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唯愿山河无恙 你我如初见

发布时间:2021-03-25 11:05:45 来源:学苑出版社

陈汉敏,九三学社社员,辽宁省通用鞍钢总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辽宁省鞍山市第二批对口支援襄阳医疗队队员。

2020年新春伊始,谁也不曾想是以这样的方式度过,一场瘟疫在中国湖北迅速蔓延。2020年1月8日确认致病微生物为新型冠状病毒,1月21日,八旬院士钟南山确定新型冠状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1月23日,武汉封城,离汉通道关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起病隐匿,传染性强,确诊困难,医疗资源紧缺,感染、停工、恐惧、死亡在人群中蔓延,武汉更是成了风暴之眼。很多危重患者甚至没等到入院就已病故。党中央迅速做出部署,全国支援湖北,一省包一市,辽宁对口支援襄阳。作为一名有十四年临床经验的重症医学科医生,我责无旁贷,主动请战,驰援襄阳。

在接到通知的几个小时里,爱人为我准备了出发所能想到的一切生活用品,小到针线盒、指甲刀,应有尽有,满满地装了三个大行李箱。她眼圈红红的,泪水就没有停过。6岁的儿子自然也知道疫情凶险,抱着我的腿哭得撕心裂肺,喊着爸爸不要去。我深知,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最后一次别离。但战斗打响,我不想当个逃兵,用中国医生都在用的童话告知儿子,爸爸去打小怪兽了,然后匆匆离家。院里及科里的领导为我们准备了充足的医疗物资,临行前千叮万嘱,注意防护,平安归来。

2月17日下午,襄阳机场飞机落地。天气阴沉,空气凝重,口罩、帽子、手套将迎接我们的人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一双双疲惫又渴望的眼睛。空荡荡的街道,如此清冷,不见一辆车一个人,让人脊背发凉。响亮的口号,震天的锣鼓,也难掩我心中的惴惴不安。之后就是感控培训,从工作到生活,事无巨细。关乎生死,没有人会马虎。虽然做足了准备,入科仍然不免忐忑。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的老师们,对感染控制要求极其严格,每一步都要求一丝不苟,不得马虎。襄阳中心医院共18个发热病区,我们负责1区及2区共32名病人,均为疑似新冠重症病人,多数病人都合并有心脑血管疾病、慢阻肺、支气管扩张、肾功能不全等基础疾病,平均年龄在60到80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戴着箍得死死的护目镜,鼻梁永远是酸胀麻痛的感觉,平素习惯了经鼻呼吸,现在只能逐渐适应经口,乏氧似乎始终伴随着我。别说不会喘,脸憋紫了,嘴自然就会张开了,这是我的心得。

改造病房,优化流程,创建收治条件,跟着教授们详细地查房查看病人,分析病情,动态分析化验检查检测结果,每一个指标的变化都会让我们如琢如磨,如履薄冰,指导我们寻根溯源,生怕漏掉一丝丝生的希望,每一个医嘱的调整都凝聚着我们的学识与智慧。并不熟悉的系统以及全新的工作,让我开始有些摸不着头绪,厚厚的防护服里面永远像上了笼屉,手术衣箍在身上就像不易变形的壳,不能停下来,不然壳会变硬变凉。慢慢地,一切进入了熟悉的模式。

