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名士风度与烟斗

发布时间:2020-09-15 09:43:47 来源:团结报

民国以来,许多留学国外的学者,受西方文化影响,嘴角总爱衔一支烟斗,以显示其绅士派头。

比如林语堂。他留学归来,着长衫,衔烟斗,优雅从容,成为一时之景。据说,他留学回国在北大任教,提倡教授上课衔着烟斗,学生可以吸烟。“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就是他的名言。不过,曾经有段时间他想戒烟,但看到书桌上被烟斗烫成的小凹槽,觉得如果戒烟了,这个凹处就太浅了,岂不可惜,于是不再戒烟,并在书桌烫焦处刻铭曰:“惜阴池。”林语堂的烟斗,成了他绅士的象征。

闻一多有一幅像,戴着眼镜,含着一个烟斗,目光炯炯有神,透着一股孤高雅洁,桀骜不驯的贵族气,十分的绅士风度和名士风范。闻一多用烟斗表现出了他民主自由的学者气息,他的墓碑上的头像,还叼着烟斗!

学者潘光旦随身三件宝:拐杖、葫芦和烟斗。他喜欢收藏烟斗且独具特色:一是大;二是自己做;三是撰铭:“形似龙,气如虹;德能容,志于通。”口衔烟斗、单腿独行、目光坚毅,是潘光旦留给那个时代最美好的记忆。

还有梁实秋,特喜欢手持烟斗仰坐在藤椅上“发思古之幽情”,或依窗远眺,优雅闲适。后来,当他发誓戒烟,就一股脑儿把烟嘴、烟斗、烟包、打火机分赠给别人。可是,那手持烟斗,在烟雾缭绕里,妙手著文章的梁实秋,也成了一道难忘的风景。

烟斗,是这些学者手里的一种人生道具,一种趣味,抑或一种身份的象征;其实在袅袅烟雾里,有魏晋名士之风度,有晚明才子之洒脱,更有西方绅士之优雅,其背后是以深厚的学问做支撑。(孟祥海

[ 责任编辑:孙靖琪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