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高层动态  >  

让“冷资源”迸发“热效应”

民革中央“推动冰雪产业高质量发展”重点调研综述

发布时间:2021-07-28 13:53:31 来源:民革中央微信

调研组在哈尔滨市融创雪世界调研室内滑雪项目经营管理(吴姝静 摄)

调研组一行与冰雪产业相关部门和从业人员座谈交流(吴姝静 摄)

调研组在黑龙江现场观摩2020-2021赛季全国速滑锦标赛(吴姝静 摄)

随着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临近和“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纵深推进,我国冰雪运动发展进入快车道,取得了长足进步。与此同时,冰雪产业也正在从“冷资源”成为“热经济”。据预测,今年,我国冰雪产业市场容量将达到5738亿元,到2026年,市场容量将达到8232亿元。

虽然冰雪产业的规模在持续扩大,但产业发展态势如何,面临的问题有哪些,如何破解产业发展瓶颈制约?近年来,民革中央一直高度关注冰雪产业发展问题,2020年民革中央调研组曾赴北京市、河北省张家口市开展调研。今年民革中央将“推动冰雪产业高质量发展”列为重点调研课题,赴黑龙江省、吉林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等多地开展实地调研,并围绕调研主题召开中山议政会,听取相关专家的意见和建议,为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冰雪产业高质量发展之路贡献民革智慧和力量。

 产业发展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设备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雪季过后,雪场经营哪些项目?”

在吉林省长春莲花山度假区天定山滑雪场,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郑建邦率领的民革中央“推动冰雪产业高质量发展”专题调研组一边看一边询问。

地处世界冰雪黄金纬度带的吉林省,是我国较早开展冰雪运动、赋能冰雪产业的省份。长白山雪景、松花江雾凇、查干湖冬捕等冬季文旅品牌驰名海内外,冰雪竞技体育成绩和大众普及程度在全国名列前茅,冰雪产业风头正劲。

“服务大厅面积约2万平方米,不仅配备了意大利进口的雪具3500套,雪盔2000套、滑雪服等雪具设备,还设有游乐区、研学课堂、滑雪俱乐部等功能区,是国内首创冰雪一站式滑雪服务大厅。”天定山滑雪场市场营销部负责人黄德秀介绍说,与滑雪场一起打造的还有冰雪小镇,设有温泉酒店、滑雪场、商业街、儿童乐园等。“游客滑雪玩累了后可以到酒店、商业街、活动中心等种类丰富的娱乐购物休闲场所购物、休闲、体验中式美食。”

万科松花湖滑雪场、万达长白山滑雪场、吉林市北大湖滑雪场……一个又一个冰雪综合体展现着“雪国吉林”的独特韵味,优美惬意的环境吸引着各地游客纷至沓来。

数据显示,历史最好时期的2018-2019年雪季,吉林省共接待游客8431.8万人次,实现冰雪旅游收入1698亿元。去年11月至12月,全省8家重点滑雪场接待滑雪旅游人次超过110万,同比增长超过30%。

不仅吉林,全国冰雪产业热都在升温。

在黑龙江,调研组了解到,从2020年11月开始至今年4月的哈尔滨冰雪季,共设立“冰雪旅游”“冰雪文化”“冰雪艺术”“冰雪时尚”“冰雪体育”“冰雪经贸”6大板块,推出7大主题文化旅游产品 400余项活动,打造出了一个“沸腾的冰雪季”。

“2021年春节期间,新疆各地线上线下举办了20多项冰雪文化和旅游活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燕乃敏向民革中央副主席张伯军率领的调研组介绍道,新疆冰雪产业独树一帜,目前已建成滑雪场58家,开发出五大冰雪旅游线路,形成“一心两山N点”冰雪旅游发展格局,让冰雪旅游“冷资源”变成“热经济”。

……

“随着2022年冬奥会各项筹备工作的开展以及国家的大力倡导,在政策支持下,冰雪产业的群众基础越来越深厚。我国大众冰雪运动的发展路径,在国家推动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的过程中日益向全国延伸。”北京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表示,东北地区有雄厚的冰雪项目实力和资源基础,冰雪旅游推动北国风光成为南方向往的冬季热点。南方冰雪运动产业在诸多室内冰馆和雪馆的落成使用后,也将迎来运动人群的快速扩大,冰雪消费人群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

日前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的统计数据显示,除因疫情等因素影响暂未对外营业的雪场外,2020年正常营业的滑雪场总数为715家,其中黑龙江省的滑雪场总数为94家,位居全国首位。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止,国内滑雪场的滑雪人次统计为1288万,其中,36家室内滑雪场滑雪人次合计为269万。中国旅游研究院预测,2020-2021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次将达到2.3亿人次。

