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多举措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民主党派积极建言优化生育政策

发布时间:2022-07-13 09:14:47 来源:团结报

随着三孩政策的实施,高龄产妇增多,如何保障产妇健康生育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据悉,去年以来,湖南省将孕产妇免费产前筛查列为重点民生实事项目。新华社发 王 鹏 作

7月11日是“世界人口日”。2022年,世界人口将突破80亿。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日前发表的致辞中,我们清晰地认识到人口趋势与可持续发展密切相关,人口增长、老龄化、移民和城市化等都被囊括其中。正如古特雷斯所言,许多国家正面临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包括需要促进健康的积极老龄化和提供充分的社会保护。

2021年,我国新出生人口1062万人,创下近年来新低。国家卫生健康委7月5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升至77.93岁。生育率和预期寿命发生的巨大变化,使得我们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负增长压力加大,人口形势不容乐观。近年来,中共中央、国务院围绕应对生育率过低问题和推进适老化服务等方面作出了科学预判和有力施政,各民主党派组织和成员也纷纷发挥各自优势献计献策。

呼唤协同且长期的生育支持政策

人口问题是一个国家的基础性和全局性问题,人口的变化与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紧密相关,会深刻影响经济社会的变迁与发展。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一直在施行调节和指导人口发展的人口政策,走过了鼓励生育、支持节育、计划生育、双独二孩、单独二孩、全面二孩、三孩政策阶段。每一次政策的调整也都是在全国人口普查之后实施的,这一点足以说明,无论处在哪一个发展阶段,国家都在密切注视人口结构的变化。

“综合性人口发展战略和规划的制定是有效应对这一趋势的战略路径。尽快研究制定中长期综合人口发展战略,积极谋划建立人口负增长超前预案,有效缓解和降低人口负增长带来的消极风险。”2020年,九三学社中央在《关于提前做好应对人口负增长,战略框架设计的提案》中指出,要统筹协调与人口发展相关的各项政策措施,综合调控全国各地区常住人口、流动人口、老龄人口、劳动力人口、少儿人口等各类人口的变化,积极营造服务人口、尊重人口发展的政策支持性环境。

政策不断放开后,不少专家意识到,单靠生育政策放开,并不会立刻扭转我国人口生育率下降的局面,除了鼓励生,还需支持育。农工党中央在2021年的全国两会提案中也明确指出了这一点:“我国生育支持政策尚处于探索起步阶段,较为碎片化,协同性不够,且更多侧重于支持‘生’,在支持‘育’方面尚显不足。”

为助力政府解决好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可持续发展,农工党中央社法委还专门成立了《提高我国总合生育率水平与生育政策创新研究》课题组进行专项研究。课题组认为,完善生育支持政策宜早不宜晚,着力点应不仅限于激发生育意愿、增加人口数量,而且要以提高人口素质为前提,解决好怎样科学养和育的问题,使超低生育水平得到有效扭转,推动人口数量质量双提升,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课题组在公开发表的《关于提高我国总和生育率水平的建议》中特别强调了“把生育权回归家庭”的观点。课题组建议,要加快生育政策改革的力度和速度,彻底修改计划生育相关法律,放开生育管制,把生育权回归家庭和个人,尊重生育决策的自主性,增强生育政策的包容性,消除针对不婚女性生育的政策限制。

妇女权益保护需有实质性进展

“我担心生育这件事变得只和女性相关!”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众多代表委员聚焦妇女权益保障。不少提案认为,生育率低的源头不是仅来自女性个体,全社会要共同构建促进生育的支持计划,建立个人、家庭、企业、政府合理分担机制,全方位支持保障女性权益,才能从根源提升女性的生育意愿。

生育是女性求职者无法抹去的符号,用人单位在招录时,性别歧视现象至今仍然不同程度存在。生与育对母亲及其用人单位来说都造成了时间成本、机会成本、资金成本的客观挑战。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认为,目前全国各地产假长短不一,且女性休产假的代价往往需要用人单位来“埋单”,这样容易造成女性权益的不公平。郑功成主张要尽快从国家层面统一产假,女性产假期间的待遇由国家财政承担。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委员、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钟茂初建议,实施减轻企事业用人单位生育相关负担的财税政策。对于聘用生育期、养育期女性员工的企业,应实施税收优惠;对于国家政策规定而由企业担负的生育假、陪护假、生育津贴等,应纳入企业减免税收或退税的核算范围。

“综合考虑社保基金的承受能力、不同企事业单位的工作性质及实力差异、职业女性个体对生育的不同诉求,将产假分为强制性产假和弹性产假两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民革党员、温州大学研究员蒋胜男建议。

母亲抚育直接造成女性职业中断,也会降低家庭收入,等于提高了养育成本。如果因生育而使女性职业生涯受挫,将有更多的女性选择为了职业而晚育或不育。对此,民进中央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加快发展普惠托育服务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的提案》,建议以社区为依托,多元化参与,大力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

更加关注生殖健康需求

一系列相关配套政策和鼓励办法,努力解决的是育龄人群“不想生”的后顾之忧。但与此同时,还有一个群体不应被忽视,他们因生殖健康问题而遭遇“想生生不了”的困境。帮助这一群体顺利实现生育愿望,对于缓解生育率过低的状况,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具有重要意义。

不知不觉中,生殖障碍疾病与我们越来越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从20世纪70年代的1%至2%,已上升至如今的12%至18%,几乎每8对夫妇中就有一对罹患不孕不育。

“造成比例不断攀升的主要原因,与生育年龄后延、生活方式的变化和环境污染加剧等有关。过度节食、饮酒等不良生活习惯,不规律的作息,过高的精神压力都会影响生殖系统健康。”今年全国两会上,民革中央提交了《关于改善育龄人群生殖健康的提案》。

民革中央提案认为,大部分不孕不育症治疗费用未列入医疗保险范围内,导致许多患有生殖障碍疾病的育龄人群因高额费用而放弃治疗。作为现代人工助孕有效手段的试管婴儿技术,费用高昂且需自费,对于普通家庭而言是一笔较难承受的开支。针对患有生殖障碍疾病的育龄人群要提高重视程度,建立多级预防体系;鼓励研发推广先进诊疗技术,实施多种治疗手段;相关治疗费用可纳入医保,构建制度性保障体系。

民盟中央也同样关注了生殖安全问题,在2021年全国两会上其提交的《关于构建国家生殖安全体系的提案》就提到,医疗资源供给不足,一方面导致非正规医疗机构和黑诊所滋生,严重扰乱医疗秩序,危害患者健康,增加监管难度;另一方面也助长了学科发展的惰性,不少生殖中心满足于眼前的经济利益、行业地位,而忽略了公立医院服务大众、推动学科进步的初心。家庭经济困难的患者无力承担巨额医疗费用,即使一些城市中产阶层也有因试管婴儿返贫现象。

“将包括试管婴儿在内的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医保报销”的呼声日益高涨,国家也在积极研究制定新的政策。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10月,国家医保局在回复同年两会相关提案时还表示,“目前尚不具备将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的条件”。但近期多个省份医保部门在回应此类诉求时则称:“国家医保局正在研究制定全国统一的试管婴儿(辅助生殖)项目纳入医保的支付政策”,将密切跟进国家政策制定进行情况。(吴姝静)

[ 责任编辑:张翕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