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这些民主党派前辈的子女,这样回忆他们的父亲…

发布时间:2022-06-20 09:43:45 来源:团结网

有人曾说:“恐惧时,父亲是一块踏脚石;黑暗时,父亲是一盏照明的灯;枯竭时,父亲是一湾生命之水;努力时,父亲是精神上的支柱;成功时,父亲又是鼓励与警钟。”

今天,团结妹还特别撷取了数位民主党派前辈的子女回忆他们父亲的感人故事和肺腑之言,一起致敬父亲!

民革创始人、民革中央原主席李济深之女李筱桐:

1952年,李筱桐和父母在北京寓所合影,左一李济深。

李济深生前经常对孩子们说:“一切都要靠自己的真本事,你们不要坐在我的肩膀上。”而李济深本人也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新中国成立后,李济深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之一,但始终过着简朴的生活。

在李筱桐的印象中,父亲李济深穿着很“随便”,“就穿一个大褂,戴个瓜皮帽”。

1959年10月9日,李济深因病与世长辞,弥留之际他留下了“我与人民宏愿在,及身要见九州同”的诗句。这种爱国爱民的情怀也通过言传身教,对李筱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在一次采访中,回忆起父亲,李筱桐说:“父亲终生为之奋斗的就是追求孙中山的振兴中华的目标。父亲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物质财富,但留给我们最大的遗产就是爱国。”

民盟创建者和领导者张澜之女张茂延:

1949年8月,张澜与张茂延在北京颐和园留影。

张澜一生注重教育,特别是在对待子女上,他和天下大多数父亲一样,对子女谆谆教诲、殷殷期盼。

据张茂延回忆,1940年父亲给她写了一封信。信里,父亲张澜嘱咐张茂延:“你要再向前进,免掉女子读书只是为家庭的陋习,立志甚好。但是如何才能够不为家庭所囿,而能为社会人群及国家尽力,还是要实际的知识,专门的技能,前进的毅力才能做得到的,不是空空的有理想、说大话,可以做到的。一做事就需要实际的知识和专门的技能。什么叫专门的技能,你是知道的。什么叫实际的知识,或者不大明白。实际的知识,就是从事实上加以分析、考虑、判断得来的知识。许多人平时马马虎虎,不留心事实,一旦遇到事情就摸不着头脑,不晓得如何应付,如何处理,所以往往失败。时代一天演进一天,社会一天复杂一天。你再向前进,必须努力求得实际的知识和专门的技能,方足以应用。现在你固然说不到此,但是不可不知道,不可不注意。”

张茂延还记得,父亲常教育她要“为人要重义,重功,要善其身,不能自私自利,要有廉耻气节”。1939年,17岁的张茂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回忆当时的情景,张茂延直言:“我为什么会走到革命圈子?系受父亲和哥哥的影响。”

民盟早期主要领导人陶行知之子陶晓光:

1923年,陶行知与长子陶宏及次子陶晓光合影。

回忆起父亲,陶晓光表示:“童年时期父亲对我的教育影响深远,令我受益终身。虽然和父亲相处的日子不多,但他留给我们去学习、去研究的遗产却是很多。”

“(在我们小时)父亲就要我们动手做事、劳动,不要学少爷、小姐。及长,他就要求我们向自助助人,自立立人的方法去做。他对我们世界观的形成很重视,要求我们逐渐树立起自己独立不拔的信念。”

陶晓光曾自述,因为他从小就遭遇到父亲被通缉,家人流离失所的不幸,所以思想悲观和孤独。针对他表现出来的孤独和悲观情绪,父亲陶行知劝慰他:“你的人生观太悲观, 应当改正过来。世界上一切困难都要用冷静的计划去克服,忧愁伤心是双倍的牺牲,于事并无补。你们不是孤零零的孩子。在你们的周围有着几百、几千、无数的孩子都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的同伴,你们的服务对象。从家庭的世界里把自己拔出来,投入大的社会里去,你不久就会乐观、高兴,觉得生活有意义。”父亲的话,让陶晓光豁然开朗,开始去追求有意义的生活,帮助他找到了思想上的病根和改正的方向。

民盟早期领导人闻一多之子闻立鹏:

闻一多全家在云南昆明住宅前合影,左起三子闻立鹏、闻一多、长子闻立鹤、夫人高孝贞、小女儿闻惠羽、大女儿闻名、赵妈(老保姆)、二子闻立雕。

闻立鹏曾在采访中深情追忆父亲,在他眼里,父亲毕生都在追求真善美的统一,一直在文学与美术之间自如游走,并将二者紧密结合,父亲的创作实践同样证明了艺术来源于生活。

“我小时候,父亲基本上以身教言教为主,鼓励我们要好好读书,他对于我们兄妹几个成为什么样的人,特别看重。父亲曾说过,闻一多是教中文的,闻一多的儿子不能中文不好!”

“父亲对于事业的专注和投入,让我体会很深。”闻立鹏记得,“在西南联大期间生活很困难,一间屋子里放着他和母亲的双人床、父亲的书桌、我和妹妹的床,都挤在一起,那也是他的会客室。当时来了客人、学生,我就坐在旁边。半夜时我一觉睡醒了,看到父亲还在那里写作、刻图章,这些画面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民进早期会员傅雷之子傅聪:

1956年,傅聪与父母在书房合影。

谈及父亲傅雷写的数封家书,傅聪认为这些家书反映了父亲的赤子之心。“爸爸的信从头到尾贯穿的最本质的东西就是这个。看这些信,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概括这个人:他一生没有一分钟度过的是行尸走肉的时光,他的脑永远在思想,他的心永远在感受。”

采访中,问及父亲傅雷对自己最主要的影响,傅聪说:“可以用一句话说:独立思考。他是一个活生生的榜样,独立思考,一切都不人云亦云,决不盲从。盲目的信仰已经可怕,更可怕的是自己还要骗自己。”

民进创始人之一马叙伦之女马珮:

1949年,马叙伦与夫人潘杏媞、幼女马珮合影。

在马珮眼里,父亲对自己、对家人要求都很严,非常清廉,身居要职却从不为自己和家人谋取半分利益。“父亲没有为我上学和工作的事情做过安排。我初中上的是女十二中,在灯市口,男女分校。李济深的女儿李筱桐、王光美的侄女等人也都在这个学校,但当时相互之间根本不知道谁是谁,我们班上的同学也都不知道我父亲是谁。那个时候的人真的很朴实,不懂得走后门,我们也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回忆起父亲的教育方式,马珮觉得父亲的 “放开”和“以身作则”让她十分受益。“按照以前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肯定不会让我出去玩的。但父亲没有对我限制,没有说不许去这里,不许去那里。”

据马珮回忆,生活上“父亲的生活很简朴,也不吃什么山珍海味之类的东西,但是每天磨杏仁浆喝,那个小磨现在还在我这里。他会做一个菜,叫马先生汤,民进老一辈的人都喝过这个汤。”

[ 责任编辑:张翕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