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图  >  

让艺术瑰宝走向大众

——民主党派组织及成员建言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保护传承

发布时间:2022-07-20 09:13:27 来源:团结报

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党和国家历来尊重少数民族文化习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保护少数民族文化遗产,繁荣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今天中华文化“百花园”绚烂多彩。

如今,随着工业化、城镇化深入发展,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面临资源流失、人才匮乏等新问题。近年来,围绕如何做好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保护传承工作这一话题,民主党派组织和成员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建议。

“非遗”应走向大众

目前,我国已经建立起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省、市、县四级的名录体系,共认定非遗代表性项目10万余项,一大批珍贵、濒危和具有重大价值的非遗得到了有效的保护。也就是说,“列入名录的少数民族项目是其代表性优秀文化艺术的高度凝练与具体体现。”民进黑龙江省直属黑龙江大学支部主委、满学研究院院长郭孟秀说。通过远程视频连线的方式,他在黑龙江省民族博物馆向大家介绍说:“我背后这个场景展示的是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非遗名录的‘赫哲族鱼皮制作技艺’……”

在郭孟秀看来,作为一种文化现象,非遗的内涵与价值并不具有自明性。“即使是非遗传承人,对项目的认知可能更多停留在知识或技能层面,一个能说少数民族语言的人,未必能胜任开课传授或专题研究。”因此,非遗要“走向大众、走向社会,更要走向深度。”

“让非遗走进百姓生活,”郭孟秀认为,非遗项目不应当被长期封存于非遗管理机构内,与社会大众相隔离。因此,郭孟秀建议尽快建立各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数据库,并与最新发布的文化数字化战略衔接,对社会开放共享。同时推动出版系列非遗项目普及性读物,增强大众的亲切感认同感,厚植非遗的社会基础。此外,还应设立非遗研究专项工程,依托高校科研机构,由专业研究人员与传承人共同组建研究团队,传承人客观陈述内容,研究人员进行研究与阐释,挖掘并解读各民族非遗项目文化内涵与时代价值。民盟中央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的《关于设立黄河流域戏曲非遗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提案》中也认为,要积极发挥当地群众的主体作用,广泛调动其参与积极性。

正如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坚持守正创新,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展示中华民族的独特精神标识,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非遗工作重点在突出中华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文化事实,”郭孟秀表示,要从少数民族特殊性中概括总结中华民族共同性特征,实现共性提炼和个性彰显的辩证统一,更为真实完整地映射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历史逻辑与文化逻辑。

“民族文化+旅游”助发展

“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取得了很多成绩,也面临不少困难和问题。”在网络议政远程协商会贵州分会场,农工党贵州省委会主委张光奇说。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省份,除汉族外,有苗、布依、侗、彝等17个世居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优秀文化已成为贵州的优势资源。“但民族地区大多经济欠发达,制约了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张光奇认为,产业化是实现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重要手段和途径。但整体来说,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产业总量规模偏小、产业化程度低,资源优势难以转化成经济优势。

今年全国两会,张光奇提交了《关于支持贵州民族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发展的建议》的提案,建议加大对贵州黔东南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投入,支持黔东南国家级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建设;加大对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力度,积极扶持传习基地建设。

“推动优秀文化资源产业化发展,实现静态保护与动态传承结合,是促进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和民族文化传承双赢的较好选择。”民进重庆市委会主委陈贵云也认为,产业化是激活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发展活力的一把利器。他建议,推动民族文化艺术保护传承工作纳入各级地方政府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打通保护文化资源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管道;指导民族地区发展文化产业,探索差异化保护利用模式;指导民族地区科学规划文化产业发展布局,打造特色文旅融合精品,在完善旅游干线交通网络的同时,把民族地区丰富的旅游资源串联起来。

然而,由政府主导旅游扶贫开发的模式仍存在一些问题,对民族村寨传统文化保护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也带来不同程度的困境。九三学社中央常委黄宗洪指出,一方面旅游产品层次较低;另一方面,受外来文化冲击,村民对传统民族文化保护的意识也还不够。“民族村寨旅游吸引力一定是来自对自身独特民族文化的挖掘。”因此,要重视民族文化在民族村寨旅游开发中的作用,在坚守民族文化原生性的同时依托民族文化和地方历史文化积淀,采取差异化发展战略,才能避免旅游产品雷同。还要深度开发少数民族村寨旅游产品,丰富旅游产品的文化性、知识性,延长旅游产业链条,打破旅游业态单一的困局。

活力从文化“双创”而来

传统文化是民族文化的底色,但传统文化不等于优秀文化,应该认真辨析,做到有取有舍。怎样做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工作?民进新疆区委会原主委、新疆师范大学教授牛汝极认为,要充分认识到少数民族优秀文化艺术对历史中国和现实中国的重要作用和积极意义,也要充分认识到受当时当地人们认识水平、时代条件、社会制度的局限,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存在的与当代中国社会不相适应的消极成分。“不断推出一批弘扬中华民族主旋律的高质量文化产品和文艺作品。”

中国各民族的民俗风情都蕴含在各民族的歌曲中,陕北的“信天游”,山西的“开花调”,宁夏甘肃的“花儿”,蒙古族的“长调”,苗族的“飞歌”……海南民革党员李庆文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一直以来,中国历史悠久的民歌文化深深吸引着他。2019年,他开始为公众举办“中国民族声乐系列讲座”。“把这些民歌搬到舞台上去,让更多人去关注、喜欢和传唱,这是时代赋予的一种责任和义务。”谈起举办民歌系列讲座的初衷,他这样说。

真正代表各民族优秀品质、智慧和创造的文化,要通过影视、歌舞、文学、建筑、服饰、体育、民间艺术等方式积极展现,并支持和要求民族地区更多承担起传承保护的责任。“中国民歌是祖先留给我们的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李庆文说,“我们要怀着敬畏之心去学习、保护、传承、发扬我们本民族的民歌瑰宝。本民族的文化要靠年轻人来传承,期待他们用本民族的语言和旋律唱出本民族所具有的韵味和风格多样性。”李庆文说。(秦雪

[ 责任编辑:李艳鹤 ]

相关新闻