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唱支山歌给党听》诞生记

发布时间:2021-07-29 09:19:49 来源:团结报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几十年来,这首歌曲唱遍了大江南北,成为新中国文艺舞台上不朽的红色经典。《唱支山歌给党听》是如何诞生的?又是怎样红遍全国的呢?

歌词源自矿工们的顺口溜

大家都知道,《唱支山歌给党听》作曲朱践耳、演唱者才旦卓玛都是闻名遐迩的艺术大家,但词作者蕉萍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蕉萍”究竟是何许人也?

蕉萍本名姚筱舟,1933年生于江西铅山石塘镇一个书香之家。石塘位于武夷山北麓,有“武夷山下小苏州”之称,此地文风甚盛,读书成风,许多读书人通过科举走上了仕途,姚筱舟的爷爷就是其中一位。姚筱舟祖父前清曾经做过知县,家底殷实,姚筱舟虽然早年丧父,却一直读完了中学。铅山解放后,姚筱舟与一批志同道合的同学投笔从戎,考入了第2野战军军政大学第5分校,毕业后到第2野战军第17军50师政治部担任民运干事。1951年秋,姚筱舟入朝参战,到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第3师直属卫生连任文化干事。回国后转业支援大西北,被分配至陕西省商洛石棉矿人事股,1955年秋到陕西省铜川矿务局从事文秘工作,第二年春调到下属的焦坪煤矿任技术员。1957年初,因煤矿管理不慎,取暖的火堆引燃煤矿竖井中的木柱,造成多名矿工死亡。虽然姚筱舟当天休息不在现场,但身为矿区技术员,还是受到撤职处分,被罚下井采煤——姚筱舟自己也没有料到,这次看似严厉的处罚竟为其后来的创作埋下了伏笔。

姚筱舟到井下工作后,整天与煤矿工人一起干活,这些工人大都出身贫寒,旧社会吃过很多苦,对新政权感情很深。姚筱舟常常听到工友们哼唱自编的顺口溜,像“把党比作咱的妈,把矿比作咱的家”“党是妈,矿是家;听妈的话,建设好自己的家”“旧社会,咱像冬天里的葱;新社会,咱成了国家主人翁”“鞭子是窑主的枪杆子,煤窑是窑工的棺材板子”等等。这些歌谣虽然简单,但非常生动、鲜活,于是姚筱舟便开始有意识地搜集,不久就积攒了厚厚的一大本。矿工大部分不识字,写家书之类的工作便由姚筱舟代劳,他也很愿意帮助他们。这些矿工的家人大都在农村种田,他们家书末尾总写上 “听党的话,交好公粮”之类的话——这在今天看来似乎有些矫情,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这确实是矿工们发自肺腑的心声。

姚筱舟是个小知识分子,平常喜欢读书,也喜欢舞文弄墨;他的老家江西铅山流行唱山歌,当地乡民张嘴就唱,姚筱舟从小耳濡目染,对这些山歌非常熟悉,于是便将这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写成诗歌和民谣发表。1958年一个夏晚,姚筱舟创作了诗歌《唱支山歌给党听》,大部分内容来自工友的口头文学,他耳熟能详,几乎是一气呵成。写完后,姚筱舟觉得原稿中“旧社会三座大山压我身……推倒大山做主人”不太生动,这时他看到桌上有本连环画,上面画了一个拿鞭子抽打长工的地主,灵感一动,觉得“鞭子”要比“三座大山”鲜活得多,于是改成了“旧社会鞭子抽我身…………夺过鞭子揍敌人”。

这首小诗发表在当年《陕西文艺》杂志《总路线诗传单》专栏,署名“蕉萍”。至于为什么署这个名字,姚筱舟后来解释说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便用了这个与焦坪煤矿同音的笔名。

歌曲初名《雷锋之歌》

1962年,辽宁春风文艺出版社将《唱支山歌给党听》这首诗编入《新民歌三百首》。当时雷锋正在辽宁当兵,看到这些诗歌非常喜欢,于是便将《唱支山歌给党听》抄到日记里。不过雷锋对原诗做了小小的改动,将“母亲只能生我身”改为“母亲只生我的身”,将“党号召我们闹革命”改成“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这样读起来节奏感更强,也更加朗朗上口了。