“这几年明显感觉到借助申办北京冬奥会的红利,国内冰雪产业的发展步伐快多了。”吉林庙香山冰雪旅游体育集团董事长王勇表示,中国已迎来冰雪产业的黄金二十年。

针对冰雪产业热,国家体育总局、文化和旅游部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冰雪旅游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等系列文件,从政策层面、目标路径、保障措施、落实主体等方面予以明确,为冰雪产业发展指明方向,助力2022北京冬奥会,实现“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

全民冰雪运动在我国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热潮,未来我国冰雪产业必将会得到重要的发展机遇。这些都会加速我国冰雪市场的拓展,并直接影响我国冰雪产业的新格局和各地区对产业与市场的需求。

调研组表示,我国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可以说达到了上下同心的理想状况。一方面社会大众逐渐青睐冰雪运动,商家投入冰雪产业的热情急剧升温。另一方面,国家层面也积极着手顶层设计,推出了一系列促进冰雪健身、激活冰雪产业的政策措施。借着2022北京冬奥会举行的东风,冰雪产业结构将会得到优化,未来其一定会成为最具发展前景的产业之一。

优化现有产业体系提质增效

阳春三月,调研组抵达吉林市,感受到的是“冰雪热浪”——

走进北大湖滑雪场,租雪具的、换服装的游客络绎不绝。雪道上,一个个五彩身影从飞泻的雪道上飞驰而下。

“吉林市滑雪场条件好、雪质好。这不前几天刚下了场大雪,就又来过瘾了。”来自上海的滑雪爱好者王潇说,最近三四年,每个雪季她差不多都要在这儿滑上半个多月。

“吉林的粉雪水分含量少而干爽,外观呈颗粒状,不易凝结,是滑雪爱好者最喜欢的雪质。”北大湖体育旅游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付广祥表示,雪场最近每天仍有2000多人滑雪,在一二月份冬雪旺季,每天人数可达五六千人。

“冰雪资源为我们打开了新天地,吉林将借北京冬奥会契机,建设‘雾凇之都,滑雪天堂’。”吉林市市长王路表示,现在,冰雪旅游经济逐渐成为吉林市经济发展新引擎。

吉林市冰雪旅游产业的发展是吉林省乃至东北地区的一个缩影。

事实上,不仅在传统的东北地区,在内蒙古、新疆、贵州、湖南、青海、四川甚至上海、深圳等地,冰雪旅游产业已打破时间空间限制,成为都市休闲旅游产业重要组成部分。

虽然冰雪旅游产业已成为旅游经济新的增长点,并且是最具潜力的走向世界的一个业态,但不可否认,国内冰雪旅游产业发展还不均衡、产品供需仍存矛盾,特色产品匮乏,同质化竞争严重,制约了冰雪旅游产业健康发展。

在这一背景下,如何优化现有的冰雪产业体系,提升冰雪产业政策的优化水平,如何把冰雪产业做大做强,让冰雪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进一步提升,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吉林、黑龙江的冰雪产业发展过程当中,主要存在着人才不足、政策体系不足,以及围绕冰雪产业的具体衔接和相关冰雪科技的研发等方面的一些不足。而存在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缺乏宏观的、整体的产业设计,围绕冰雪产业发展的理念、模式以及相关的方式、方法等方面还处在探索期,缺乏经验的积累以及现成的模式的借鉴。这也是其他城市在冰雪产业发展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发展冰雪旅游产业,应着眼于推进冰雪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冰雪作为载体、作为媒介,融合更多业态,以此提高冰雪旅游的含金量和附加值。”调研组建议,加强顶层设计和规划引领,推动冰雪产业实现区域协调发展,加快资源优化整合,提高市场化运营水平,全力打造冰雪产业“大融合”新发展格局;促进产业融合,突出市场和问题导向,优化旅游产品开发,从而全面提升冰雪产业专业化、市场化、规模化水平。

“旅游市场并非是按行政区域来划分的,而是跨区域的,所以单打独斗不如联合起来,形成合力,共同把市场做大。”民革河北省委会副主委、北京2022冬奥组委会规划建设与可持续发展部副部长沈瑾认为,吉林、黑龙江可以通过与其他冰雪资源省份的有效联动,逐步形成“吃、住、行、游、购、娱”等要素齐全的冰雪旅游产业体系,加大营销投入,丰富产品供给,打造完整的冰雪生态链。

“冰雪旅游具有季节性特点,吸引来游客之后,如何丰富冰雪旅游内涵,让游客延长行期是一大关键。”民革吉林省委会主委郭乃硕表示,在今后的吉林省冰雪产业政策的优化中,既需要围绕冰雪产业体系本身进行相应的发展,还要围绕冰雪产业相关的旅游、教育、经贸、科研等方面进行系统的完善,满足冰雪产业持续发展需求。

