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团结时评  >  

敏锐把握新职业的风向标意义

发布时间:2022-06-21 10:22:13  来源:团结报  作者:王丹

有新职业产生,就有旧职业出局。2015年,1999年颁布的职业分类大典首次修订,近900个职业被永远留在了早期工业化时代。眼下正在进行职业分类大典第二次修订,料将同样有一批“过时”的职业被淘汰。而定义“新”与“旧”以及决定更替规则的,则是一个社会的产业结构调整以及社会分工深化。在这一过程中,更多符合社会需要的新型就业岗位被创造出来,而科学技术的发展无疑加速了这个过程。这在人社部近年来新职业目录更新的频率与数量中可见一斑。

纵览这次人社部新发布的18个职业名单,并不难找到其现实基础。比如“机器人工程技术人员”等之于数字经济,“碳汇计量评估师”等之于“双碳”战略,“民宿管家”等之于更细分的市场需求。产业结构的调整,尤其是新的经济业态,催生了新职业;而新职业的产生与扩容,也将反过来促进专业化的发展,改善人们的生活,并推动相应业态经济的进一步开拓和发展。

新职业的产生和正名,不仅引领经济发展新趋势,还打开了新的就业空间,并在无形中参与形塑人们多元化的职业认知和选择,在稳就业任务艰巨的当下具有另一重现实意义。尤其是近来涌现的新职业,多数对从业者的专业化技术水平有一定的要求,劳动关系和工作模式也更加灵活自由,与青年群体的匹配度更高。事实上,这些新职业的创造者和就业者大多是年轻人,未来也一定是一代代年轻人。

与之相关联的是,因为是新职业,所以其职业标准、行业规范等都还不够完善,相应的职业培训及发展环境也都还不够成熟;尤其是社会保障方面,一些新职业就业形态灵活,基于传统用工状态和劳动关系的社会保障制度尚不能对这部分人群起到该有的保障作用,这些掣肘新职业发展的问题都应被纳入相关部门制定政策的视野。

多个平台的调查报告显示,当前新职业人才供需两旺,但仍存在巨大人才缺口。对于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来说,这也是一种提示:还需更好适应产业结构调整,更好对接新经济、新技术和新业态发展需求。近年来,学科专业目录调整周期的缩短,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决职业教育等与产业需求间的错位和时滞问题。此外,还需敏锐把握新职业的风向标意义,完善专业学科设置与调整机制,推进人才培养改革,更精准对接新职业人才缺口,为社会发展提供坚实的人力资源支撑。

(摘编自6月16日《光明日报》 文/王 丹)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