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打造高质量发展的典范

——各民主党派组织及成员支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发布时间:2022-07-05 09:22:39 来源:团结报

三面环山,三江汇聚。8600多万常住人口,GDP(2022年2月)达12.63万亿元。将11座城连接在一起后,粤港澳大湾区已向科技创新高地、人才聚集要地、协同发展宝地奋力迈进。

2019年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和发展成为民主党派组织和成员咨政建言的重点之一,也是全国两会期间各民主党派中央集体提案中的关注点。

科技创新高地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大湾区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深化粤港澳创新合作,构建开放型融合发展的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

早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民革中央就提出建议打造粤港澳大湾区为全球创新高地。“要建立创新机制,提升跨境协同创新效率,构建创新生态体系。”“成立若干国家创新设计实验室、工业设计研究院等平台,形成集研发、制造、服务模式创新于一体的资源共享设计集群。”经过多方调研,民革中央认为,要对标纽约、东京、旧金山世界三大湾区,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全球创新高地,将是我国参与全球竞争、建设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抓手。

4年多过去,这一愿景正在实现。日前,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主任吴思康表示,在经济总量上,粤港澳大湾区与全球三大湾区相比毫不逊色。比如,大湾区的跨国公司拥有量超过了纽约湾区,在全球四大湾区中排第二。

7月1日,粤港澳大湾区国家纳米科技创新基地开园;金砖国家未来网络研究院中国分院、国际量子研究院等机构纷纷落户深圳;香港科学园聚焦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领域,孵化独角兽企业……毫无疑问,粤港澳大湾区正在发挥科技研发与产业创新的优势,建设全球科技创新高地和新兴产业重要策源地。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民建中央提交了题为《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创新生态体系 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创中心》的发言,建议三地共建研究开发基地、搭建“科学家、工程师、企业家”对接平台、鼓励符合条件的创新型科技企业在港交所上市、协调税收政策;构建多层次、多元化、国际化的科技金融体系,推进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和制度改革等。

如今,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表现抢眼。6月3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在《中国金融科技燃指数报告(2022)》发布会——暨第二届“金融科技指数论坛”上表示,大湾区在2021年中国金融科技“燃指数”总指数排名位列区域首位。

对此,民革深圳市委会主委、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何杰表示,深圳已成为亚太金融科技的领跑者。得益于科技创新产业基础和优质的市场环境,在政商学社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深圳的金融科技生态体系基本成型,已成为全球重要的金融科技中心。

人才聚集要地

“引育留”(引进人才、育好人才、留住人才)“事业上留下来、生活上稳下来、情感上融进来”……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中,民主党派在建言中尤其看重更加尊重创新、开放包容的人才政策导向。

“要制定国际化人才引进政策,建立人员往来自由通道,助其享受当地居民待遇。”在上述建议中,民革中央呼吁,要在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引育留”机制,建立国际化、多层次的创新服务体系。要通过税收等优惠政策,吸引国际优秀企业和人才入驻,打造与国际接轨的高效创新服务体系。

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民建中央在《关于加快粤港澳科技创新协同发展的提案》中特别强调了要打通粤港澳科研人员互聘障碍,以加快推进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建设,“建立粤港澳三地科研机构人员流动及薪酬体系双边协议制度,打通人员互聘及双职双薪的障碍,以人才流动磨合双方体制差异并协同合作。”

优越的待遇保障是吸引人才的重要方面。2021年,台盟中央的一份《关于让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人才留下来、稳下来、融进来》的提案中,也从相关层面提出建议,“要破除大湾区人力资源社会管理的机制障碍……建议将人力资源社会管理政策作为实现三地互通互认的突破口,扩宽专业资格互认范围,加快内地与港澳地区医保、社会保险互联互通,制定促进科创人才跨区域流动的优惠政策。”

近年来,一些民主党派省级组织也充分发挥地域特色和优势,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集中发力。例如,九三学社广东省委会在今年广东省两会期间,建议以国家前沿科技、产业、学术发展为目的,对常在粤港澳大湾区为主的区域工作和生活的人才,依据产业和科研领域分类建立人才库。民革广东省委会则从简化粤港澳出入境手续、将台籍教师引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方面入手,为打通粤港澳大湾区人才流动积极建言。

协同发展宝地

悉数近五年各民主党派中央关于粤港澳大湾区的集体提案,记者发现,“协同发展”一词高频出现,集中出现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实施一年后。

不难发现,“协同发展”是区域间协调发展所面临的共性问题,这一问题的解决将有利于不同城市之间的融合发展和要素流通的高速运转,同样,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地区差异需要解决的关键之处。

粤港澳大湾区拥有“一国、两制、三法域”的独特法律环境。民革中央注意到地区间法治体系不协调的问题,认为,制度差异与跨境创新合作问题、港澳地区与其他城市在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上存在较大差异,阻碍了创新合作。因此建议“协同制定粤港澳三地科技创新政策,完善促进投资和配套服务相关政策。”

注意到这一问题的还有民盟中央。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民盟中央《关于加强粤港澳三地法治合作的提案》中指出,建议从国家和地方两个层面推动立法机制的完善。将粤港澳大湾区有关规划、协议上升为法律,适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合作促进法》等区域性法律规范。同时,制定、调整相关法律在粤港澳大湾区范围内的适用。

高铁、五大机场、六座大桥,铁路运营里程将达2500公里,将11个城市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全国首屈一指的交通网络。交通互联是区域协同发展的硬基础。今年全国两会上,民进中央将目光聚焦在连接三地的轨道交通系统,建议高水平建设“轨道上的大湾区”。

对此,民进广东省委会主委鲁修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提案做进一步解释:“为进一步促进大湾区城际铁路高质量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项目建设标准应统一为国铁城际标准。”鲁修禄认为,“统一标准”是实现“一张网、一票通、无缝化衔接”的前提,新建项目建设标准的选择应统筹考虑与既有线路的互联互通需求,以及运输能力、敷设方式、工程投资等多方面因素。

按照规划纲要,粤港澳大湾区不仅要建成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还要打造成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典范。近年来,各民主党派中央的建言也扩展到生态文明建设等领域。例如九三学社中央2019年提出要开展粤港澳大湾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助力美丽湾区建设;2020年,民进中央分别在推进粤港澳大湾区低碳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协同予以关注等。(吴姝静)

[ 责任编辑:闻超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