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北宋名臣张咏的益阳往事

发布时间:2020-07-30 11:03:51 来源:团结报

张咏

张咏(946-1015年),字复之,号乖崖,谥号忠定,濮州鄄城(今山东菏泽鄄城)人,北宋名臣。

史迹与诗迹

张咏在湖南益阳留下的史迹,最著名的莫过于压波亭。同治《益阳县志》记载:“压波亭,在县署前江滨,宋张咏令益时,江水泛滥,漂没民居,咏祷于神,命杖水,应时而退,益人德之,建祠祀公,今废。”

关于张咏在益阳任县令的经历,我们还可以从南宋著名理学家、湖湘学派创始人之一张栻的诗中窥见一斑。

南宋乾道元年至乾道三年(1165-1167),张栻在益阳县境沧水铺附近的碧云峰修身讲学。期间,他写有题为《益阳南境松杉夹道郁然父老相传忠定张公为邑》的七绝,诗曰:“夹道松杉半老苍,前贤余泽未应忘。君看直干连云起,岂但当年蔽芾棠。”

从诗题可看出,这首托物咏志诗是为纪念“忠定张公”张咏的即兴之作。益阳南境的夹道松杉,相传为张咏在任时所植。“蔽芾棠”这一典故语出《诗经·召南》。诗句“蔽芾甘棠,勿翦勿伐”,意指长势可好的甘棠树,不要砍伐它。诗中,张栻描写的益阳南境与梅山蛮地相接。

当年张咏就任益阳令时,与太平兴国三年(978)翟守素率兵征讨梅山蛮扶汉阳、顿汉凌相距仅数年,其时梅山蛮大败,死者塞江,血染岭寨,大片松杉树苗就栽种在饱经兵燹惨遭蹂躏的土地上。

诗人满怀喜悦踏足松杉夹道的驿路,目睹沿途树木耸立挺拔的喜人长势,领略林荫蔽日的风景,面对先贤手植的松杉,感恩、珍惜和缅怀之情油然而生,当中寄寓的劝导和期待之意,坦露无遗。

任职经历

据清乾隆《益阳县志》记载:“宋张咏,字复之,濮州鄄城县人,雍熙时(984-987)益阳令。”这是关于张咏任职益阳的确切记载。其信息源自明嘉靖辛亥年(1551)首修的朱氏《益阳县志》,距北宋张咏所处年代已近600年。那么,张咏在任前后,其生平事迹又是如何的呢?

据张其凡所著《张咏年谱》记载:“太平兴国五年(980)……闰三月,太宗御讲武殿,覆试权知贡举程羽等所奏合格进士,得进士一百九十人,又得储科五百三十三人,并分第甲乙,赐宴……赴试,中进士乙科,授大理评事,知鄂州崇阳县。”那一年,张咏35岁。次年,据《长编资治通鉴》卷二二载:“太平兴国六年十一月辛亥,合祭天地于南郊圜丘,大赦,御乾元殿受册尊号。此祭郊祀也。故系之十一月。”另据北宋翰林学士钱易《故枢密直学士礼部尚书赠左仆射张公神道碑铭》记载:“六年(981),郊祀,转作监丞。”也就是说981年11月,因为朝代更替缘故,张咏县令任期未满,便改任县监丞。监丞是次于县令的官员。显然,张咏是遭到贬官了。

张咏任职的崇阳县是个什么地方呢?该县地处湘、鄂、赣交界,四面环山,峰峦叠嶂,丘陵广布,号称“八山半水分半田”。北宋开宝八年(975),始置县,隶属鄂州,是个县域不大、人口承载量低的边陲小县,张咏到任时建县才五年。

在崇阳,张咏主管劝农、营田公事。《崇阳县志》称:他在任内政绩卓尔,官声鼎沸,做了不少好事,深得百姓爱戴,县民甚至为他建了生祠。相传三年届满之时,他得到当地百姓竭力挽留。但崇阳毕竟地方小,晋升空间受限,与他的政治抱负相去甚远。遥想当年的同科进士,李沆任潭州通判,王旦任平江知县,晁回中任岳州参事,都分散在荆南湖湘地,官位皆不在己下,所以在离别之际,张咏便作出了更高远的仕途抉择。

984年是宋太宗第一个年号的末年,也是他第二个年号之始,史称太平兴国九年或雍熙元年。11月,太宗改元。在改元之前,张咏已从崇阳离任。他在《鯸鮧鱼赋》中写道:“太平甲申,余知邑罢归,浮江而北。”太平甲申,即雍熙元年。由此推知,张咏早在这年秋天便罢归崇阳。《太宗实录》也载:“今年,知崇阳县岁满,浮江而北,归阙。”这一年,张咏39岁。

湖湘题材诗

翻开张咏所著《张乖崖集》,我们看到他一生所写的147首诗作,其中,湖湘题材12首,涉及武陵9首,潭州2首,同治《益阳县志》收录《访人不遇》1首;另外,疑似湖湘题材4首,分别是《舟行感怀》《旅中感怀》和《旅怀》(一)(二)。两者加起来16首,超总数一成有余。从这些诗,我们可以了解张咏与湖湘地域乃至益阳的诸多关联,从而揭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秘密。

整体而言,张咏这些湖湘题材诗不是一首两首,而是十多首成系列推出,所写景物也有一定的时序变迁,这足以说明,张咏曾经在湖湘地域生活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张咏的湖湘题材诗,内容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远宦思乡、慨叹人生的情绪抒发,如《旅中感怀》。反映这种情绪的诗不多,只有一两首。另一类是求仕。通过悲秋伤怀,最终归于表达政治理想的主旨,这类诗是他湖湘题材诗的主体,触手可及。如《旅怀》(一),他发出了“知音岂易得”的感慨;《寄潭州刘郎中》提到“推官”问题,称“朝列皆推比并难”,用“相思重叠倚危栏”暗示官场进退维艰的处境;在《舟行感怀》诗中,他用自嘲口吻表达对未卜前途的不安,寄予身世飘零的感悟,也提出“世间不用长奸人”的官场诉求,呼唤清明、公正政治生态的出现。在《吊屈原》和《访人不遇》诗中,他以怀才不遇与寻访不果为寄寓,揭示君臣失遇的主题。特别是一首《方竹杖寄苏内翰》七绝,他把一根数尺湘竹做成手杖,寄送给远在京都的同科状元苏易简,表达思念,联络情感,期冀举荐,但又忸怩作态,不愿像“瘦藤”那样政治攀附,用“指佞扶危两堪试,惟凭不作瘦藤看”诗句,刻画出自己的矛盾心理。从这些“求仕”诗可以看出,在入仕之初,张咏的晋升之路是何其艰辛与不易。所以他的湖湘之行,实质是一次求仕之旅。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张咏在益阳的生活轨迹。983年秋,张咏离任崇阳,前往荆南。他一路游历,经过辰阳、常德和桃源等地,在旅途中写下若干感怀诗。后来,在李沆举荐下,他于当年秋补缺益阳县令。11月改元,朝廷官授著作佐郎,但他并未抵京,而是就地转正县令。后来,张咏在《麟州通判厅记》中写道:“雍熙二年六月,某始拜命倅莅是邦。”其实,他任县令时间并不长,大约从983年9月开始,直到984年6月升任麟州通判为止,前后仅数月。期间,在春暖花开之际,他率领县民在益阳南境广种松杉;在春夏之交的洪泛时节,他在县城成功组织百姓抗洪抢险,守护了一方安澜。(周立志)

[ 责任编辑:刘雪松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