“市场开放是推动区域市场经济发展的最好方式。”民革黑龙江省委会主委谷振春表示,任何产业的发展都必须以市场为基础,对于黑龙江省冰雪产业来说,通过市场开放进行产业集聚,避免分散,“要在产业的空间布局上科学规划、特色发展;引进的国外高科技资本和黑龙江省人力资本融合,组合成区域内的绝对优势,可以提升黑龙江省冰雪产业的整体竞争力。”

与吉林和黑龙江相比,地处冰雪黄金纬度带的新疆,因场地、人员等因素制约,冰雪运动和冰雪旅游产业一度受限。近年来,随着新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不断加大冬季旅游产品的挖掘,开发建设了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滑雪场。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和政府对旅游业发展重视程度的提升,新疆冰雪旅游产业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调研组表示,加快新疆冰雪产业的多元化发展还要借鉴全域旅游的成功经验,在开发冰雪资源的基础上,统筹规划和布局特色冰雪小镇、国际重大赛事功能区,加大新疆冰雪旅游在长三角、大湾区等区域性城市的宣传力度,进一步提升新疆冰雪产业的知名度。

在培育消费新增长点上发力

“旧滑雪板用了有一段时间了,今年打算再买一个单板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自己。”在哈尔滨融创雪世界,来自北京的赵宁说。

赵宁滑雪已有5年了,从初级道滑上了高级道,滑雪的装备也在不断升级。从最初购买滑雪手套、护目镜等小件开始,现在赵宁已经配置齐全了整套装备。

“对于年轻人来说,滑雪装备不仅要有实力,还要有颜值。”赵宁说,从雪服套装、头盔到手套、雪镜再到雪靴、雪板,自己在选购时都很看重是不是够时尚。

冰雪旅游产业发展带动了滑雪设备和服装服饰的发展,催生出许多冰雪经济新业态。

在新疆,调研组了解到,无论是以纺织业为主的冰雪轻装备制造企业,还是冰雪重装备制造商,都将发展的目光盯向更广阔的市场,有的企业还通过直接对接或在国外征召代理商等方式,积极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滑雪装备市场。

借助冰天雪地,吉林省规划建设冰雪装备产业园,已吸引到滑雪板零部件企业、滑雪服生产企业等多个上下游企业入驻。吉林市加强与北京体育大学战略合作,加快智慧冰雪创新中心、冰雪科研基地建设,促进冰雪科技研发与成果转化。

坐在小火炕上,品一品林区特色菜、听听老林区故事、看看东北二人转……在黑龙江,一些地方还原了老林区生产生活方式,让游客在冰天雪地中体验特色森林文化、民俗文化和美食文化。

冰雪经济是现代产业,更是当代生活。调研组表示,冰雪旅游不只是去雪地滑雪,而是要让人们领略冰雪文化之美。做大冰雪经济的文章,需要在体验提升、人才培养及加强合作培育消费新增长点上下功夫。

客观来看,我国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面临研发难度大、技术标准体系不完善、产业体系亟待优化等突出问题,总体上与国外一线品牌仍有不少差距,未来还需加快补短板,为各类市场主体创造更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促进冰雪产业健康发展。

有专家表示,发展冰雪产业,不仅是新旧动能转换的需要,还是有助于区域经济转型、重塑健康生活方式的动力机制。冰雪产业毕竟是强季节性产业,对于大型目的地度假型滑雪场和景区而言,想盈利必须补齐冬季旅游“短板”、平衡四季旅游。如何开展四季运营,对冰雪区域、冰雪城市的经济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想要实现四季经营模式,仅靠滑雪场自身的力量是很难实现的。政府如何进一步落实各项冰雪运动发展的政策,降低冰雪企业的成本,增强冰雪企业发展的信心更为重要。

黑龙江亚布力管委会主任曹德友表示,冰雪产业管理人才匮乏也成为制约我国冰雪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滑雪场地中级及以上管理人才不足600人,多数管理人员来自滑雪爱好者、退役滑雪运动员群体,滑雪场地经营管理人才十分稀缺。

曹德友建议,发挥政府引导作用,推进冰雪产业复合型人才构建。探索冰雪产业人才组建多种模式,实行跨界跨项选才,打通冰雪项目和其他产业后备人才培养渠道,提高冰雪产业人才聚集速度。

“在实现‘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过程中,青少年是参与主体,是实现目标的重中之重。要大力发展青少年冰雪运动,推进冰雪运动、冰雪文化进校园。”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丁晓燕表示,青少年是学习冰雪运动技能的敏感期,也是培养运动喜好的黄金年龄。因此,她建议,依托我国学校体育“班级授课制”的高度组织化优势,对学生进行规范化的冰雪运动教育,提升运动参与质量,着重在学生中培养活跃的、持续性的运动参与群体。另外,她也建议加强师资力量建设,重点解决冰雪运动师资人事岗位设置的难题,促进冰雪教育提质换挡。

