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品读董子名言 感悟先哲智慧

发布时间:2022-06-27 09:15:02 来源:团结报

【领读人】 曹迎春,衡水学院教授,历史学博士,河北省董仲舒与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董仲舒国际儒学研究院研究员,河北省董仲舒研究会常务理事,河北省儒学会常务理事,河北省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衡水市第六批市管优秀专家。

曹迎春

西汉大儒董仲舒上承孔子、下启朱熹,是儒学思想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董仲舒使儒学由一家而融汇百家,由诸子而成独尊,奠定了儒家学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主干地位,深刻影响了此后两千多年中国传统社会的政治结构和文化走向。然而,董仲舒的著作《春秋繁露》古奥难懂,足以让专业学者皓首穷经。如何才能为一般读者了解董仲舒思想找到一条捷径呢?笔者认为,可以从《春秋繁露》中的名言入手,这些名言是董仲舒思想的高度浓缩,可以作为打开董仲舒思想大门的钥匙。

忧患之思

“有忧而不知忧者凶,有忧而深忧之者吉。”

此句出自《春秋繁露·玉英》,意思是:如果你面临忧患而不知忧惧,那么前途就会凶险;相反,如果你面临忧患而深以为忧,那么就会逢凶化吉。从辩证的观点看,忧与喜、祸与福,本就是相互依存、互相转化的,但是对立面的转化又不是随意的、无条件的,而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董仲舒认为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面对“忧”的态度和所采取的行动。“有忧而不知忧”和“有忧而深忧之”,两种不同的态度,就会导致两种不同的结果,前者凶,后者吉。

董仲舒以鲁桓公和齐桓公为例,进行了对比说明。鲁桓公是杀死自己的哥哥隐公即位的,他们的父亲去世后,因为没有嫡子即位,所以按继承顺序应该由母亲地位高的桓公即位,但是这时候桓公年纪还小,而隐公不但年长且十分贤能,于是大夫们就拥立隐公为君主。隐公本想暂代,等弟弟成年后就把君位还给他,可是后来的发展事与愿违。隐公十一年(前712年),公子翚建议隐公杀掉桓公,隐公没有答应,说自己打算让位。这让公子翚很害怕,生怕他的建议被桓公知道,于是他又去桓公那里诬陷隐公,说隐公根本没有还政的打算,并且请求桓公杀了哥哥。桓公却没有哥哥那么厚道,他答应了。这样,公子翚派人弑杀了隐公,立桓公为君。鲁桓公就是这样登上王位的,用了很不光彩的手段。他即位后,并没有因为自己杀死哥哥登上王位而有任何不安和忧虑,也没有什么得民心、任贤才的举动,最后大祸临头,死在了异国他乡。

齐桓公又是怎么即位的呢?齐桓公的即位也不是光明正大的。齐桓公的父亲在位时,齐国政治发生混乱。鲍叔牙保护小白(齐桓公的名字)逃到莒国,管仲保护着小白的哥哥公子纠逃到鲁国。后来,他们的父亲死后,鲁国赶紧护送公子纠回国抢夺君位,并派管仲带兵封堵从莒国到齐国的路。管仲一箭射中小白的带钩,小白假装倒地而死,管仲派人回鲁国报捷,于是鲁国就慢悠悠地送公子纠回国。等到了齐国才发现,小白早已被立为国君。这就是齐桓公即位的过程,齐桓公也是使用了诈谋手段。

但是与鲁桓公不同的是,齐桓公即位后尊敬并任用管仲为相,励精图治、积极改革,在外交上严格遵守信义,最终称霸诸侯。董仲舒说:“鲁桓忘其忧而祸逮其身,齐桓忧其忧而立功名”(《春秋繁露·玉英》),两个人都有忧患,但是一个“忘其忧”,一个“忧其忧”,态度不同,所以结果也完全不同。

谨慎之德

“善无小而不举,恶无小而不去。”

此句出自《春秋繁露·盟会要》。看到这句话,我们可能首先会联想到刘备的遗训“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不过,刘备的遗训是在谈论道德修养,而董仲舒的“善无小而不举,恶无小而不去”却是在评价《春秋》一书的记事风格。董仲舒是研究《春秋》的大家,他认为《春秋》记载事件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不因为善事小就不写出来,不因为恶事小就不去除。

