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三问电竞:不止游戏

发布时间:2022-05-14 09:59:56 来源:团结报

2021年11月7日,EDG战队战胜韩国的DK战队获得2021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一消息瞬间刷屏各大社交网络。随着微博上EDG夺冠的话题阅读量短时间内冲至38亿次,“电子竞技”这个新兴、小众、曾经饱受争议的产业突破圈层,再次来到聚光灯下。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目;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中国队在表演赛中获得两金(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一银(皇室战争);

2020年12月,电子竞技获批成为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赛事期间将举办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炉石传说等8个项目的比赛,并产生8枚金牌;

2021年2月,《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正式出台……

中国的电竞产业起步虽然较晚,但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并且在技术升级、生态建设、认知破圈的助力下,电竞产业将持续优化发展。同时,当前电竞产业仍面临不少新老问题,值得关注和解答。

一问: 如何让电竞告别野蛮生长?

3月15日,外形酷似“星际战舰”的杭州亚运会电竞馆首次亮灯,总建筑面积约8万平方米,拥有约5000个座位,是国内首个专业电竞赛事场馆。腾讯电竞在《2021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中称,在后亚运时代,电竞将完成社区文化向流行文化的蜕变,并实现产业的规模化和工业化,成为围绕赛事辐射其他周边业态的新兴文化载体和生活方式。

《2021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到2021年底,中国电竞用户预计达到4.25亿人,在青少年人群中比例超过70%。去年,EDG战队夺冠后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让很多电竞“圈外人”一头雾水,这些人中就有民盟盟员、宜兴环保科技工业园管委会群团科科长欧彦汐。欧彦汐不是游戏的狂热爱好者,“我第一反应是打游戏是电子鸦片,为啥会引起这样的狂热与热议。”出于好奇,她查阅了很多资料,逐渐发现电竞不只是打游戏。

“电竞这个词身上汇聚了很多矛盾的点,虽然它和游戏上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饱受争议,但是它已经势不可挡地成为当下众多年轻人认可的文化符号。”和无锡民盟调研处负责人进行了热烈讨论后,欧彦汐用“未被定性”和“成长”两个词来形容电竞,认为不应该用固有思维一刀切地判断好或坏。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民盟中央提交了《关于推动我国电子竞技事业规范发展的提案》,直指电竞需规范发展的痛点。欧彦汐就是这篇提案的执笔人。

《2021年度电子竞技产业蓝皮书》称,2021年的中国电竞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736亿元,预计2022年仍将有超过10%的增幅。

电竞远不止游戏,它涵盖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上游——内容授权,包括电子竞技游戏研发和游戏运营等;中游——赛事执行和内容制作,前者包括电竞综合服务平台、电竞场馆等,后者包括赛事内容制作和衍生内容制作等;下游——内容传播,具体包括电视渠道、电竞媒体、网络直播等。

“电竞行业潜力巨大,但很大程度上仍在靠资本野蛮生长。”在欧彦汐看来,为预防可能引发的产业泡沫,电竞科学化、制度化、规范化发展必须提上日程。

为此,民盟中央提案建议,政府应进一步加强对电竞行业的监管、扶持和引导。具体而言,可借鉴传统体育模式,在体育部门主管的基础上,成立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制定行业标准,做好准入审查、赛事设计、赛事管理、纪律处罚、争议裁决等,为行业发展提供优质专业的服务指导;修订完善电竞研发、赛事举办、电竞直播、场馆布局及商业运营等重点领域的法制规范;建立科学合理的电竞行业考评、电竞人才资质审定、电竞运动等级认证、电竞从业人员保障等制度。

二问: 如何保障职业选手“下半场”?

