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一个西方哲人眼中的中华文明

——罗素《中国问题》读后

发布时间:2022-06-13 09:39:06 来源:团结报

罗素认为,中国伦理道德品质的某些方面非常高明,为现代世界所急需。这些品质包括心气平和,以理服人,不以武力相迫。如果中国人愿意,中国会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但他们只求自由,不愿主宰

5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研究阐释中华文明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精神特质和发展形态,阐明中国道路的深厚文化底蕴。要坚持守正创新,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社会主义相适应,展示中华民族的独特精神标识,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阅读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的英国著名哲学家勃特兰·罗素的《中国问题》一书,笔者感到其中的一些论述和观点,对于增强历史自觉、坚定文化自信,有重要启示意义。

一百年前,罗素提出著名的中国问题,就是走出积贫积弱之后的中国,会是一个怎样的国家?他担心,在为独立自主而变得强盛的过程中,中国人会不会最后也走上帝国主义之路?罗素认为,如果给中国人自由,让他们从西方文明中吸收想要的东西,拒绝不好的东西,他们就有能力从自己的传统中获得有机生长,综合中西文明之功,取得辉煌成就。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就要防止两种危险。第一种危险是中国可能完全西化,变得没有任何特点,变成另外一个虽然懂知识、有工业实力,但焦躁不安、穷兵黩武的国家,让地球多遭一份秧。第二种危险是,在与外国侵略势力抗争的过程中,中国可能心态保守,强烈排外,只注重武装备战。在罗素看来,为求自立自强,中国固然要向欺侮他的西方列强学习科学和技术、工业和军事,但中国如果战胜列强以后却也像后者那样恃强凌弱,如果在掌握了实现价值的有效工具以后却把公正价值弃之不顾,那么他可以说是名胜而实败、外赢而内输。可以说,罗素一百年前的担心是有远见的。他当时就认为中国物产丰富,人口众多,完全能一跃而成为世界强国。当然罗素的预言亦有许多我们不能认同之处。比如他说,“让人恐惧的是,在壮大国力、维护独立的过程中,中国可能变得足够强大,以强自恃,走上资本主义道路。” 这就是罗素的中国问题,或者说是关于中国的罗素问题。

总体来看,罗素作为近代世界一流的哲学家,他对中国、中华文明的认识、理解是超越他那个时代的,体现了他的远见卓识和客观理性的基本倾向。

罗素从中西特别是中美的对比中,来评判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向。他关于中国发展道路的选择是明智而高远的。他预言,如果能让中国人独立发展,他们最终会找到适合自己品格的解决方案。中国人自己慢慢找到的方案可能会稳定持久,而由外部强国不合时宜、生塞硬加定下的方案则勉强做作,终不长久。中国已经扔掉了几千年来盛行在本土的迷信思想,如果把所有进步民族都已经抛弃的欧洲迷信思想再捡起来,将会是一场可悲的闹剧。中国有一群青年人,志于改革,蓬勃有朝气。假以时间,他们定能复兴中国,创造出一些东西,远远好于破旧损蚀、难以致新的体制,而我们把这种体制称为“文明”。

罗素批评了西方特别是美国强迫别人的理念和做法,认为中国的道路应当由中国人自己选择和掌握。他说,“我们执意认为,我们的文明和生活方式远胜他人。所以,在遇到中国人的时候,我们自信地认定,能让他们像我们是至善。我认为这是大错特错。”“宽容要求我们在处世之时,不仅自己能活,也让别人活。”他认为美国人一直都是传教士,不是基督教传教士,而是美国主义的传教士。虽然他们常常觉得自己传播的仅仅是基督教义,但其实是美国主义。“不能说美国一向让人敬重,仁厚开明。证据就是:只有这些美德符合美国国家利益,或者更进一步说,符合金钱利益,美国人才会选用这些美德加身求誉。如果不能,就说不适用。”

罗素在书中对中国发展、民族复兴的前景,特别是随之将带来新的文明形态,给予了充分的估计和展望。他在一百年前就呼吁中国人发扬复兴精神,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崭新的文明,和中华文明鼎盛时期的古文明一样辉煌灿烂。他说,“如果中国人没有受到唆使而变成崇武好战一族,他们可能会创造出一种完全崭新的文明,比西方人一直努力创造的所有文明类型都要好。”如果中国在实现国内安定后,不去做强国硬塞给他们、一心只想满足物欲的活动,转而以自由之身追求科学艺术,建立更有效、更公平的经济制度,那么,中国将在全球发挥应有作用,将在人类急需之时带去一个崭新的希望。外国人之所以觉得中国人跟他们很不一样,多半仅仅是因为中国维系了一份古老文明,还没有实现现代化。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观。

罗素认为,中国人自有一套东西,能为世界文明作出新贡献。他认为,中国伦理道德品质的某些方面非常高明,为现代世界所急需。这些品质中他最看重的是心气平和,以理服人,不以武力相迫。如果中国人愿意,中国会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但他们只求自由,不愿主宰。中国要追求的目标不仅对中国很重要,对全世界也很重要。中国现在有了复兴精神,如果再能阻止外邦为非作歹,就有可能发展一种新文明,比世界上存在过的所有文明都优秀。从人类大视角来看,因懒惰散漫而在中国产生的恶要远远比欧美那种在全世界盛气凌人、颐指气使产生的恶所造成的破坏小得多。中华文明包含世界急需的要素。如果西方毁坏这些要素,就会害了自己。

罗素的思想在今天具有重要的价值。梁漱溟在50年前曾说,英国哲人罗素50年前预见到我国的光明前途。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在成功的探索、奋斗中很好地回答了罗素的问题,也验证了罗素思想的深刻和富于远见。毛泽东在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致开幕词时指出,“我们的民族将从此列入爱好和平自由的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以勇敢而勤劳的姿态工作着,创造自己的文明和幸福,同时也促进世界的和平和自由。”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90周年时撰文说“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我们要“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大国沙文主义”。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的重要讲话强调,中华文明自古就以开放包容闻名于世,在同其他文明的交流互鉴中不断焕发新的生命力。要坚持弘扬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以宽广胸怀理解不同文明对价值内涵的认识,尊重不同国家人民对自身发展道路的探索,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弘扬中华文明蕴含的全人类共同价值,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罗素《中国问题》中的许多思想观点,可以让我们从一个百年前西方哲人的视角,更深入了解、看待中西文明问题,感觉到沟通理解、交流互鉴对于当前中西对立思维甚嚣尘上的世界多么重要,向全世界讲清楚中国是什么样的文明和什么样的国家,讲清楚中国人的宇宙观、天下观、社会观、道德观,展现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和人文底蕴,促使世界读懂中国、读懂中国人民、读懂中国共产党、读懂中华民族是多么重要。(行久)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