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辛亥侠女:黄兴之妻徐宗汉

发布时间:2021-10-14 08:32:56 来源:团结报

1911年,徐宗汉(中坐者)任广东北伐炸弹队队长时,与队员合影。

徐宗汉

徐宗汉原名徐佩萱,1876年生于上海,祖籍广东珠海。她是上海招商轮船总局买办、中国著名现代实业家徐润的侄女,18岁嫁给两广总督署洋务委员李庆春之子李晋一,夫妻感情甚佳,俩人很早便接受西方新思想,同情革命。李晋一不幸早逝,遗下一双儿女,子名雄,女名鸿,徐宗汉时年方23岁。

在寡居教养儿女期间,徐宗汉与广东番禺的张竹君交往甚密,她们是“手帕交”,而张竹君是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人物,时称“广东女界的梁启超”。张竹君每有创新,徐宗汉辄悉力助她,从无吝色。如创立褆福医院、河南医院、育贤女校等,昔年所蓄妆奁,为之一空,当年粤中志士皆知是徐宗汉所为。

1907年,徐宗汉前往南洋槟榔屿,帮助二姐徐佩瑶办华侨学校。不久,孙中山与黄兴来到槟榔屿创办同盟会分会,徐宗汉充任他们的马来语和粤语翻译,孙中山很欣赏徐宗汉的语言天份,鼓励她“飞出去”,参加革命。在黄兴带领宣誓后,徐宗汉成为同盟会的重要会员,并改名为“宗汉”。

1908年,徐宗汉返回珠海,在故乡附近,与高剑父、潘达微等人创设“守真阁”裱画店,掩护革命工作。

为筹备广州新军起义,徐宗汉率领侄儿李沛基、李应生等人在香港负起全部炸药及军械的保护运送工作。她和陈淑子、李自屏等人,由水路秘密携带军火前往广州,因行囊中装满炸药子弹,被褥内装有青天白日旗,同行人紧张不已,坐卧不宁,唯有徐宗汉气定神闲,淡定聊天,从容入睡。

同盟会元老谭人凤曾作《颂女同志》一诗,由衷地赞美女志士们:

漫云巾帼愧须眉,旗界机关悉主持。准备薪米为火种,安排箱笥贮枪支。

将军事发驱移徙,革命师兴失助支。事后闻将棺载器,女中豪杰国中师。

1910年农历三月二十九,广州起义爆发。黄兴率领唯一一支敢死队攻打两广总督府,因寡不敌众,右手被打断了两根手指,退到广州河南溪峡一处民房,门外贴有红纸对联,以示家有喜事,实为掩护而用。徐宗汉受命守护在内,她为黄兴包裹了伤口,伤势严重。在张竹君、徐宗汉的力劝和陪同下,四月初一,黄兴身着灰色长袍,化装成一位老年病人,登上开往香港的哈德安轮。因舱位已满,他们只能在餐厅坐下,船开启前,有清兵登船检查,徐宗汉紧倚在坐椅旁,貌似照顾病人,实则一手插入长衫中握枪侍护,临危不惧。抵港后,入圣玛丽医院求治,循院方规定,手术需要病人亲属签字,情急之下张竹君让徐宗汉以妻子名义签办。从手术至出院后,幸有徐宗汉在旁精心照料,黄兴身心创伤得以稍复。他们二人也由患难中的挂名夫妻,结为正式的革命伴侣,他们彼此相伴的五年里,徐宗汉伴随黄兴转战广州、香港、上海、武汉、南京、日本、美国各地,历经起义作战、被迫流亡、反清抗袁、民国建立,直到黄兴病逝之后,徐宗汉仍在不倦地完成他的遗愿。徐宗汉低调、笃实之中尽显巾帼之侠气。黄兴曾说:“宗汉绝对不单是我的内助,根本就是和我并肩作战的伙伴、战友。而且她的能力比任何男人都强,尤其是比我的能力强。”他在一封家书中写道:“在家保育儿辈,我心极感……,吾责至大、至危、至暂,汝责至细、至久、至难,然则汝之责任艰巨于吾乎!”

黄兴共有五子三女,名为一欧、一中、一美、一环、一球,振华、文华、德华。其中一美、一球为徐宗汉所出。徐宗汉的两兄分别在推翻清朝后的临时政府中任要职,两弟也在陆军部任职。大姐徐佩兰、二姐徐佩瑶也均为同盟会员,参加过黄花岗起义。大姐还是广东女子北伐队长,她儿子李沛基因剌杀广东将军凤山,牺牲时才16岁。徐宗汉一家可谓“满门忠烈”。

1916年10月30日,黄兴病逝,享年42岁。徐宗汉痛失挚爱,她在悉心照顾遗孤之余,投入到继续黄兴遗志的社会工作中:主持南京贫儿院、开设上海教育院、成立上海妇女联合会、担任“俄灾赈济会”主任,亲赴美国、墨西哥、日本、古巴等地募捐。抗战爆发后,徐宗汉移居重庆,与周恩来、邓颖超等常有往来,十分支持共产党。1944年3月8日,徐宗汉去世,享年68岁。

黄仪庄,作者系辛亥革命先驱黄兴、徐宗汉之孙女)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