此后不久,雷锋因公殉职,全国掀起了一股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热潮,《雷锋日记》也在全国流行。上海有位叫朱践耳的作曲家在阅读《人民日报》(1963年2月7日)发表的雷锋日记时发现了这首小诗,感觉这是一首很好的歌词,于是将诗歌的前两段谱上曲子。朱践耳以为这是雷锋所作,所以取名为《雷锋之歌》,并注明歌词摘自《雷锋日记》。朱践耳特地采取戏剧性创作手法,把这首诗谱成通俗易懂的曲调,1963年2月21日,上海《文汇报》刊载了朱践耳这首新歌。

朱践耳在上海长大,爱好音乐,先后在苏中军区和华东军区从事音乐创作。新中国成立后朱践耳赴苏联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学习,1960年代初到上海实验歌剧院担任专职作曲,《雷锋之歌》就是此间的作品。

这首歌曲最先由上海歌剧院的歌唱演员任桂珍演唱,当时正在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民族班进修的藏族女歌手才旦卓玛听到后感同身受,找到任课老师王品素要求学唱这首歌。

王品素是一位老音乐教育工作者,抗战期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在重庆西南美术专科学校声乐科教授声乐,1949年后到上海从事民族声乐教学,培养了许多著名歌唱家。才旦卓玛当时连汉语都说不好,但王品素理解她的心,专门找来曲谱,逐字逐句讲解,纠正她的发音和吐字。朱践耳听了才旦卓玛演唱后非常吃惊,主动提出让她在1964年“上海之春”音乐会演唱这首歌,歌曲经广播电台播放后很快便在全国流行,成为著名的红色经典。许多年后,才旦卓玛对这段往事还记忆犹新:“这首歌的原唱并不是我,是我从别人那里‘抢’来的。”

寻找“蕉萍”

1963年夏,姚筱舟第一次在收音机中听到这首歌,非常惊讶,他没有料到自己的这首小诗竟然被编成歌曲,更弄不清楚为什么作者变成了雷锋。后来朱践耳通过读者来信知道自己搞错了,原作者叫蕉萍,雷锋是在日记中摘抄了这首诗。经过多方询问,朱践耳了解到蕉萍在江西铜川矿务局下属的焦坪煤矿工作,于是便给矿上寄了一封“寻找蕉萍”的信件。

焦坪煤矿也不知道谁是蕉萍,矿党委书记在一次大会上询问:“谁叫蕉萍?”姚筱舟就在现场,但他没有承认。多年以后,姚筱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我不敢声张,这与我身世有关。我有十几个亲属都在台湾,一个叔叔是国民党的少校军官,一个堂兄在国民党海军工厂任职。那年月,家庭出身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找上门来的多半没有好事,因此我总怕别人找我。”虽然姚筱舟没有承认,但煤矿领导估计“蕉萍”就是他,因为矿上只有姚筱舟是个文化人,并且经常在报刊发表文章和诗歌。这时有个工人向党委书记汇报说“蕉萍”就是姚筱舟,因为曾看见他用这个名字投稿。第二天,书记找到了姚筱舟,他这才承认自己就是这首歌的词作者“蕉萍”。

朱践耳将情况向有关方面做了汇报,不久,中国音协出版的刊物《歌曲》在转载《雷锋之歌》时,正式将歌名改为《唱支山歌给党听》,词作者也更正为“蕉萍”。

姚筱舟在焦坪煤矿工作了近30年,1984年调到铜川矿工报社当了编辑,后来还担任过铜川市文联副主席等职,1993年初离休。姚筱舟为人非常低调,他在铜川工作、生活了几十年,当地很多人居然不知道他就是《唱支山歌给党听》的词作者。但党和人民并没有忘记他,据姚筱舟女儿回忆:“1997年5月9日,应上海东方电视台之邀,我陪父亲前去参加第17届上海之春音乐会开幕式。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作曲家朱践耳老师和歌唱家才旦卓玛早已到了现场。那天,在这首歌曲传唱了30多年之后,他们终于见面了,并同台演绎了这首红色经典歌曲。舞台现场,《唱支山歌给党听》熟悉的旋律令全体观众热泪盈眶,掌声如雷,经久不息。”这个场景让姚筱舟陶醉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作曲朱践耳于2017年8月在上海瑞金医院平静离世,两年后姚筱舟也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共同创作的这首红歌却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 王 凯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