人社部曾在2019年发布《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报告称目前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含俱乐部)多达5000余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还有大批量半职业、业余电子竞技选手活跃在各种中小规模电子竞技赛事的赛场上。

10万人,人数并不算少。无论是在网络还是现实中,持有“我也能打职业”观点的青少年有不少,他们游戏玩得好,且多多少少存在厌学、沉迷游戏等问题。但成为一名电竞职业选手并非易事。去年,四川成都一电竞培训机构“劝退”学员的事件,曾引发网络热议。游戏陪练平台“比心”曾推出电竞青训选拔项目“星火计划”,录取比例为万分之一。

相比职业选手的高门槛,多数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却很短,平均退役年龄仅为24岁。退役之后能去哪儿?有的选择继续留在电竞领域,成为解说、教练、领队等,有的顶尖选手选择成为游戏主播。宋涛曾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中的冠军选手,退役后成为一名快递小哥,曾引发业内震动。

职业选手的“下半场”该如何保障?目前,行业有自发推出的电竞奖学金计划,启动后有几十名选手被北京邮电大学和广州体育学院的成人教育专业录取。“建议有关部门出台相关政策,比如在职业和高等院校等设立电竞教育专业,一方面可以培养更多电竞人才,另一方面也能让既有文化又有能力的退役选手多些出路。”北京某文化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电竞业务负责人杨小帅说。

民盟中央提案建议,改变单调的训练比赛模式,给予电竞选手接受文化知识教育和就业技能教育的机会;主管部门在选拔电竞队员时应注重德才兼备和在校期间表现,结合青年退役电竞选手职业技能特点,引导其退役后从事与电竞行业相关的主播或陪练工作,使其继续在电竞行业发光发热,为退役青年电竞选手“电竞生涯”的下半场提供保障。

三问: 如何打造高质量电竞产业链?

近年来,全国各城市陆续推出电竞产业扶持政策,并发布建设“电竞城市”的发展计划。上海提出建设“全球电竞之都”,广州提出全力打造“全国电竞产业中心”,深圳拟建粤港澳大湾区电竞亚太中心,北京发布“电竞北京2021”计划……

我国电竞产品正在逐渐呈现出中国化、本土化的特色。比如,将传统戏曲经数字化呈现在电竞赛场上。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与游戏企业合作,制作了首位虚拟越剧演员“上官婉儿”,并推出相关游戏皮肤。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政府与游戏企业合作,落地了国内第一个电竞数字文旅体验项目——《天涯明月刀》。

近年来,KPL在持续推进“战队地域化”战略,帮助各参赛战队落地不同城市将其作为主场,像球队一样,把战队和地域联系在一起。KPL联盟秘书长、某电竞中心总监肖洋介绍说,这种地域化战略,有利于将各地的文化元素融入进电竞生态,也是提高年轻人对地域符号认知,传承地方特色文化的一种方式。

“用电子竞技讲好中国故事,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杨小帅说,从线上到线下,从游戏内到游戏外,我们会加入更多的中国本土元素进去。

欧彦汐则认为,要注重电子竞技周边文化产品的开发,如玩具、食品、饰品、音乐、图象、书籍等,将游戏中的优秀传统文化和价值观辐射传播,打造高质量的电竞行业产业链。

近日,VR开发商One Hamsa宣布,自家壁球游戏《Racket:NX》已经被国际壁球联合会IRF投票认可,它已经成为一项国际奥委会认可的全球体育项目。与传统的电子竞技项目不同,VR游戏有更多的交互性,在“运动”这个层面上更接近传统体育项目。

杨小帅任职的集团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集“XR内容制作+载具研发+数字运营整体解决方案及产品落地”于一体的文化科技公司。2018年,由该集团与北京海淀文旅集团及北京某网络科技主办的VRES(VR电子竞技国际大赛),是一项全球性的专业VR电竞赛事。

相较于传统电竞模式,以VR为代表的虚拟现实技术沉浸感更强。杨小帅说,传统电竞可能会带来鼠标手、肩周炎、颈椎病等身体上的伤病,特别是疫情之下,诸多优秀的更具交互性的VR内容和VR电竞,不仅能带来沉浸感更强的休闲娱乐体验,也能激发人们的运动兴趣,有益于身体健康。

近年来,VR及元宇宙等概念爆火,在吸引市场目光的同时,也引发多地政府部门的重视关注。杨小帅等业内人士坚信,在科学技术进步、市场机制运行、政府规范引导等多方推动下,电竞产业的发展能够更加健康有序,电竞产业的明天一定会更好!(记者 秦雪)

[ 责任编辑:赵昕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