董仲舒认为,春秋时期之所以礼崩乐坏、天下大乱,主要是因为天子不守礼。天子不守礼,最初也只是在丧礼、婚礼上的失礼而不加以纠正,后来慢慢发展成王室内部兄弟相残的人伦悲剧,随之而来的是诸侯不尊王室、不讲礼义。董仲舒认为,春秋时期从天子不守礼到诸侯不守礼,再到后来出现弑君亡国的恶果,都是“细恶不绝之所致也”(《春秋繁露·王道》)。

在董仲舒看来,“善无小而不举,恶无小而不去”是《春秋》写作的风格特点,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春秋》教给我们为政、做人都须谨慎的道理,这是董仲舒“慎德”思想的理论来源。

辩证之法

“变用于变,常用于常,各止其科,非相妨也。”

此句出自《春秋繁露·竹林》。常变关系,相当于我们平常所说的一般和特殊的关系。这句话的意思是:在一般情况下,要坚持原则,不能随意变动;在特殊情况下,就应该灵活变通,要根据实际情况办事,而不能死抱着原则不放。常与变各有自己的适用范围,谁也不妨碍谁,但是也绝不能瞎用、乱用。

董仲舒讲的楚国司马子反的故事最能说明这个道理。根据《公羊传》的记载,鲁宣公十五年(前594年),楚庄王带兵包围了宋国,虽然楚国是大国,宋国是小国,但是宋国的抵抗很顽强,楚国久攻不下。眼看楚国粮草也不多了,于是楚庄王就派他的弟弟、担任司马的子反去探听宋国都城的情况。结果,宋国的大夫华元告诉子反,被围城数月的宋国百姓实在太惨了,已经到了“易子而食,析骸而炊”的地步。子反一听这种情况,顿生恻隐之心,于是就把楚军只有七天粮食的情况也如实告诉了对方,并且同意撤兵。楚庄王知道后大怒,但经过子反的再三劝说,楚庄王还是撤军了。国君派你去探听敌情,你却把自己的底细告诉对方,还先斩后奏,答应敌方请求,同意停战撤军。一般说来,对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是要大加贬斥的,可是《春秋》反而给予赞扬。这是什么原因呢?董仲舒是这么分析的:子反遇到的不是一般情况,而是特殊情况。没有特殊情况,要按照原则行事;遇到特殊情况,就要灵活变通。这就是董仲舒的辩证之法。

治学之道

“《诗》无达诂,《易》无达占,《春秋》无达辞。”

此句出自《春秋繁露·精华》,是董仲舒对经典的学习最具代表性的看法。意思是,读经典不能抱着教条。对《诗经》《周易》《春秋》这些经典文本的解释没有标准答案、没有固定公式、没有统一模板,可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性地解释经典。经典的意义就在于它是多元的、开放的,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就拿“《诗》无达诂”来说,董仲舒在引用和解释《诗经》时,会根据自己的需要作出不同的解释。比如,《诗经·小雅·节南山》中有这样四句:“节彼南山,惟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从字面意思看,是把尹太师比作高山,受到百姓的仰望。董仲舒曾对这四句诗引用过两次。

一处是在《春秋繁露·山川颂》。董仲舒在颂扬完高山无私奉献的美德后,引用这四句,把高山比喻成高贵的君子;另一处是在《天人三策》。董仲舒给汉武帝讲当官不应与百姓争夺利益时说,周王室衰败时,“卿大夫缓于谊而急于利,亡推让之风而有争田之讼”,诗人看到世风日下的情形,就作《节南山》进行讥讽,接着就引用了这四句。

同一首诗,两处引用,一处赞美,一处讥讽。这是董仲舒“《诗》无达诂”思想的极好体现,根据需要对《诗经》进行引用和解释。后世的文论家普遍接受了董仲舒的这一思想,并把它发展成为注重读者主观阐发的文学阐释理论。

[ 责任编辑:李艳鹤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