“青少年冰雪运动在冰雪产业中是一个非常重要且充满商机的部分。”民革长春市委会主委杜剑表示,吸引更多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的训练和培训,可以迅速提高竞技水平和参与冰雪运动人员数量,这是发展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的前提。

统计显示,18岁以下的青少年群体,占接受冰雪运动培训人群的整体比例仅38%,而19至25岁的人群成为主要的比例,占比达46%。

除了国家层面的栽培,杜剑认为,社会层面的力量也不容小觑。现在有很多冰上运动的俱乐部,都是发展青少年培养与冰雪运动市场推广的一大助力。

2020至2021年冰雪季虽然已经过去,但民革关注冰雪产业高质量发展,推动发展冰雪运动、做大做强冰雪经济,并将此作为加快补齐经济结构短板、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发展思路仍在加速推进,冰雪经济也必将成为我国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的一大亮点,为现代化都市圈高质量发展赋能。

相关观点

民革河北省委会:

提升滑雪项目职业资格认证权限。建议将国家滑雪指导员等职业资格认证权限下放张家口市,或通过联合共建的方式,开展滑雪项目社会体育指导员等职业资格认证工作。

加强中高端冰雪培训人才支援。在冰雪人才培养能够长期依托京津冀体育类高校,有针对性地按需开设相关专业的基础上,采取“育”“援”相结合措施,同时引进国外的冰雪技术人才。

强化政策引领,制定冰雪运动长效推广机制。常态化推动冰雪运动“六进”(进机关、进企业、进学校、进社区、进乡村、进家庭)活动,进一步夯实群众冰雪运动基础。

加强对冰雪装备制造产业的扶持。大力实施培育冰雪装备器材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支持国内外企业在河北省设立冰雪产业孵化器和研发平台等。

针对张家口市冰雪装备高新技术企业,设立激励科研机构和高校开展冰雪装备器材所需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工艺研究的专项资金,整体提高张家口市冰雪装备产业的科技水平。

民革辽宁省委会:

发挥特色优势,提高辽宁冰雪旅游产业辨识度,发挥资源优势,打造辽宁冰雪运动产业新形象,以“最丰富冰雪生态”形象刷新社会认知。

发挥工业优势,构建辽宁冰雪装备产业发展新体系,推动产学研合作。加快研发“冬冰夏滑”“冬雪夏滑”场地材料和设施装备,开发冬雪夏滑场地建设项目,打造中国冰雪夏滑材料的生产基地。

发挥培训优势,促进辽宁冰雪产业链向上下游延展,发展冰雪项目培训新业态全链培训。

强化政策供给,促进辽宁冰雪产业补短板强弱项进阶发展,构建新型冰雪装备制造业发展体系,形成强大冰雪品牌。

推动冰雪运动进校园,夯实我国大众参与冰雪产业的基础。着力开发四季型冰雪旅游运动产品,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引导冰雪旅游向质量效益型方向发展。

补短板强弱项,完善我国冰雪产业链,设立冰雪产业相关的装备制造基地、重点品牌等示范项目,推动冰雪旅游装备制造业的集聚化、品牌化发展。

民革内蒙古自治区委会:

推进冰雪场地设施建设,鼓励引导社会力量参与雪上运动场地设施建设。广泛开展群众冰雪健身活动。全面推行“百万青少年上冰雪”和“校园冰雪计划”,组织青少年冰雪竞赛,培育冰雪运动特色学校,促进青少年冰雪运动的普及发展。

全面提升冰雪运动竞技水平,突出抓好冰雪专业运动队建设,推进与冰雪运动先进省份交流合作,把更多有天赋、有潜力的苗子运动员选上来、培养好。

促进冰雪产业融合发展,鼓励引导社会资本投资冰雪体育产业,鼓励各地依托当地自然、民俗和人文资源,培育“一地一品”,打造冰雪旅游精品项目、精品景区和精品线路,培育更多冰雪消费热点。支持各地建设冰雪特色小镇,创建国家级冰雪类体育产业示范基地。发展冰雪装备用品业,支持转型企业发展冰雪装备用品,鼓励引进国内外有实力的企业和知名品牌在内蒙古落户。积极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等重大战略,着力打造“贯穿东西、沿京津冀、连接三北”的冰雪产业集聚区,增强冰雪体育产业辐射带动能力。加强与俄、蒙冰雪运动交流,促进经贸合作与发展。(孙金诚)

《人民政协报》7-28 第12版:调查研究  

[ 责任编辑:张翕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