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民国时期传染病的流行

发布时间:2021-11-25 09:09:56 来源:团结报

民国时期军队进行消毒

1915年建成的京师传染病医院

民国时期,在社会、经济、科学等十分落后的情况下,传染病、寄生虫病和地方病广泛流行,我国每年都要遭受鼠疫、霍乱、天花、伤寒、痢疾、猩红热、白喉等10种以上的急性传染病的攻击,传染病的流行造成大量人员死亡。民国时期,我国人口的平均寿命很短。据有关资料记载,吉林省长春市人口平均寿命为35~40岁,甘肃省平均寿命只有34岁左右,福建省福州市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左右。我国民众“平均寿命的短促,多半都是传染病盛行所致”。

洪水猛兽般的传染病流行

霍乱是由霍乱弧菌引起的急性胃肠道传染病,如不及时抢救,病死率很高。1932年6月,从潼关开始,自东向西,霍乱在关中大爆发并迅速扩散,渐行南北,约计疫区达53县,患病人数至50余万人,不及救治而死亡的人数多达十二三万余。在1935年,发生在简阳县的霍乱病,“路毙甚多,惨不忍睹”。据赤水乡总保谭已三统计,仅赤水铺至石桥镇15华里内,沿途死于霍乱的就有500多人。因此一些人出门时,“就身悬木牌,上书自己姓名、住址,倘遭不测,便于家人认领尸首”。当时在简阳农村一些地方,已出现“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状况。

鼠疫是一种急性剧烈的传染病,死亡率极高,对身体危害巨大。1917年,山西、绥远鼠疫流行,死者达16000余人。在福建浦城,1942~1946年间的鼠疫流行是浦城县历史上疫区最广、持续时间最长、染疫死亡者最多的一次。仅富岭、大庄、余塘、观前4个集镇、乡村因鼠疫死亡的就达355人。这些集镇和乡村早上路旁摆满棺材,午后关门闭户,晚上凄神寒骨,人迹罕至。“真是千村薛荔,万户萧疏,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寄生虫病流行范围广,也是严重威胁人民生命健康的重要疾病,比如血吸虫病、黑热病、疟疾等。血吸虫病,俗称膨胀病。据江西省不完全统计,新中国成立前的40年间,因本病流行而毁灭的村庄有1362个,因之病死的达31.5万人。疟疾在我国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湖南、河南、安徽、江苏以及辽宁等省及少数民族聚居的边疆地区和山区危害严重,而且由南到北分布广泛。云南思茅坝原有住户7000户,近4.5万人口,1919~1936年疟疾在此地流行十余年,“死亡甚重,后仅余数千人,十室九空,道尹府衙不得不弃坝北迁至普洱城”。

民众卫生常识匮乏

民国时期,经济发展落后,人民生活困难,社会教育水平低,科学的医疗卫生知识匮乏,致使迷信盛行。当遇到传染病流行时,人们束手无策,应对疫病多采取迷信手段,有的地方使用本地的土方子来应对,有的只好祈求神灵保佑。

1917年鼠疫流行时,劳苦人民把希望寄托在烧香、磕头、求神、拜佛的迷信活动上,就连打死一条蛇、捕捉过一只鼠也认为是造孽犯罪,得罪了疫神。地方士绅们怕疫病延及自家眷属,遂强行隔离封锁,对疫点也不积极采取科学措施进行防治抢救。相反,他们还用迷信和恐吓的方式说:“这种传头子病(鼠疫)是很有针对性的,谁家干了坏事就惩罚谁家!”更毒辣的是他们根本不顾群众的死活,扬言说:“死不绝不行,否则还得调用飞机轰炸!”

在福建浦城,1942年鼠疫疫情发生后,民间对鼠疫的辨别方法是:让病人口含明矾,有甜味感则是患了“老鼠瘟”,觉得味苦,就排除鼠疫之嫌。人民生活极端贫困,即使知道自己染疫也无钱请医求治,当地人们只好采用土方子作防护和治病,如随身带上一包雄黄作防护,已染上鼠疫的人就让他口服鸦片,并用鸦片膏贴“洋核”,此法几无疗效。有的则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保佑。人们“谈鼠色变”,纷纷惊恐万分唱哀歌:“鼠疫染上身,陷入鬼门关,亲人永分离,呜呼见阎王!”

瑶民在感染了天花后,有“送灯”的习俗。“即病者结痂将愈时期,须持香烛纸灯送鬼于河中,以为驱病之意,送灯以后,自谓可不再传染他人,而可与各家照常往来,不以为怪,于是带毒者遂能延长并扩大天花之传染区域。”瑶民对待传染病采取迷信的手段和方法,导致传染病流行加剧。

城市卫生医疗条件改善

民国时期,烈性传染病危害极大,短期内能导致大量人口死亡,威胁着农村居民的健康和生命,而在城市则能得到有效控制。究其原因,主要是这一时期大城市已初步建立起医疗卫生体系。城市具备良好的医疗卫生条件,医务人员较多且素质较高,医疗设施健全,西医的医疗力量也主要集中在城市。

此外,饮用水不洁是导致传染病流行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城市开办的自来水厂使得饮用水变得安全卫生,从而减少传染病的流行。中国的自来水建设最早开始于上海,1880年英商上海自来水公司建杨树浦水厂,由李鸿章亲启水阀开始供水,该公司成为上海最大的供水单位。后来上海又先后建立多个自来水厂,至1930年自来水厂已基本上覆盖了上海市区居民用户及工业用户。上海自来水供水事业的迅速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更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市民健康程度,并且推动了国内其他地区的自来水事业。北京自来水创办于1908年,为了吸引民众使用自来水,报纸上刊登了赠送自来水的广告:“自宣统元年(1909)十二月二十二日起,至隔年正月二十八日止,在北京城内分地区、分期送水一星期,放水奉赠,不取分文。在送水期间,无论有票无票,均可到该段水龙头随便取水。”城市开办了自来水厂,饮用水安全、卫生,减少了传染病的流行。

卫生防疫措施的制定实施和保健工作的推行逐步开展。1928年,卫生部公布《传染病预防条例》《传染病预防条例施行细则》《种痘条例》等,指定伤寒或类伤寒、斑疹伤寒、赤痢、天花、鼠疫、霍乱、白喉、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猩红热等9种法定传染病,并制定包括传染病报告、登记、隔离、检疫、预防接种等环节的管理与预防措施。为了保障学生的健康,在1934年卫生署制定《城市小学学校卫生实施方案》,要求全国城市一律组织健康教育委员会,实施学校卫生,包括在校学生的定期体检、传染病预防和管理等。此外,南京、上海、北平等城市已经开展了一些妇婴保健工作,涉及的范围与人数虽然有限,但毕竟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举措。

传染病防治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要严格控制传染病流行蔓延,政府要健全公共卫生体系,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公共卫生条件,积极开展卫生宣传,群防群治。还要开展科学研究,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手段防治疫病,创建有自己特色的“中国式防疫”。(贾鸽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