夜班时接收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正在询问病史

讲个襄阳故事吧,也是我的日记。3月9日下班的时候,洗了澡,脱去了一身的汗渍,身体似乎轻松了很多。虽然仍然戴着口罩,但感觉呼吸还是畅快了不少。门外司机师傅已经在等待了,夜里的襄阳城依然很凉,街道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本来无精打采的路灯似乎一下找到了目标,抬着眼皮,泛着昏暗的光,远远地窥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清冷的夜风很容易就打透了我的衣服,压了压帽檐,裹紧衣服,缩着脖子,钻进了车里。师傅礼貌地打着招呼,依旧保持着襄阳人真诚的微笑。已经很晚了,车上,就我一个人。看了眼司机师傅,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望着窗外,车,开动了,一排排的商铺都闭着店,只有那林立的广告牌和霓虹灯,诉说着曾经的繁华,路旁的梧桐应该是睡着了。我想对着她们拍张照片,又怕扰了她们的清梦。八排道的马路流动的只有这辆车,还有红绿灯在变换着颜色。到驻地了,司机大姐打开车门站起身,讷讷地说:“医生,您辛苦了。”她那娇小的身躯,却也站得笔直。每天从早晨到夜间11时,时刻奔波在路上,她也辛苦了,于是礼貌性地回了句“大姐,您也辛苦了”,说完就要下车离去。“医生,您等一下。”大姐急忙地叫着,生怕我下车就会消失一样。她从车座边上拿起一个塑料桶,提在手里,生怕别人抢去的样子。“这是我攒的牛奶箱的提手,前几日听你们谈话,说这个有用。我凑了几十个,你们拿去先用,我再继续找找。”她慌忙地说着,生怕中间喘一口气就会忘记台词一样。我一下子并没有缓过神来,愣了一下。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车上的消毒液,喷了喷手和外面的塑料桶,然后说:“这里面都是84消毒液,一直泡着呢。”我慌忙一把接过这个桶,生怕再有迟疑,她又会多想。“谢谢大姐,就缺这个呢,您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啦。”我慌忙说。她一下子如释重负,就像通过了一场大考。“我们应该感谢您才对。”她说。“您真不用客气,应该做的。”我迅速逃下了车,生怕她再客气下去。车子开走了,缓缓消失在夜色里。有些人从不愿开口,但从笨拙的动作你能感受到她的真诚。远处,真武山的寺庙依旧威严,襄阳四中的牌匾依旧伟岸,微风拂面,夹杂着泥土的清香,春天应该是来了。

经过33天的奋斗,我们鞍山援鄂医疗队实现了收治207人,危重12人,重症41人,出院186人,新冠病人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是时候回去了。近40年的人生磨砺,不说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但早已心生油腻,难有心电预激,但襄阳人民38公里相送,犹在昨日,全程泪奔。多少同志战友的一一惜别,语重心长;多少工作人员的细心照顾,历历在目。当地的医生、护士穿着笔挺的工作服,夹路相送,所有警察敬着标准的军礼。有的居民从小区里跑出来,大声地喊着“谢谢”,有的从商铺里跑出来,鞠着躬,招着手。所有的车辆停车,有的鸣笛,有的司机下车致意。38公里,不绝于耳的感谢从窗口飘进我的耳朵,我知道这是襄阳人民发自内心的感谢。真挚的情感沁入我的每一个毛孔,全车辽宁人都默不作声,不是我们不懂礼貌,所有人都泪眼婆娑,哽咽哭泣。荆楚大地从不缺乏英雄,这次疫情再次见证了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他们所承受的远远超乎你的想象。此次前来,我们提供了一点点的帮助,也受到了教育。襄阳人民,“自强不息”四个字用在你们身上实至名归。

致敬湖北襄阳人民,致敬我敬爱的战友,与你们一起拼过命是我的荣幸,此生无悔。襄阳,从来时的全城封锁,死气沉沉,到今天艳阳高照,大地回春,你我共同努力,还给世人一个生机勃勃的襄阳。

回来时更是英雄礼遇,飞机过水门,映现彩虹。警车开路,锣鼓喧天,一排排的人墙,各界人士欢呼致敬。大家用同样的眼神,诉说着质朴的情谊。车辆所到之处,只要有人就会驻足泪目。辽宁,母亲,你的儿子回来了,我能从你的一举一动中感受到爱的汹涌。

回到休整区,市委书记韩玉起接见表彰,送来亲自做的猪蹄,好久没吃得这么香了。鞍钢总院院长刘新及领导班子送来慰问品,了解我们的所需所想,事无巨细,为我们解决生活上的一切问题。汤岗子医院陈院长携全体工作人员送来无微不至的关怀,生活所需一应俱全。家乡的伙食还是那么可口,家乡的亲人还是那么热情。

经过14亿国人的努力,疫情得到控制,有序复工复产。但国外疫情依然严峻,国内二次暴发仍有可能。只要祖国需要,我愿随时再次出征,即使燃烧化成灰烬,也要留有余温。唯愿山河无恙,你我如初见模样。(陈汉敏)

[ 责任编辑:李艳鹤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