵转变成解放战士,极大地减轻了解放区人民的负担。这些解放战士基本上都是贫苦农民出身,他们参军都是迫不得已被国民党抽壮丁抓来的,一旦经过诉苦教育启发其觉悟,就有可能成为勇敢的战士。他们在军队中都经过军事训练,往往比刚参军的翻身农民更有战斗力。

  事实上,在三年解放战争中,不少解放战士成长为战斗英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第十八旅的王克勤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王克勤生于安徽阜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9年7月被国民党军队抓壮丁。1945年10月在邯郸战役中被俘后参加人民解放军。因为表现出色提升为班长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6年10月6日,在山东巨野县徐庄阻击战中,王克勤带领全班与国民党军激战一天,歼灭大量敌人。战后,全班荣立集体一等功,3人被评为战斗英雄,王克勤被提升为排长。1947年7月10日,王克勤在定陶战役中牺牲。短短1年的时间里,王克勤毙伤敌232人,俘敌14人,缴获步枪8支,曾8次立功。在三年人民解放战争中,从解放战士中涌现出一大批王克勤式的战斗英雄。各部队也创造了许多转化俘虏兵、培养解放战士的办法和经验。将俘虏兵改造成解放战士,充分显示中国共产党俘虏政策的威力,也体现了政治工作的力量。

  在解放战争中,有多达280多万人的国民党军队士兵成为解放战士,又有170余万人部队或起义或接受和平改编,二者相加达到400余万人。因此,解放战争中后期人民解放军的主体已是原国民党军队的士兵。通常说解放战争消灭了八百万国民党队,其实其中的一半被转变成为解放军。在解放战争中,蒋介石这个“运输大队长”,不但给共产党运送了大量武器装备,也“运来了”源源不断的士兵。

  (罗平汉   作者系中央党校 (国家行政学院) 中共党史教研部主任、 教授)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