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古人的“神仙友谊”

发布时间:2022-05-12 15:36:28 来源:团结报

伯牙擅长弹琴,钟子期擅长倾听琴声,无论伯牙弹琴时心里想到什么,钟子期都能听懂他的心声。钟子期去世后,伯牙认为世上再也没人能听懂他的琴声了,于是把自己心爱的琴摔破,终生不再弹琴。

两位“知音”的友谊感动了后人。直到现代,人们还常用“知音”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情谊。其实在古代,像这样的“神仙友谊”还有很多。

管鲍之交

管仲年轻的时候家里非常贫穷,但他的朋友鲍叔知道他是个贤明而且有才干的人。他们曾经一起做过生意,赚钱之后分财利时,管仲总是多要一些。鲍叔并不认为是他贪财,而是体谅他家里穷。

后来,鲍叔辅佐公子小白,管仲则辅佐了公子纠。公子小白在争夺国君之位中取胜,庇护公子纠的鲁国担忧齐国入侵,所以处死了公子纠,管仲也被囚禁了起来。于是,鲍叔便向齐桓公推荐管仲,让他不计前嫌,不为解一时之气而浪费人才。后来,管仲来到齐国担任国相,鲍叔情愿让自己置于管仲之下,齐桓公也在二人的辅佐下成就霸业。

管仲后来曾回忆说:“当年公子纠争夺国君之位失败,大臣都为他殉难了,而我却被囚禁起来遭受屈辱。鲍叔不认为我是个没有廉耻的人,而是知道我不因小的过失而感到羞愧,却以功名不显扬于天下而感到耻辱。”最后,管仲还深情地说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

人的一生可能会有很多朋友,但知己却难得。无论他人如何评论管仲,鲍叔都能不为所动,一如既往地给予其包容与支持,这便是最好的知己。“管鲍之交”被传为千古佳话,管仲那句“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也”,既饱含他对鲍叔的感激之情,也诠释了友谊的真谛。

庄惠之交

惠施,战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和哲学家。惠施曾经在魏国担任相国,后来因为政见与张仪有所不同而受到排挤,并被驱逐出魏国,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过了不久,他来到宋国,与庄子成了好朋友。但二人都喜欢争论拌嘴,比如著名的“濠梁之辩”——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惠施去世后,有一年,庄子为人送葬时路过惠施的墓地,不由得驻足,回头对随从们说:“郢都(春秋时楚国都城,位于今湖北江陵)有一个人,鼻子上不小心沾上了一点白灰,这点白灰又薄又小,就好像是苍蝇的翅膀,他让一个叫石的巧匠替他削掉。只见匠石挥斧如风,向白灰削去,灰点随斧而去,而鼻子丝毫没有受到伤害。郢都人站立不动,脸色不变。”

随从们听了之后都云里雾里,庄子接着说:“宋国的国君听说了这件事,就叫人把匠石找来,对他说:‘你试着用同样的方法给我削削灰怎样?’匠石却说:‘臣下的确曾用斧子削去过鼻尖上的白灰,可是现在我信得过的人已经去世很长时间了。从那以后,臣下再也没有干过这种事了。’”

庄子最后叹息道:“自从先生去世后,我再也找不到对手了,再也没有辩论的对象了!”随从们方才知道庄子是在用郢都人与匠石之间的友谊,来代指自己和惠施之间相互信任、心灵相通的友谊。他们之间足够信任对方,所以才能够在争辩的时候无所顾忌。

庄子和惠施在思想和观点上是不同的,所以他们常常争论不休。但好的友谊并不是必须要完全认同对方,而是即使思想和观念上有着不同,但也能求同存异、彼此欣赏、互相包容。

杵臼之交

据《后汉书·吴祐传》记载,东汉时期,有一个叫公沙穆的人学习非常努力刻苦,可是总觉得自己所学到的知识还是非常有限,于是就想到京城去,进入当时的最高学府太学深造。

然而,公沙穆的家里非常贫穷,他勉强凑足了去京城的路费,可到了京城,没过几天盘缠就用光了,交不起入太学学习的费用。为了继续读书,公沙穆只好到当地一位叫吴祐的富户家里打工,当上了一名舂米工人。

吴祐不仅是富户,还在朝为官,身份显赫。有一天,公沙穆正在舂米,吴祐偶然从他身边经过,突然发现这个年轻人举止斯文有礼,根本不像个做粗工的人,于是就好奇地和他聊起天来。在聊天的过程中,吴祐发现公沙穆是一位学识渊博且好学的读书人,于是不顾彼此悬殊的贫富差距,和他在杵臼前结为朋友。

后来,公沙穆学有所成,成为东汉有名的能吏。而“杵臼之交”也被传为佳话,用来比喻交朋友不计较贫富和身份。

元白之交

“今俟罪浔阳,除盥栉食寝外无余事,因览足下去通州日所留新旧文二十六轴,开卷得意,忽如会面,心所畜者,便欲快言,往往自疑,不知相去万里也。”(《与元九书》)

元和十年(815年),四十四岁的白居易正在江州司马任上,这是一个有职而无权的小官。在内心愤慨忧伤之际,他收到了时任通州司马的好友元稹寄来的《叙诗寄乐天书》,白居易感动不已,于是写下这封感情真挚的《与元九书》。

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写道:“小通则以诗相戒,小穷则以诗相勉,索居则以诗相慰,同处则以诗相娱。”意思是我们在仕途顺利时可以以诗告诫对方戒骄戒躁,遇到困难时便用诗歌互相鼓励,如果一个人居住孤独时则用诗歌去安慰对方,如果两人在一起时则一起作诗娱乐。

白居易和元稹一同在朝为官,二人惺惺相惜,结为莫逆之交。由于当时没有网络和电话,他们只能用当时最流行的方式保持通讯:写诗唱和。据统计,白居易和元稹在二十多年交往中,唱和诗词多达900余首,创造了一个二人唱和的世界纪录。

唐文宗大和五年(831年),元稹去世。许多年后的一个夜晚,白居易忽然梦见了与元稹同游时的情景,醒来后提笔写道:“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草树八回秋。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梦微之》)

其实,古人的“神仙友谊”还有很多,比如有“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的期盼,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深情,还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寄语……在交通不便、消息闭塞的古代,人们的友谊却能够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这样的友谊是真正无价的!(邱俊霖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