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悠悠弄堂落江南

发布时间:2020-08-24 10:44:45 来源:团结报

我的家乡是江南一座具有2500年悠久历史的古城,倘若把古城比作人的身体,那么,弄堂便是体内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血管。

除了露天的街弄,古城还有封闭的宅弄,所谓“宅弄”,就是依附着宅院式民居内的次建筑,也就是隐秘于江南民居内的“堂”,又称为“陪弄”,明清时期,离休官员、发迹商贾、豪门士族、书香世家在古城内建起了高墙朱门的深宅大院,一个大户人家宅院里住着几十号甚至上百号人,五代同堂住在一个院子里,内外进出,均有宅弄相连,内宅弄,就是建筑在宅内,连接厅、堂、园及天井的交通主干线,细分起来,有备弄、陪弄、避弄……

儿时,我乐此不疲地穿梭于这些逶迤萦回的宅弄,脑海里浮现起当地上了年纪的老人说过的故事,抗战时期,地下党组织凭借这些迷宫似的弄堂将鬼子搞得晕头转向,东西莫辨。或许,当年,这种曲折迂回、“以暗为安”的低调设计正是江南士族为人处事奉行的理念。

弄堂,是江南水乡抹之不去的胎记,它承载着幽幽乡愁,弄堂的名字,也有着非同寻常的纪念意义,譬如,南浔古镇百间楼河东脂粉气十足的洗粉兜弄,相传是战国时期美女西施在河边梳妆,因此得名;上海高安路18弄内,曾住过“面粉大王”“纺织大王”荣德生,故名大亨弄;明朝末年,文天祥任平江知府时曾寓居苏州阊门下塘,如今,斯人已逝,然“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浩然血性却回荡在长长的小弄堂里,长驻于姑苏百姓的心间,人民为了纪念这位南宋爱国英雄,将此弄命名为“文丞相弄”……这些大大小小的弄堂就像一位位讲学的老先生,常年驻守着那一方并不宽敞的天地,给人怀想,给人启发。(申功晶)

[ 责任编辑:田萌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