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统战  >  

防治荒漠化,民主党派组织及成员这么做!

发布时间:2022-06-17 13:54:50 来源:团结网

今天是第28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国际主题是“携手抗旱 共同成长”,我国主题是“携手防治荒漠化 共建命运共同体”。

荒漠化是由于干旱少雨、植被破坏、过度放牧、大风吹蚀、流水侵蚀、土壤盐渍化等因素造成的大片土壤生产力下降或丧失的自然(非自然)现象。具体可分为沙质荒漠化、盐渍荒漠化、石质荒漠化等多种类型。

防治荒漠化工作意义重大,它既是保护耕地、提高土地质量的重要基础,也是改善人民生产生活条件、促进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多年来,民主党派组织及成员汇集智慧,围绕防治荒漠化积极探索实践、建言献策。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团结君从荒漠化的几种类型入手,梳理了民主党派组织和成员防治荒漠化的相关努力,快来看看吧!

沙质荒漠化

沙质荒漠化也称沙漠化,是荒漠化最主要的类型,多见于我国西北地区。

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是贯彻新发展理念、强化生态治理的重要内容,对治沙工作也提出了更高要求。2021年,民进中央向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提交了一份《统筹谋划推进新时代治沙工作》的重点提案。民进中央调研发现,我国治沙工作存在防沙治沙总体规划缺失,针对重点地区缺乏专门的战略考量和统筹安排,产业化治沙相关机制不足等问题。

对此,民进中央建议,一是尽快编制新的防沙治沙总体规划。开展全国沙化土地的分区、分类、分级工作,实施差别化治理措施。结合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加强相关技术的研究。二是把握黄河流域治沙的关键。对共和黄沙头、腾格里沙坡头、乌兰布和刘拐子沙头三个关键区域,对冻融荒漠化的特殊类型加强治理,加强黄河中下游盐渍化风险防控。三是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沙治沙法》修订程序,完善市场机制。在法条修订中体现新时期防沙治沙新理念,健全相关产业准入机制、正负清单等市场化机制。

当年11月,该提案获得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复文。

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阿古拉嘎查周边的科尔沁沙地治理情况(2020年9月14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彭源 摄

事实上,民进中央对防治沙漠化的调研可追溯至本世纪初。2007年,民进中央调研组在沙尘暴频发期赴甘肃民勤实地考察,全面深入地了解民勤沙漠化现状和沙漠化治理情况,形成的调研建议迅速得到批示,有力推进了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和民勤防沙治沙。此后十余年间,民进中央对防沙治沙及开发利用荒漠的思考持续深入,关注范围也从甘肃扩展到新疆、青海、内蒙古等地,形成了系列建言。

盐渍荒漠化

盐渍荒漠化也称盐漠化,由土壤盐渍化所造成,比较集中连片分布的地区有柴达木盆地、塔里木盆地周边绿洲以及天山北麓山前冲积平原地带、河套平原、银川平原、华北平原及黄河三角洲。

上图为宁夏银川市贺兰县一处盐碱化严重遭到废弃的田地。下图为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黄渠桥镇一处经过治理的盐碱地(2014年4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有“塞上江南”之称的宁夏自古以来因引黄灌溉而兴旺,但和不少省份一样,受长期大水漫灌和部分地区排水不畅等影响,宁夏引黄灌区出现颇为严重的土壤盐渍化问题。大面积的盐碱地严重影响了宁夏的农业生产,2013年,宁夏开始实施改革开放以来当地第一次大规模、系统性盐碱地治理工作。

2022年,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民革宁夏区委会提交提案,建议从健全盐碱地综合治理体系、增强盐碱地利用效果、保障盐碱地综合利用投入等方面入手,全面加强宁夏盐碱地综合利用力度。

据统计,宁夏现有各类盐碱地248.7万亩,2013年以来,累计完成引黄灌区骨干沟道治理1619.6公里,田间排水工程治理136万亩,推广盐碱地农艺改良集成示范219.6万亩。但由于土壤盐碱化成因复杂、灌排设施配套不完善、盐碱地综合利用观念转变不到位等原因,全区盐碱地综合利用仍存在一些问题,盐碱地综合利用体系尚未建立。

对此,民革宁夏区委会建议,根据全区空间规划布局,按照高地种旱作、低地种水稻、洼地搞养殖、湿地建湖泊原则,从调整种植结构布局来治理改良和综合利用盐碱地。支持科研院所与农业技术推广机构、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建立产学研联盟,通过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项目,对全区盐碱地进行系统性改善。把盐碱地作为重要的耕地资源,培育盐土农业,加快耐盐碱新品种推广示范,推进宁夏盐碱区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战略性结构调整。科学制定全区引黄灌区盐碱地改良规划布局,通过大数据分析、优化盐碱地综合利用方案,并对盐碱地改良实施动态管理。

石质荒漠化

石质荒漠化也称石漠化,是指因水土流失而导致地表土壤损失,基岩裸露,土地丧失农业利用价值和生态环境退化的现象。我国云贵高原地区喀斯特地貌石漠化突出。

上图为2019年7月25日拍摄的贵州省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披绿的山坡(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下图为20世纪80年代海雀村石漠化严重的山坡。(资料照片)

贵州是世界上岩溶地貌发育最典型的地区之一,生态基础脆弱,石漠化问题制约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民革贵州省委会主委王世杰曾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副所长、环境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其长期关注西南省份石漠化问题。

2022年,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上,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王世杰提交了《关于保障岩溶地区粮食安全切实做好石漠化耕地保护的提案》。他认为,石漠化耕地面积是我国南方石漠化地区粮食安全、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也是防止水土流失,做好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区域。我国部署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时,专门对石漠化耕地进行了调查,但由于调查过程中相关技术衔接不充分,导致石漠化耕地调查成果与事实出入较大。为此,他提出,根据基岩裸露比例据实核算石漠化耕地面积。进一步做好相关调查工作技术标准衔接,根据调查地块基岩裸露比例,据实将面积从耕地中扣除。在土地整治及高标准农田建设中,将基岩整治的新增耕地纳入占补平衡指标中。统筹做好“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和乡村振兴,适度进行石漠化耕地退耕。对极重度石漠化地区、生态保护红线内部、25度以上、15至25度重要水源地保护区等范围内的石漠化耕地,要逐步进行退耕还林还草,夯实生态保护基础。切实用好耕作层剥离,将石漠化耕地治理为可长期稳定利用的耕地。

除了建言献策,民主党派成员还因地制宜,走出了一条石漠化的治理之路。云南民盟盟员李乡旺坚持治理石漠化20余年,让云南80万亩原本怪石嶙峋的石头山披上绿色新装。

李乡旺表示,云南的石漠化与其他省份有很大不同,即使红河州境内的石漠化地区也千差万别。不同地区气候土壤不同,需要找到与之相适应的石漠化治理方法。

20多年来,李乡旺带领团队,完成了“滇东南半干热石质山地生态林业建设技术研究”“云南半干旱石漠化地区植被恢复技术集中示范研究”等课题。课题根据环境相似的理论及植物地理学原理,根据当地的气候、土壤特征,选择了数十个树种进行耐旱性、耐寒性生理指标测定及植物解剖学的研究,经过试验种植最终筛选出白枪杆、湿地松、墨西哥柏、冲天柏、细叶云南松、云南松等树草种作为红河州北部石漠化山地治理的优良树种草种。李乡旺选择的树种以落叶类为主,落叶可以吸收超过自重5倍的水分,加上乔、灌、草层植物对水分的阻挡及吸收,流失的水分被控制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土壤被固定住了,石漠化治理取得了明显成效。

(本文整理自公开报道)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