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走向艺术高峰:中国美术创作现状探析

发布时间:2021-02-20 15:04:08 来源:团结报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第十三届全国美展金奖作品:李玉旺《使命》

七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走向艺术高峰,应是当前中国美术创作的趋势。

探析这一论题,首先需要界定何为“高峰”,如果没有这个界定,后面的探讨就失去了边界。一般来讲,美术史上的“艺术高峰”具有如下表征:内容精深、数量庞大、大师云集、流派纷呈。

当下的美术界高原已成共识,也具备高峰的一些特点。例如,每次全国美术作品展入选作品成百上千,以2019年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为例,仅国画一个门类作品就入选604件,除此之外,还有油画、版画、雕塑、漆画、壁画、港澳台及海外华人、综合画种及动漫、综合材料绘画、陶艺、实验艺术、艺术设计、水彩及水粉。这13个板块,作品加起来,数量堪称庞大。相对应的每个板块都在中国美术家协会设有相应的专业委员会以及其他专业委员共计24个,每个专业委员会委员大约20-30人,合计起来可称大师云集。各个板块的艺术主张各不相同,虽然在各自的艺术领域上有所拓展,也可称为流派纷呈。

当然,高峰很少一骑绝尘,大多是众艺术门类精彩纷呈、众位杰出艺术家所共同塑造的。比如,中国宋代绘画形成的“艺术高峰”,民间绘画、宫廷绘画、士大夫绘画各成体系,彼此互相影响、吸收、渗透,促成了宋代绘画的丰富多彩,同塑了宋代的艺术高度。如郭熙的《早春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马远的《踏歌图》、李唐的《采薇图》和《万壑松风图》等一大批成功的作品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度。同样,欧洲文艺复兴的高峰也是三足鼎立、相应成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

不应忘记的是,艺术辉煌时代到来之前,一代又一代画家的努力,恰恰是他们的贡献造就了艺术高原,少数杰出的画家才能在高原上筑起高峰。然而,即便是“艺术高峰”的时代,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功登顶,成为时代的标志。这就引出了下一个主题——同在高原,为何难以成峰。

现今是画家在历史上所经历的最好的时代,原因如下:一是中国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经济发展、社会安定,政府对文化的投入不断增加;二是美术创作环境比较宽松自由,有利于不同艺术流派的生发滋养;三是美术高等教育规模扩大,从业人员数量日增,为“艺术高峰”的生成提供坚实的人才储备;四是民众的文化娱乐需求和消费能力快速增长,这为民间收藏提供了广泛的物质基础;五是政府订件日益增多,各级政府的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然而,每一个时代都有各自的不足,比如唐代画家地位的低下让阎立本发誓禁绝子孙学画、宋代画院有着严格的皇家意志,但这些都不足以抵消大时代浩浩荡荡的潮流,不足以阻碍杰出画家的成长。

如果说是时代造就了艺术高原,那么,高峰生成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画家群体与个人的努力。对于当下画家群体来讲,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双向缺失:向上对于艺术虔诚心的缺失,向下对于生活虔诚心的缺失。泰戈尔在诗中这样写:“当鸟儿的翅膀被系上黄金,鸟儿就飞不起来了!”是的,在铸造高峰的这条道路上,被物质蒙住了双眼,注定达不到高峰,这已经成为当下画家群体难以提升高度的“阿喀琉斯之踵”。要知道,徐渭的画作在自己的生活里,所以他的墨葡萄至今撼动人心;八大山人的画作在自己的生活里,所以他的小鸟至今冷眼向天。

从历史上来讲,那些造就艺术高峰的画家既能看到自己所处的时代现状,也明了前面历史造就的高度,有所传承,还能看到历史的局限,有所发展。宋代王希孟以《千里江山图》名冠青史,但其成长经历却让后人探知何以铸造高峰。他“十多岁入宫中‘画学’为生徒,初未甚工,宋徽宗赵佶时系图画院学生,后召入禁中文书库,曾奉事徽宗左右,但宋徽宗慧眼独具:‘其性可教’,于是亲授其法。经赵佶亲授指点笔墨技法后,艺精进,画遂超越矩度。工山水,作品罕见。”王希孟在18岁这一年用半年时间绘成《千里江山图》,可惜英年早逝。这里清晰可见王希孟迅捷登顶艺术高峰在于他早年十多岁入“画学”学习,后得宋徽宗亲自指点,这样独特的经历让他站在纵观古今的高度,客观来讲,这是个传奇,但王希孟思想的高度与技巧的精熟是难以回避的。这一点,中外概莫能外。达·芬奇把艺术创作与科学结合起来,站在哲学家的视角观看世界,以自己的思考感知时代的变化。

时光斗转,日月推移,科技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媒和生活方式,但人类生活的本质未曾改变、人类艺术关于“真、善、美”的追求初衷未曾改变。值得指出的是,有画家认为写实才是主旋律,这是一种误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艺术语言是多样的,可以是现实主义的、写实主义的、浪漫主义的,甚至是抽象主义的,但根基一定来源于现实,来源于生活。同时,铸就高峰最需要对功利心的超越、对艺术本质的思考、对艺术语言的提炼。

简言之,时代已经为艺术高峰提供了高原,但铸造“艺术高峰”的画家尚在攀登的路上。

(作者:苏刚单位:广州美术学院)

[ 责任编辑:刘雪松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