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周恩来对台湾同胞的关怀

发布时间:2021-01-14 10:58:45 来源:团结报

1973年2月28日,经台盟建议,全国政协在新落成的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纪念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26周年座谈会。

周恩来

1949年9月21日,参加政协一届全体会议的台盟代表合影。左起:田富达、杨克煌、谢雪红、李伟光、王天强、林铿生(候补)。

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全体会议福建组代表合影。后排左六为谢雪红。

1月8日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5周年纪念日。周恩来一生十分关怀台湾同胞,为实现祖国统一大业呕心沥血,台湾同胞永远铭记在心。

支持台湾同胞的革命活动

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担任政治部主任时,特别吸收几批台湾青年入校学习,并派人回台湾进行革命活动,在台湾播下了革命的种子。抗日战争时期,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的周恩来在重庆十分关注并领导对台湾的工作,支持台湾人民抗日斗争,了解李友邦、谢南光、李纯青、宋斐如、李万居、连震东、谢东闵、林忠等台籍抗日志士的生活和工作情况,支持他们光复台湾的政治主张,对李友邦及其领导的台湾义勇队作过重要指示。

1945年抗战胜利后,周恩来向即将赴台的李纯青(后系台盟总部副主席)转达了一项政治任务:了解日据时期台共的现状,向台共和台湾进步人士阐明中共的政治主张和立场,并介绍祖国的进步团体和组织等。

关心台湾同胞参加一届政协

在新政协筹备会议召开期间,周恩来询问台湾省人民如何产生代表前来赴会,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李维汉认为,台盟是台湾省人民的革命组织,一直从事台湾人民的解放运动,故可考虑作为一个民主党派单位来参加会议。周恩来等领导对此表示赞同,并在9月7日政协筹备会议所做的《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报告了有关台盟参加政协的问题,明确指出:“台盟是一个革命的组织,‘五一’前就从事台湾人民的解放运动。”台盟由原来的“地方性政治团体”成为全国性的政治组织,正式作为中共领导的统一战线队伍中的民主党派之—,参与国家的政治事务。台盟地位的确立和被中共的肯定与支持,对于台盟以后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在这之后,台盟各级组织和广大盟员积极参与新中国的建设、改革及发展,为两岸关系发展、为祖国统一大业贡献力量。

关心青年干部的培养 

在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周恩来关心培养高山族青年干部的往事,始终深深地印在台盟总部原副主席田富达的脑海里,他回忆道:

“1956年除夕晚上6点,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主要领导在中南海怀仁堂宴请各民主党派的领导。宴会开始前,他们分别会见了各民主党派的领导人。在会见台盟的同志时,4位中央首长和大家一一握手之后,周总理把我叫到一旁,问:你是高山族?我回答:是啊。他又问:高山族在大陆有多少人?我回答:大概有200多人。总理问:他们的文化程度如何?我说:这些人大多是贫苦家庭出身,文化水平比较低。总理最后关切地说:这些人都是经过了战争考验的年轻人,得想办法让他们有机会学习啊!回去后,我立即根据周总理的谈话写了一份报告。这个报告后来由统战部领导批示后呈报到中央书记处。我听说很快邓小平同志就亲自批示了该件。1957年9月,在中南民族学院(现中南民族大学)政治系设立了“高山族研究班”。当时共挑选了52个学员,都是20多岁。这体现了党中央对台湾少数民族特别的关怀。这期学员班后来对台湾,特别是在台湾的高山族同胞中产生了广泛积极的社会影响。”

“文革”时期对台湾同胞的关怀

在周恩来的指示下,1973年8月,台籍中共党员蔡啸、林丽韫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中央委员。1975年1月13日至17日,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本次全国人大首次设立台湾省代表团,由田富达、李辰、李丽、蔡子民4位台盟盟员和林丽韫、陈逸松、陈木森、林德时、王碧云、冯炎火、张桂珠、钟维旺8位在祖国大陆的台湾同胞组成。其中,林丽韫、陈逸松、田富达、李丽入选大会主席团,林丽韫、陈逸松当选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周恩来在百忙中接见了一批又一批来自台湾各方面的人士。

1973年6月,周恩来总理亲切会见回到祖国大陆的台籍著名人士陈逸松夫妇,耐心地倾听意见建议,详细解释党对台湾的政策,旅居国外的台胞无不感到温暖和激动。周恩来对“保钓”运动极为关心,将之誉为海外的“五四运动”。在其70多岁高龄,日理万机,抱病之时多次接见回国参观的“保钓”学生,和他们畅谈国内形势、台湾问题以及世界大局。周恩来丰富的人生阅历,深邃的历史洞察力,以及平易近人的长者风范给“保钓”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台盟中央原副主席吴国祯在其《两岸一世情 我的大陆岁月》书中写道:“周总理语重心长地说,他年纪大了,不一定看到台湾的回归,但期待‘保钓’的留学生能为中国的统一而努力。他说你们还年轻,一定能看到它的实现。周总理革命者的风范深深地影响着‘保钓’一代人,这些至今传为美谈。”

周恩来临终前的台湾情结

周恩来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他自幼即以“中华崛起”为己任,投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更是把富民强国作为自己终身奋斗目标。然而从新中国诞生直到他重病缠身,离他的强国梦似乎还有着一段很长的距离,特别是台湾还未能回归祖国,这就使他多少有点遗憾。因此越是到他的生命最后,台湾问题越是萦绕着他的脑海,成了他临终前最关注的一个最大情结。

人民大会堂的台湾厅是在周恩来的直接关心、指示下设立的,并且别有深意地指示要邀请台湾同胞参加台湾厅筹备工作。当时决定由苏子蘅、田富达、李纯青、陈文彬、徐萌山代表台盟,北京积水潭医院内科副主任陈木森代表祖国大陆的台湾同胞,一同参加人民大会堂台湾厅的筹建工作。后来,周恩来发现台湾厅太小,又指示把另一个省命名的厅改成台湾厅。周恩来对海外归来的台胞说过,把那个比较大的厅改成台湾厅让台湾同胞用,这是有意义的。1973年2月28日,经台盟建议,全国政协在新落成的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纪念台湾人民二二八起义26周年座谈会。周恩来很关心这个纪念会,亲自做了很多指示,从而使得这个会在鼓舞台胞爱国爱乡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周恩来逝世后,邓颖超根据他生前的遗愿,把骨灰盒安放在台湾厅,以表示他对统一祖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周恩来的骨灰最后一次是撒到山东滨州的黄河入海口。以此希望自己的骨灰撒进大海后,通过海潮的作用,能将他的骨灰带到台湾,让他和台湾同胞在一起。

(作者:郭海南 单位:台盟中央宣传部)

[ 责任编辑:刘雪松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